蛮岗,在看到古路上黑发盖肩的古天后,将目光看向墨菊,那墨菊也冲着蛮岗点了一下头,像是证明了蛮岗的猜测,之后蛮岗可能是觉着此刻的场景不对,也没有多问,三人沉默,也都没有在说什么。

  继续抬头看着此刻依旧在古路上行进的古天,在古天踏过第七百台阶之后,那雨水给自己带来的清凉依旧还在,只是第七百处石阶之后却没有了那想中的酷热,而是弥漫着一丝丝的寒意,古天一步步向前走去,七百一十,七百二十,七百三十。

  而身后第七百处台阶的雨还在从后方昏黄色的天幕中酝酿,落下。

  古天一步步前进,那种感觉像是从一个火焰的国度,一步之后便进入了一个冰寒的世界,那世界寒气缭绕似有风常年呼啸,串起时光的脚步,在耳边奏出一首属于隆冬的曲,那曲调悲伤而又凄凉。

  “嗯”?

  z看'J正版w章…节上$酷3匠mA网d

  这时古路上发出了属于风的声音,“那是无相之风,那是凡尘三变中的第二变,无相风变”。

  也不知道是谁喊道,传承之山的脚下再次一片沸腾。

  “没想那孩子也能引起第二种异象呈现”,那兽部的驯兽朝着族长说道。

  第七百四十,七百五十,七百六十。

  古天依旧不曾逗留,那走六百阶台阶时身体里所留下的余热已被这样的寒所取代。

  那些石阶上弥漫的寒气不断加重,那冷不只是来自身躯的冷,其中还夹杂着来自灵魂的寒,和那些被自己刻意遮掩住,属于心里的阴。

  那冰冷寒气不断的侵入,让古天的身体开始麻木,连接四肢的关节纽带处似乎是结出了冰,活动开始卡塞。

  但古天依旧拖着逐渐冰化的身体继续前行,此刻古天觉着附着于灵魂之上的这张皮囊仿佛在此时成为了一种自己继续向前行进的累赘。

  没有继续多想,古天回过神来盯着已经能隐隐看到的发着淡淡荧光的第八百处石阶,开始坚定自己的目光,第七百七十,七百八十,七百八十二,七百八十五,七百九十。

  这天有雪花飘下,伴随着那似从无尽岁月开始就一直存在着的风,那雪落在古路的石阶上,而后又被风扬起,此时兽部传承之山的脚下众人看着此刻如海市蜃楼一般倒影出来的这一幕奇观,这景色也只是寻常,众人却都忍不住的议论了起来。

  而此时古路石阶上,只有古天,只有这如同凡俗世间一般从天幕形成而落下的雪花,只有那风扫过古阶,只有那在风声中扬起的无尽白色,还有那存在于古天身后的缠绵雨幕。

  此时古天处于第七百九十三处台阶,正艰难的行进着,七百九十四,七百九十五,七百九十六,七百九十七,那脚步依旧坚持而坚定。

  但这寻常中的景色此刻呈现在古路上,在所有人看来却又是大显不凡,因为所有人都知晓,从天空飘落而下的雪,是属于凡尘三变中所存在的最后一种变化,寒雪之变。那是和他们部族的阿布一样,能引发三种异象同现的天骄人物。

  蛮岗在看到这一幕时却是在思索,墨菊眼中的期待则是更浓了一些,幻靳则也是震惊。

  而兽部的众人更是没有想到那叫做古天的少年,那个在镇山路的石阶上行进最慢的少年,竟然在此刻引发三种异象其现镇山古路。

  此刻这古路上,有雪花弥漫,有风声呜咽,身后有雨水缠延,第七百九十八,七百九十九,古天不曾停下在风雪中前进的步伐。

  轰隆,一步之后古天踏上第八百阶台阶,整条镇山古路似乎发出清鸣声,有梵音降下,“那是?那是天启四变中的梵音金文”?

  “他也如同我兽部的阿布一般的引动了天启四变中的第一变”!

  “这不可能”!

  古天不曾转身向回路看去,也不曾听到别人的震惊声,古天引发的那些异象并未退去,此刻在登临八百石阶后却是异象再现,那梵音化作金色光符,弥漫在第八百阶石阶之上,开始扩散,于之前的景色连接。

  传承之山,山脚下的兽部众人却是能够清晰的看到,此刻古路上有一黑发少年,那少年身后有风声瑟瑟,有雪花飘扬,有雨水缠绵,周边有金色的梵音唱起,化作金色的符文,在这古道之上回荡。

  此刻几乎所有的人都难以置信道:“那是?那是四种异象其现”。

  而那潘松显然也是听其父亲提起过镇山古路的存在的变化,此刻乃一脸阴沉之色。

  而墨菊却是有些激动的站起身,险然也是没有想到古天能引起四种异象其现。而蛮岗,幻靳也同样是一脸震惊之色。

  只有小离表情依旧从容,那是对古天的一种信任,从不怀疑。

  而古天显然不知道下方众人的震惊之色,在这金色的梵唱下继续迈进,走上属于八百阶台阶之后的道路,八百一十,八百二十。

  那之后的道路无火焰之热也无寒冰之冷,有的只是一种属于时间的韵律,那是光阴的一种流逝。

  时间在古天所走过的台阶古路上开始加速流逝,第八百三十,八百三十一,八百三十五。

  伴随着古天的继续前行,在八百阶古路的上空逐渐有一条河流的轮廓呈现,那河流中无水无波,有的是一种时光催人来的意境,那河流中流淌的是属于岁月的腐朽之力。

  古天继续前行,第八百三十六,八百三十七,那河流的轮廓已经完全成型,在古天踏上第八百四十处台阶之时,镇山古路再次震动,时间长河现,

  此刻有人的声音开始颤抖道:“天啊!那是第五种异象,古籍记载引七种异象同现,将来的成就堪比祖巫”。

  此刻一条由时间之力组成的河流在古天的上空形成,那岁月流逝之力倾斜而下,那原本在七百处台阶恢复成黑色的发,在这时间之力的冲刷下开始呈现出他那属于岁月之后的灰白色,古天的黑发迅速花白,之后是身体肌肉毛发,古天感觉自己的身体机能迅速坏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