刺啦!

  女人的衣服撕裂,刚刚被他拽到手中的女人,带着无尽的绝望,重重的摔在地上。

  砰!

  伴随了一阵巨响,酒店外面,一阵沉默。

  少许,有人低声嘟囔:“尼玛,跳楼死,也不过如此!”

  呼啦!

  聚集在酒店外的人,零零散散的离去。

  很快,偌大的酒店外,除了一些保安聚集过来外,只剩下大田聪和秦风了。

  大田聪双手捂着脸,低声的哭泣着。

  秦风从阳台上下来,脸色凝重的看着地上女人的尸体。

  女人面容姣好,可是,此时姣好的面容,却沾满了血迹。

  本应该跳动的心脏,此时也停止了跳动。

  “她......!”大田聪一把抱住秦风胳膊,低声哽咽:“好可怜!”

  秦风沉默,看着女人的尸体,他脑海中全都是女人死之前说的那些话。

  同时,还有那个知道隐秘的年轻人说的关于养鸡的事情。

  “她为什么要自杀?是因为无法履行合同?还是......真的被人逼迫?”

  一时间,他脑海中,全都是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

  看着死掉女人一脸的绝望和不甘,他心情沉重无比,他感觉,这女人,即便是死了,也是死在极度的无奈何怨恨中。

  看着死亡的女人,他感觉,自己有必要代替这个女人讨回一个公道:“如果你因为无法履行合同而跳楼,那么,一切都让他过去。”

  “如果,你是被人逼迫的,那么,我会让逼迫你的人,付出代价!”

  怀着无尽的愤怒,他带着大田聪回到酒店。

  进入电梯,他本想直接回到自己的房间,但,突然间心中一动:“那个女人房间中......或许会留下什么特殊的线索。”

  想到这里,他改变主意,把楼层定位到七楼。

  叮咚!

  电梯门打开,他带着大田聪,直奔那个女人跳楼的房间。

  “咱们能不能不去?”大田聪一脸紧张,小手紧紧地抓着男人的胳膊。

  “去......必须去!我感觉这个女人死的不简单。她看起来不大,不应该这样死去。”秦风深吸一口气,带着大田聪,直奔那个房间。

  房门紧闭,他上前一脚,猛地踢开房门!

  砰!

  伴随了一声巨响,房门打开,他带着大田聪进入房间。

  房间中,十分整齐。

  秦风刚进来,视线就落在床上。

  因为,在床上,堆积了大量的文件。

  随手拿起一份文件,他粗略扫了一眼,就发现,这是一份转让文件。

  转让文件上,已经签了名字。

  而内容,则是转让死掉的女人承包的数十座大山。

  在这份文件上,还签了一个男人的名字。

  看到那个名字后,秦风眼球蒙蒂收缩。因为,这个名字,他太熟悉了......!

  刺啦!

  这份写好的转让文件,被他轻轻的撕掉了。

  他飞快的翻找床上的文件,很快,把所有签了两个名字的文件全都撕掉。

  最后,还有一些文件,上面只有撕掉女人的名字,转让位置上,却没有其他人名字。

  在文件下面,他看到了一份遗书:打开遗书后,他看到一行清秀的字迹:字迹不多,但,里面却充满了怨恨和无奈。

  看完了遗书,秦风一脸凝重的把遗书小心收好。

  然后,深吸一口气,拿起桌子上的笔,在那些文件上签订了自己的名字。

  所有文件全都被他签订名字后,他站在窗口,凝重的低语:“我既然签订了你留下的备份合同,那么,我将会为你讨回公道!”

  “没有人可以伤害他人后,安然无恙。”

  “他们逼死你,我也要让他们为你偿命。”

  一旁的大田聪把所有文件全都收拢到一起:“咱们走吧,我总感觉怕怕的!”

  秦风点头,看到大田聪俏脸苍白,他也不好再待下去了。

  然而,就在他要带着大田聪离开时,外面,突然冲进一群警察!

  看到这些警察时,秦风眼球蒙蒂收缩。

  这些警察,在那个女人跳楼的时候不来,反而在她跳楼后才出现,这几个意思?

  冲进来的警察们,看到秦风和大田聪后,很明显也愣了下。

  “你们是什么人?谁让你们进来的?难道你们不知道这里刚刚发生命案吗?”

  “或者,就是刚刚你们把那个女人推下去的?”

  为首的一个警察,一脸怪异的盯着秦风。

  “举起手来,老实交代,你为什么要杀那个女人?”

  “你们怎么回事?刚刚他还想着去救那个女人的,怎么会杀她?”

  “刚刚我们在外面,有那么多人都看到了,你们怎么能信口雌黄?”

  大田聪气呼呼的看着警察们。

  这些警察相互对望一样,其中一个飞快离开房间。

  不到一分钟,他就从外面进来:“上面有命令,说立刻把这两个嫌疑犯抓起来。”

  轰!

  一旁大田聪,脑袋嗡嗡作响。

  她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只是几分钟的时间,自己就从一个见证者,变成了嫌疑犯?

  “秦风......!”大田聪一脸惊恐,小手紧紧地抓着他的胳膊。

  秦风淡然一笑,轻轻拍打这大美人的脑袋:“没事,他们不敢抓我们。”

  此话一出,大田聪长出一口气。

  而那些警察们,瞬间脸色微变。

  “小子,你以为你是谁?我们不敢抓你?那么,你告诉我,如果我们不敢抓你,那么,谁敢抓你?”

  一个警察一脸嘲讽的看着秦风:“现在,我警告你,立刻举起手,否则......!”

  “否则如何?”秦风低语,突然冲到这个警察跟前,然后,一把抓了他脖子,把他高高的举了起来:“否则你们还想要杀我吗?”

  “你们为什么不早一点过来?为什么不拯救那个女人?”

  。酷+匠网ZH正版%首(发,☆

  “为什么等她死了,你们才过来?”

  “想要给我扣罪名?你们有那个本事吗?”

  “信不信我一句话,让你们彻底滚蛋?”

  砰!

  怒火冲天,他随手就把这惊恐的警察丢到门口:“给老子滚蛋......想要抓我?去问问地下赛车的举办方,看他们让不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