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古天依旧控制着十一个自己走着眼下的路,第三百至第六百处台阶依旧也是对身体的一种锤炼,但自己的身体仿佛是遇到了一个颈瓶,被卡在这里不能在继续被强化下去,而古天再次踏上第七百台阶之后,十一条古路上依旧有各种异象再次纷纷呈现。

  直至十一个自己都再次登临第九百处台阶。那所有分身在古天登临第九百处台阶之后,古路上呈现的各种异象全部都完美的结合在了一起。

  形成一幅唯美的画卷。那画卷中:有风声呼呼,有雪花飘飘,而雨滴还夹杂其中,尽是和谐,星空古路在上,时间长河在下,双月临于天幕,周边是金色的梵唱之音弥漫。在其前方是十二条古路虚影,那十二道虚影古路此刻只剩一百台阶,隐隐能看的到那台阶尽头存在的山巅。

  而在这第九百处石阶和九百零一处石阶连接的地方却是有一道光幕树立其上让人无法迈过,而天地间有音传出,“引大衍镇山古路九变、异象其现者,可登临镇山古路九百之后真正的千阶古阶。

  在那天地之音后,那隔断九百处石阶之后的光芒轰然溃散,古天看着这最后的一百条石阶,而前方那十二条古路虚影在古天的眼中竟然开始重叠为一,而古天感觉分裂的身躯也开始归一。

  但在传承之山下的众人看来,此刻的路依旧有十二条,而各部传承之山的镇山路上,依旧能够看得到一头黑发的少年站在第九百处石阶之上。并未看出古路的折叠。

  那种感觉只是古天自己的感觉,外人无法感受。

  不多片刻,那停留在第九百处石阶的少年动了,而周边的场景也开始转换,此时呈现在古天眼前的不在只是如同石阶一般的古路。而是一组组的画面,如同一个个存在于另时空的幻影。第九百零一,九百零五,九百一十。

  无形的威严翻涌而出,似乎是像碾碎一切想登临古路巅峰的事物,古天感觉此时自己的血肉骨骼乃至魂魄,似要在这种威压下通通化作飞灰,谈灭于世间,那是一种真正魄散身亡,这世间从此在不会有自己印记存在的感觉。

  “要回头吗”?

  一个声音在古天的心底喊出,然后喃喃道:“我已踏过九百台阶,想来就算是在大衍无尽的历史沉浮中都应该能算的上是一种奇迹了吧”。

  “要回头吗?是应该回头了吧”?

  看)正版w章节上(酷).匠e…网

  古天心底那个声音在不停的质问着他,那种想要回头的感觉迅速占满了古天的整个思想,越来越真实。

  在这一刻古天的心动了,此刻古天停留在九百一十阶石阶之上在反复的质问着自己,想着自己迷惑的少年时光,想着那一直一直不敢去找大巫祝询问的一句话,想着他那些黑色的发丝。

  然后去开始反驳心中涌现出来的那个音声:“我不能回头,不能回头,即便粉身碎骨”。

  “这如同是我选择的路,是我的人生,即便中途退出能苟活于世,但却是失去了生的真意,那于死无异”。

  “这条路既然我选择了要走,那么只要我还有意识,我就要走下去,想要成人本就艰难,而在生的这段路途中滚爬也多是坎坷崎岖,如若我此时放弃,那么半途而费的人生将不在能算是人生”。

  “我要走下去,只要还有一口气在,就要一直走下去,直至登临巅峰,我要去看看在那石阶的尽头存在着怎样的一幅光影流年”。

  在那之后古天动了,九百一十一,九百二十,九百二十三。

  在古天的踏进中岁月仿佛是一把流梭,载着他开始了一段漫长的旅途,那旅途中有山河雄壮,风景如歌,有荒漠凄凉,黄沙漫天,有玉楼寒霜,大雪飘扬。那场景幻化如泡沫一般不断幻化破灭,古天一步步向前朝着古路的终点前行。

  从踏上九百石阶的那一刻,古天看着石阶古路上呈现出来的光影流年,在九百一十处台阶时他的心动摇了,有过退缩,但还是坚定了下来。

  这一路之上他有悲伤在蔓朔,有喜悦在蜿蜒,尽管一些场景模糊看不真切,但他还是感同身受。

  第九百三十,九百三十五,九百四十,九百五十。

  那些场景不断变换,他看到了大衍之灾,那花草枯死,天地崩裂,岁月有着枯荣之色。第九百五十六,九百六十,九百六十一。

  他看到了一名青年的背影,那青年一身灰衣,背影很是模糊看不真切,只有一头银色的长发露于背后,在风中缭乱。

  那青年的身影让古天感到熟悉,那青年站立于已经崩裂开来的黑色山峰上,对天嘶吼,状若癫狂。古天能感觉的出那青年的悲伤,那天地有风声呜咽,有雪花飘落。

  古天狠狠的睁了睁眼睛,继续迈进,似是想要看清那青年背影之后的长相,第九百六十九,九百七十,九百七十三,九百七十五,九百八十,直至那光景退去,古天依旧没能看清那青年的长相,但给古天的感觉却是如此熟悉。

  那一路之上古天眼中有泪滑下。瞳仁中闪烁着悲伤,直至九百九十,九百九十七,九百九十九,在一步之后踏上那最终的第一千阶古路石阶,那是古路的顶点。

  在那一步之后大衍界,十二处传承之山所在的地域开始发生震动。那九种异象从十二座传承之山脱离,于这大衍界的天空开始交融。

  这大衍的天与地之间先是有雨水落下,之后有风声凭空而生,有雪花飘扬,此刻其余十一处传承之山的古天身影都已消失不见。

  只有此刻立于大衍兽部传承之山巅峰的那一道少年身影。那从天幕落下的雨水和雪花分居在古天身体的左右两侧,风在古天的周边扬起,卷动他此时的衣衫。

  在这天地之间雪雨之中有点点金光闪动,化作梵音在这天地之间唱响。

  那是一条河流,其中有时间的流淌,贯穿着无尽的风雨金光和雪花,在古天的眼前呈现而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