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古天比对完石桌上摆放着的所有灵药之后,发现酿造出那真正的“万物复生”所用的材料基本上都找全了,其中只差一种叫:幻生果的主药,至于其它配药倒是很好寻找,想来他部族的药房中应该就有储存,如果他在想办法弄到那“幻生果”,

  之后便可以酿造真正的“万物复生”了。而这也更加加大了古天要去落滼森林再去转一转的信念。

  此刻那只看着桌上摆放着的灵药双眼放光的猴子,在经过一阵筛选之后,最终拿起了一枚红灿灿的果子,几口啃食之后便吞下了肚子。

  酷匠:c网:永◎久1免P费p‘看小`}说m

  在吞噬过那红色果实之后,那猴子全身白色的毛发隐隐泛出一些红色,此刻那猴子的样子懒洋洋的,像是在喝多酒之后想去睡的样子。

  在石桌上晃晃悠悠的待了片刻之后,竟是直接趴在石桌上睡了过去,看那睡着的姿态,嘴角之上还有一丝满足的得意之色。

  其实古天不知道,这猴子天生对灵物草药有独特的感知能力,但奈何自身弱小,但大凡天地神物,灵草异果,都会有强大的滼兽守护。它虽然能发现那些灵草异果生长的位置,但却很少能成功从滼兽的守护下盗取到那些天地灵粹。

  那天也正是因为小离和古天身上带有许多采摘的灵草和那一朵九叶紫芝才吸引来了这白色的怪异猴子,而这猴子却是通灵,感受到古天和小离对其并无恶意,所以也就决心跟随了。

  而古天见那猴子因吞食那果子之后晕倒也并不着急,因为古天从一些古籍上得知,吞食一些天地灵物之后,多半会有一些异状出现,想来肯定是那药力开始发作了,等那些药力挥发完被猴子全部吸收之后,猴子自然也会醒来了。此间过程并不会对猴子造成危害。

  古天收拾好桌子上摆放着的那些灵药,其中最显眼的当是那一朵九叶紫芝,那朵九叶紫芝此时只剩下四片叶子,另外的五片被古天送给了小离。

  古天将所有灵药收好,抱起猴子走进了自己的房间,将那猴子放在自己的床上,而自己也开始盘腿内视自己体内的状况。

  古天闭合三观六识开始进入内视状态,之前古天也隐隐有所察觉,但此刻内视之下才真正发觉自己此时状态的糟糕,那原本漂浮在气海之上的四把本命剑魄隐隐有一丝想要崩溃的势头。古天的剑魄并无灵气的滋养,无法及时恢复,在加上短短时日内连续用出两次极限的剑魄之力,这也是导致他此时糟糕状态的直接原因。

  古天看着自己丹田之上漂浮的那四把剑魄发出一声苦笑,他清楚如果再次动用剑魄之力很有可能危及自己的境界,使自己的境界跌落,甚至能危及到自己的性命。

  而除了那四把剑魄之外,那练习拔剑术所形成的剑型气团经过这些时日的恢复倒开始变的充实了起来。

  那天在和潘松的比试中古天原本想动用拔剑术的力量,但因为无法把握拔剑术所造成的破坏,所以也就放弃了这个念头。

  除此之外,在古天的气海上还漂浮着一缕发丝一般粗细的金色丝线,那是一丝古神之力。古天感受着那金色丝线之内的力量道:'想来这以后能当做我保命的一道底牌。可救我于危及关头"。

  同时在古天的心脏中还有着五滴散发着古老气息的血液存在,其中乌金色血液和赤金色血液各占两滴,最后一滴血液的颜色则为紫金色,这正是古天走完镇山古路之后所得到的赐予,

  只是此刻这些血液仿佛在沉眠一般,古天并不能引动这五滴血脉之力。

  再有就是在脑海中多出了一些印记,那些印记记载的是属于巫主的传承,而那传承只有一篇大纲,在古天想来要得到完整的传承,应该要等到自己去往祖地登上重楼才可以获得那完整的传承。

  古天退出内视的状态,开始思考着此刻自己所面临的现状,自己的境界之力他是不敢在随意动用了,古天想到他此时肉体所能爆发出来的实力,那是聚灵境的巅峰,但只是聚灵巅峰的实力,他古天不知足。

  当时在闯镇山古路三百至六百石阶时他曾有过一个大胆的念头,肉身成圣,依靠肉身的力量来突破人体的极限,既然他现在此刻的肉体强度能堪比聚灵境巅峰,那达到天冲境,灵慧境,气腾境,力兮境,甚至是万古岁月里从未有人突破的七之极境也是有可能的。问题是他需要想到一个能让肉体不断变强的办法。

  他现在的肉体强度被卡在聚灵巅峰无法再进,古天想到了拔剑术,拔剑术的内在则有着一丝要淬炼肉体的蕴意,但古天能感觉的出他所得到的拔剑术并非完整的剑篇,而只是一个起手式。

  古天收回自己的思绪,他要去找大巫祝,经过这段时间的经历,古天开始反复的质问自己,在闯镇山古路时自己体内存在两种返祖之后的血液古天就明白了自己的身世恐怕另有曲折,以前他也在质疑,但却没有勇气去面临这些,去询问自己的巫祝。但在古天走过镇山古路之后心境却是发生了一种蜕变。那是一种释然一种质的变化。

  古天在心中暗自喃喃道:“无论我身世如何,我之魂永远是大衍的魂,我的魄永远附着于剑部之内”。

  古天用手抚摸了一下此刻趴在床上酣睡的猴子。而后走出屋子走出院落,朝着部族那巨大的围墙上的栅门走去,他要去弄清楚他这些年来心底所存在的那些疑惑。

  剑部的氛围是温馨的,一座座石制的小院落坐落满整个部族的驻地,古天一步步的朝着巨大围墙的栅门处走去,古天想着自己的心事,也没有留意四周的人和事物,但不远处的一片空地上有几个少年在那里练习着自己的剑术和说着自己的感悟,古天没有朝那个方向看,只是低头走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