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部都派出了自己部族最巅峰的战力,但那一战的结果是惨烈的,最后那外界而来的三人被镇压杀死,但在我大衍堵截外界那三人的一战之后只有,我剑部子陵和那大衍拳部的拳霸(缥缈)存活的下来,其余之人全部战死。那一战是我大衍的伤痛”。

  而在古天听到墨菊说到音部的音神之后却是想到了小离的哥哥,小离说他的哥哥是他部族最有天赋的人,是最年轻的音神。

  “在那一战之后,那占卜也终于结束了下来。那占卜之后各部的巫祝皆都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而当时大衍弓部,风部和火部的巫族更是在重楼之上直接坐化,连尸体都没有留下。只有留下遗言:让弓部并入我剑部,风部和火部则是并入了雷部”。

  而其余的巫祝也在各部的护送下返回了各自的部族,但所有在重楼之上看到卜天结果的巫族都是对占天时看到的场景闭口不谈,像是隐隐有什么顾忌,我曾多次问过我族那一任的巫祝:他只是摇头到道:“这天不是你等所想象中的天”。

  而后只留下一段卜天时看到的预言:“当有兽西出落梵,遗地现世,甲子岁月之后魔将陆续破封而出,以迎接他们的王从万古沉眠的岁月中醒来”。

  之后便再也不多说什么。将巫祝和巫祝之间的传承之术传授给我,让我在他坐化之后继承巫祝之位。

  在那次卜天之后不久各族巫祝均都相距命损,而你大叔古长风也受天之反噬之力在数日之后便道消身死了。只是给为你留下了一处传承,等解答完你心头的疑惑之后我便带你去那个地方。

  至于你能接受我大衍剑部的血脉传承之术是因为子陵的缘故,在听到子陵这个名字之后古天心头再次泛起一丝异样,这个名字是他精神上的支柱,十五年来他每天都会冲着这个名字喊道阿爸,阿爸。

  当年你大叔古长风刚带着你从那裂缝中走出,子陵不知你大叔的来历怕对族人不利,便和你大叔展开了一场战斗,子陵本应属于那种不出世之人,他的天赋被誉为我大衍的奇迹,当年也只有音部的那个青年和拳部的飘渺能堪比子陵,而那青年是音部万古岁月来最年轻的音神。

  那一战之后子陵和你大叔古长风有有一种英雄相惜的感觉。那一战你大叔的修为同样被这一片天地压制在剑七的境界,那一战他们旗鼓相当。

  自那之后你大叔和子陵都视对方为知己,而你大叔在剑部修养的那段时间,两人也不断的切磋,谈论在剑术方面的心得,那是在你大叔即将坐化之前对我说的一句话,你大叔说总觉得我大衍剑部的传承之术,和他所修习的剑术有一丝相同的意境存在。

  当年你大叔在坐化时,将你托付给子陵,而且子陵答应你大叔会好好照顾你,以后你就是他的亲生骨肉,会让你修习部族最好的传承之术。

  但天儿你也是知道的,我部族的传承之术为血脉传承,你身体里不曾流有我大衍的血液,如何修习我大衍之术,但不得不承认子陵他的旷古烁今,如果不是子陵出生在这一片被封印之力限制的天地,他的成就将无法限量。

  那是一年之后,我已身为剑部的巫祝。那天子陵找到我,将他的想法告诉了我,我虽然竭力制止,但子陵的骨子和性格中却有着一股子的执着,我知道无法阻止他那疯狂的想法。

  那一日就是在这传承之山的脚下,子陵摆出一座古老的法阵,那一幕我这一生都不会忘记,子陵抱着你,用他手中的长剑割裂自己的手腕,任他的鲜血滴满整个法阵的阵图,

  我看着子陵的脸色不断变的苍白失去血色,我想去制止,但却没有,因为我知道那是子陵自己的决定,当子陵的最后一点血液也融入古阵蔓延的纹路中后。

  “m看|7正版t%章X节上%》酷3匠x~网)

  子陵说出了他生命中最后的几句话语,我记得那日有风,风的声音很悲伤,伴随着子陵发出的古老吟诵声:“我墨子陵,愿意以自己的生机为祭献,为这孩子植入属于我大衍的血,祈求祖巫能够赐福于这孩子,让他在以后的岁月中能修习我大衍剑部的传承之术”。

  我看着子陵的血通过法阵的运转被注入到你的体内,当法阵中最后的一滴红色也消失在你的体内之后,我知道子陵成功了。但当年的子陵太过极端,我以为他为你植入我大衍的血脉之后也会就此停下。

  可子陵的吟诵之声并未停下:我墨子陵愿以自己的魂魄为介,为这孩子点下祝福,伴随这孩子永生让我的魂魄为这孩子守护永世。

  而子陵留在这世间的最后一段话是说:让我帮他照顾你,直至你长大,他不希望我在你幼年的时候便将你的身世告诉你,他希望你有一个美好的童年时光。

  最后子陵在生命终将逝去时:只是在念叨你大叔的名字:古长风。

  我知晓子陵的,那是一种属于高手寂寞的,属于以后没有知己和对手的惋惜,而高手这样的名字他子陵配得上。

  在之后我研究过子陵当时刻画下的法阵,那是我大衍剑部两个古老的法阵早已残缺,但子陵自己确是将他们修复,更是将他们完美的组合在了一起。

  在古天听完墨菊的这些话后,脸色依旧还很是苍白,但古天此时的心很平静,在走过镇山古路之后古天明白了很多,古天想到了天空中从东而西的那轮太阳,朝阳从东方的黑暗中升起,落幕于有红色火烧云朵的西方地平线之下,这像是人的一生,如同太阳一般有着属于他自己的轨迹。那东,西之间划出的弧度是他一生所要留下的痕迹。

  日升于东,落于西,有过初升时的朝气,有过正午时候的炽烈,有过下午时刻的黯然,直至夕阳西下时燃烧出的最后余晖。那是如人一生年华中的脱变。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