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天看着朝自己点来的那一指,本想躲避开来。但在走过镇山古路三百至六百阶石阶之后,自己的肉体强度得到了很大程度的提升,也想在此刻验证一下,看到潘松那一指之后也竟不躲开,右手握拳竟没用出丝毫境界之力,只是凭借单纯的肉体强度朝着那一指打去,古天的拳头和指力抵消,在一击之后两人也旗鼓相当。

  下方的几人看到古天只是用自己的拳头便抵消了潘松有着聚灵境一击之力的指风也是大感诧异,觉着古天在这样的年龄竟能达到这样的肉身强度也是匪夷所思的。

  而潘松逐步加强了自己攻击力道,在两人贴身对碰数十招之后,两人分离开来那潘松也像明白了古天的实力,古天肉体所爆发出的力量堪比聚灵境之人,在加上境界之力竟是不会弱于一之天冲境之人。

  但和二之灵慧境之人比较还是有所差距,而且潘松的修为是处于灵慧境巅峰,只差那一丝便能突破灵慧境,进入三之气腾境。

  而后潘松也不过多做做,在离古天三米开外的地方,右手抬起,配合着自己的步伐,向前冲来。这一次那一指竟然化作了一只狰狞的小兽朝着古天点来。那小兽呈黑色渐渐脱离潘松的手指独自朝着古天撞去。

  石台外的人都能看出潘松这一指中用出了自己的本命兽魄之力,这一指相当于天冲境的巅峰一击。古天也不敢轻视潘松的这一指,依旧右手握拳,在拳头上附加上自己剑四力兮境的境界之力,一拳挥出迎向潘松带有本命兽魄之力的一指。

  这一次对碰之下。古天身体后退数步,胸口一阵气血翻腾险些就要吐出血来,但被古天强行压制下去,而古天也清楚了自己的此刻的实力状况,应该不弱于天冲境中期之人,但和天冲境巅峰之人比较还是有些不如的。

  在潘松接下来的几次攻击下古天也是不敢硬碰,险险躲了开了,但却逐渐落于下风。在几次攻击都落空之后潘松也停下攻击,在清楚古天的真实实力之后,也是大为放松胜利在握的模样。

  一丝笑意在潘松的嘴角扬起,潘松朝石台外的小离看去,那眼目中的目光像是在说:“如何,他又怎能和我相比”。

  而后调整呼吸在心里暗道:“我接下来的这一击看你如何躲避”。潘松双手不断幻化两只黑色的小兽从他的掌中成型幻化而出,之后折叠成一,最后朝着古天扑去,古天本想再次躲开,但发现在潘松的攻击下自己像是被锁死无法做出大距离的挪动。

  那攻击临近,古天想来,在自己不动用自己本命剑魄的情况下必败无疑。但古天清楚自己的状况,自己的本命剑破只能动用一次,如果此刻就催动自己的本命剑魄抵挡住潘松的这一次攻击,那么之后自己再无抵抗之力,同样必败无疑。

  在古天思想挣扎的瞬间突然想到了,自己肩头那猴子手中抱着的黑色怪蛋,古天对其研究过似乎颇为坚硬,在那一刻古天也来不及多想,从肩头猴子的手中夺过那一颗椰子大小的黑蛋,也不顾肩头猴子龇牙咧嘴的反对声,用双手抱着黑蛋朝着那临近的黑色小兽撞去。

  攻击被抵消,黑色的小兽再次涣散,而古天手中的那黑蛋却无任何破损的痕迹,那潘松却是大感震惊,他自己清楚那是他临近巅峰的一击之力,怎么可能被如此轻易的化解。

  在接下来的对碰中,潘松每次全力攻击都会被古天手中的那颗黑色怪蛋给抵消瓦解,而那蛋却无丝毫损坏。

  战斗依旧持续,而潘松却是越打越气,无论以怎样的角度攻击但最终都会被古天手中那个黑乎乎的东西给阻挡下来,时间已经过去几柱香的时间。

  那潘松见奈何不了古天,随即也停了下来,朝着石台外围的蛮岗和墨菊抱拳道:“巫祝,古天兄弟总是拿那”?

  潘松顿了一下,又看了一眼古天手中那个黑乎乎的椭圆形的东西艰难的说道:“总是拿那法宝抵挡,就算在比试下去我们也分不出输赢,我想请巫祝允许,们一招定输赢”。

  那巫祝何等眼力自然也能明白潘松说的也是实情,随后蛮岗问向墨菊,而后又看向古天道:“天儿你觉得如何”。

  古天其实也很是憋屈,被人打的只能拿那颗难看的黑色怪蛋抵御,而没有还手的办法,在听到巫祝的询问后却是连忙点头道:“甚好,那就依潘松大哥所言我们两个一招决胜负”。

  而我也不再用这,古天同样一顿,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手中那难看的而丑陋的黑蛋,实在不敢随着潘松的话法,叫这么难看的黑蛋为法宝,当即道:“而我也不用这物件抵挡,只凭自己的真实修为和潘松大哥来这一招对决”。

  酷匠{网首~…发@S

  二人此刻皆是各怀鬼胎,在潘松听到古天答应之后心头则是大喜,暗暗道:“没有那黑色怪东西看你拿什么挡下我的攻击,一击之后你必败'。

  而古天也是太清楚自己的状况,如果只是一招定输赢自己则无惧。他的剑魄之力没有天地灵气的滋养不能轻易动用,每次只有一击之力,一击之后需要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去恢复。

  在看到蛮岗点头和古天答应之后,潘松在发动这一击时表情也变的郑重。他双手不断有黑色的灵力涌动,幻化成两只黑色的小兽,在那两只小兽成型后,在一次有一缕黑色的丝线从其掌中不断的开始凝练而出,隐隐像是要再次化做一只黑色小兽的模样,但最终那第三只小兽没有凝为实体,只是呈现出一个大概的轮廓,然后那两只黑色的实体小兽和潘松手心最后凝结出的那一只小兽虚影慢慢在空中折叠为一。

  在石台外围的幻靳看到潘松幻化出最后一只小兽的虚影后,也是点头,朝着蛮岗道:“这孩子的天赋也是很好,在这样的年纪似要隐隐突破到三之气腾境,看样子他已经摸索到了气腾境的门槛,只要在捅破那一层窗纸之后便能真正的迈入气腾之境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