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幻靳连说两句不错之后,蛮岗也是缓和的点头,之后两人又一次的将目光投向了石台中的两名少年。

  潘松幻化的三只小兽在空中折叠完成后,古天也开始动了,右手剑指,伴随着一声清脆的剑鸣声,一把红色的剑魄迅速凝练而出,伴随着剑指的不断引动,在一声剑鸣声后又一把橙色的剑魄呈现而出,紧接着黄色和绿色的剑魄也相继从古天的气海上被引出,此时四把剑魄围绕在古天的周身不停的转动之后折叠,随着古天的剑指化作一道四色的剑光迎向那攻击而来的黑色小兽。

  当日在大衍乐部时幻靳便问过古天现在的修为境界,那时便知道古天达到了四之力兮境,到也没有多大的吃惊,那潘松的父亲兽部的族长(潘云)却也是调查过古天的底细,但在古天幻化出四把剑魄之后也大是惊异:因为他得到的消息是古天虽有力兮境的境界,但实力只是堪比聚灵境。

  在之前和他儿子潘松的对决中古天能发挥出天冲境的实力已然让他惊讶,此时在看到迎向那黑色兽魄的四色剑魄后则开始怀疑起了他派人所探听到的消息是否属实。

  只有那蛮岗自己不知,惊叹道:“难怪这孩子能登临千阶古道之终。难怪,难怪,然后看向墨菊道:这孩子今年多大”?

  “他今年十五了”。墨菊回答道。

  蛮岗又小声的问了一句道:“他可和十五年前的那人有牵扯”?

  墨菊没有多做回答只是微微点了下头,此刻墨菊眉头有些紧缩,他是知道古天能催动力兮境剑魄之力的,但每次使用之后都会对自己的境界造成一定的损害,虽然不会有太多的察觉,但时间长了毕竟是一种隐患。

  此刻的古天在引动剑魄之力后脸色有些煞白,那剑光带起风声,那风带动古天黑色的发丝,在这日光下显得有些苍凉。

  那剑光破开气流朝着那黑色的小兽斩去,那小兽和古天的剑魄碰撞在一起,发出一圈气力对碰时的纹路,那黑色的小兽和古天的剑魄竟是在空中相持了下来,那四色剑魄刺入那小兽的口中,没入一半,之后被那黑色的小兽用牙齿咬住剩下的那节剑身。

  在相持中那小兽身上弥漫的黑色气息不断变淡,而古天的剑魄也发生了变化,起先四色的剑魄中那红色的光芒不断变淡,而那小兽的气息也不断变弱,那被咬住的半截剑魄在红色光芒彻底消失后,又再次向着小兽的口中刺入的一些。

  黑色小兽的气息不断变弱,古天剑魄上的色彩也发生着变化,橙色又一次彻底消失,但整把剑已全部没入了那黑色小兽的身体,片刻之后古天的剑魄穿透那小兽的身体,从小兽身体的另一端窜出,而那小兽也在空中消散了开来,此刻空中只剩下一把绿色的小剑,那绿色的小剑也接近崩溃的边缘。

  开始朝着失去兽魄防御的潘松刺去,潘松看那绿色的剑魄朝着自己逼来,慌忙右手幻化成指,再次在空中点下。

  o最#》新o章#节}U上;e酷匠3{网

  但那一指之力并不能阻挡住绿色小剑的攻势,那一指破灭,虽然那绿色的小剑此时也近乎崩溃,但一丝属于古天剑魄的霸道之力依旧还是刺入了潘松的身体。

  潘松吐血,向后退出数步,蛮岗起身一步进入石台的范围,扶住了那想要倒下的潘松,右手成印迅速的在潘松的背上点下,消除了潘松体内属于古天剑魄之力的破坏。

  而古天此时也不好受,脸色煞白,脚步也有些颤抖,同样也被墨菊用手扶住。

  古天在强行催动剑魄之后。自己气海上原本就病怏怏的四柄剑魄此刻显的更加虚弱。

  蛮岗已经将潘松交予了兽部的族长(潘云)。向着墨菊道:“这场切磋古天胜”。而潘云则也带着潘松和另外两名兽部的少年离去了。

  在潘云带着兽部的少年离去后,那昨日说去落滼森林探查一番之后便回去准备开启印部镇山古路的“当封”却是又折返了回来。

  “当封”看着此刻在这石台上剩下的蛮岗,墨菊,古天,幻靳和幻靳身后的小离。然后向几人点头示意。

  因为古天此刻身体不佳的缘故,随后也被安排到兽部的一盏帐篷中。而小离也被安排到了另一处居住的帐篷。

  在小离和古天也被安顿好之后,蛮岗才带着疑惑的眼神看向此时再次回来的当封道:“封兄不是说去落滼森林探查完之后便直接就回你部为开启镇山古路做准备了吗”?

  “封兄这次折返难道是在落滼森林发现了什么”?

  ”当封“当着墨菊,幻靳蛮岗的面也不回避点头称是。

  随后在蛮岗的带领下,三人来到兽部商议事情时专用的一间巨大帐篷,三人在中间的圆桌处坐下,随后“当封”道:“我想我知道那只黑鳞莽是从何而来的了”。三人一直在交谈着一些什么。许久之后”当封“告辞离去。

  蛮岗想做挽留,但被“当封”推辞了,当封道:“他离开部族也有一些时日了,想必部族内还有很多事情等待他去处理,而且无论是开启镇山古路,还是他在落滼森林中的发现都是大事,他要回去部署此事”。

  “等他开启镇山古路安排妥当部族中的一些事情,在书信联系各各部族中的巫祝,好去探查他在落滼森林中的发现”。

  渐渐的日上西头,在当封告辞之后,黑夜很快降临,

  墨菊决定明日在带着古天回部族,而幻靳和小离同样也没有急着回去,同样也选择了在兽部多留一日,等明天在回去。

  此刻的帐篷中只剩下蛮岗一人,那蛮岗站在帐篷的门口,抬头望着黑夜中闪烁的繁星,那记忆翻滚,那是十五年前的一幕,一点点的又在一次从蛮岗的视线中呈现开来,然后望着星空轻轻一叹:“好个剑部的墨子陵,不愧在当年被称为万古岁月来我大衍一脉的奇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