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此刻看到古天拿出这一朵九叶紫芝却大是震撼,而古天也开始缓缓说出了这些日子以来所经历的那些事情。

  而那黑色的怪蛋,墨菊当时在兽部,在古天和潘松比试完回到住处之后却是研究过,在此刻也像古天说起:“认为是荒古时代一些有着皇族血脉的强大兽类所遗留下来的蛋,只不过在长久的时间流逝中这蛋却变作了这如化石一般的物体,但其中属于皇兽的气息还存在其上。只是无法感受到这蛋中是否还存在着生机,这蛋壳似乎有着隔绝所有能量探查的功效”。

  而在看到古天要将这只剩下四片叶子的紫芝给于自己,那墨菊却推脱了,只是掰下了其中的一片,而将剩余的那三片紫芝还给了古天,道:“这东西对我开启镇山古路后恢复作用很大,但这方天地有封印的存在无法突破七极之境,即便拥有再多的灵药也是无济于事的,但这圣药对你以后的作用会很大,你自己放好便可”。而墨菊也知道了,那九叶紫芝的其余五片被古天给了小离。

  T¤酷匠‘-网正m。版p首7发o

  在聊完这些之后两人又再次沉默了下来:古天将目光看向墨菊道:“巫祝,我想问我的发为何不同于族人一般的银,而是如这夜一般的黑”。

  “我从很小的时候就有过一个梦境,那梦境中有一名黑发男子长剑指天,我想问那梦境是否真实”。

  “巫祝请你告诉我,我到底是谁”?“我的父母又真的是在部族的一次狩猎中不幸去世的吗?还有我脑海中为什么会有一篇剑诀的存在,我知道那并非是属于我大衍剑部的传承之术”。

  “还有十五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每个人似乎都在回避十五年前的那个话题”?

  古天在说这些话时身体在颤抖,这些年来他一直想去问,去问他对面的男人,但却一直没有勇气开口问出,他害怕,害怕自己的猜测是真实的。

  他一直坚信梦境是美好的,他怕那种美好的幻想破碎开来,他怕他会成为一个没有家的人。

  可经过这段时间之后,在踏过镇山路后他有了一种明悟,那是对人生,对其所有走过道路的一种明悟,他的路,无论路途中有过怎样模糊的记忆,但他还是要去弄个清楚,他要在这条路上走的明明白白,直至登临自己人生的巅峰。

  在古天的话后墨菊长长的一叹:“记得的那年你还是坐在我腿上缠着我给你讲故事听的孩子,十五年了,时间过的真快,岁月就像是眨了一次眼,一些记忆还仿佛如同昨日,但你长大了,天儿你记住一件事,即便你并非出身于我大衍,但我大衍之人永远认可你,你永远是我剑部的古天,只要你原意,这里永远都会是你的家,没有以后如何之说,只要你愿意你永远都是我大衍剑部的孩子”。

  在听过墨菊这样的开头之后,古天心中一阵沉重,他知道他最害怕听到的结果那也许就是真的,

  墨菊稍微一顿但却没有停顿,墨菊开始陷入了对往事长远的回忆开开缓缓道出一些记忆里留有的画面:“十五年前,那是我和其余各部的巫祝都不原意提起的一些往事,那是我大衍之殇”,

  那年大衍弓部传来消息道:“在他们部族的传承之山内发现了一处部族古籍中从未有过记载的古洞遗址。而那古洞的石壁上记载了一些诡异的壁刻,和文字,似是隐隐在像后世的族人诉说着什么”。

  而我大衍剑部的巫祝以及各部当时的巫祝似乎也早就隐隐察觉到了一些什么,在那处石洞被发现之后,各部也均引起了不小的震惊。

  我记得当年“巫祝”(指前任大巫祝),他们在那一段时间经常聚到一起,去研究和破解那处古洞中记载的文字和石壁上雕琢的石刻,似乎在商议着什么,但当时我只是部族巫祝的候选人,并不能知道他们在商议的事情,而且那段时间大巫祝经常出入我大衍剑部的藏卷阁,去翻阅一些古老的典籍,像是想要找出什么一般。

  直到有一天,我大衍十二部族的巫祝,站于祖地重楼之上向我大衍所有族人宣布,要联手点血算天,以求算出笼罩我大衍万古岁月的谜团,以求算出我大衍封印之力如何出现,为何禁锢我大衍之修,以让无数先辈困死于七之极境,无法摆脱生老轮回之苦。他们一直喃昵道:“要看看这大衍的苍天之外到底有着什么样的存在”。

  那天我大衍祖地重楼,所有人都凝视着重楼之上的那十二道身影,他们盘膝而坐,双手不断变化出各种深奥的手诀,那占卜用的梵音,在空中凝聚成古老的祭司篆体。那些篆体不断组合,变作占卜之前的所用的启文,在空中显化。

  只是那一次占卜失败了,十二部巫祝均是口吐鲜血,满脸愁云,欲说什么,但也就此作罢。等回到部族之后我才听巫祝说起这次卜天失败的原因:“大巫祝说这方大衍的天似是被什么力量笼罩,占卜之力无法渗透。而想要占卜这方天空之后的迷雾,就必须斩断这力量的笼罩”。

  “而这方大地却有一股限制之力,我十二族部均有自己完整的修炼体系,但介于这天地束缚,令这方世界中的人都无法突破七重境界”。

  “而各族巫祝曾推测,想要破开笼罩这方天地的力量,最少也要拥有七之极境之后的境界之力,甚至是九之圣境之后的修为,这在大衍界根本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而十二部族的巫祝也是黯淡收场,似乎也不再提及卜天之事,因为他们明白想要卜算这方天空就必须拥有拽破这大衍界封印的力量”。

  “但也就是在那次占卜过去的第三日之后一切都有开始变得平静起来,但我大衍界的天却出现了古籍中从未有过记载的一种现象,那苍蓝色的天幕上云潮涌动,天似乎被什么利器劈裂,出现一道裂缝,那裂缝形成在我大衍剑部的上空,而在那裂缝中出现一道男子的身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