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天不清楚自己体内的状况,以为所有的人在走这镇山路时都会承受这样的痛楚,其实不然,这条古道上的其他人在经历第一百道台阶时,虽然也会有痛楚,但却不会如古天一般,其余人在经历前九十九处台阶对血脉的压缩和净除之后,在达到第一百阶台阶时全身被压缩的血液会在一瞬间爆发开来,全身血液由鲜红变作乌金之色,这是一次排除和再造的过程。

  而那些乌金色的血液则是潜伏在族人身体里面的祖巫血脉,而镇山路前三百阶也是一条令血液返祖的模拟之路。

  古天的情况却和其余众人截不相同,此刻古天体内那一半乌金色的血液是属于大衍的祖巫血脉,而另一半赤金色的,不知道是属于什么血脉的血液,竟然也丝毫不弱于祖巫的血脉之力。

  在经过镇山路前九十九阶台阶的压缩和净除之后,这两股存在于古天体内的血脉之力竟同时觉醒,此时竟然势均力敌,都想同化掉对方,这也就造成了此刻古天的尴尬处境和痛楚。

  古天忍着体内剧烈的疼痛,继续向上迈进,一百一十,一百二十。

  那种血脉不融、相互排斥的痛楚在古天的体内急剧放大。

  M最5*新,章●i节`9上fh酷匠g网

  像是地狱的恶魔和天堂的天使同时向古天伸出一只手,牵扯住古天灵魂的两端,在进行一场拔河战一般,那是一种灵魂撕裂一般的痛。

  而在这种痛楚中,那在对抗中的两种血脉,似乎渐渐有了一丝丝融合的趋势,在两种血液不断接触的边缘处,隐隐有一丝紫金的颜色在萌发。

  此时古天处在镇山路中,四下无人察觉,如果此刻古天的周围有人,一定能够感受的到,此刻古天身上有一种恐怖的气息在逐渐形成,那是一种始源于血脉的气息。

  在这镇山路的规则下随着古天不断的迈进,他体内的两股血脉再次被压缩在一起,一百三十阶,一百四十阶,一百五十阶。

  而此刻镇山路上的其余众人已然全部踏过了第二百处台阶。

  那个抱着小兽的少年,小离,那兽部族长的儿子潘松,和一个身材颇为壮硕的少年,已经踏过第三百阶石阶,那手抱小兽的少年此刻处于三百八十阶台阶处,眼看就能踏上第四百处台阶。

  山脚下,墨菊和幻靳双眼中也漏出精芒,看向蛮岗道:“那孩子不错,只是这么小的孩子身上怎么有着如此浓烈的悲呢”。

  蛮岗点头轻叹道:“那是他部族一个普通族人家的孩子,名叫(阿布)”。

  “这个孩子以前很是开朗,而且天赋出众,只是很多年前他和部族的几个同龄的孩子一同偷偷跑出部族的寨子,去到落滼森林的范围去玩耍,结果被一只一阶滼兽巨鼠袭击,导致其余几个孩子都惨遭不幸,也只有当时的小阿布幸免于难,逃过一劫”。

  “自此之后阿布像是变了一般,可能心中留有阴影的缘故,自那之后很少说话,原本开朗的性格也逐渐变的封闭”。

  “而阿布也很不一般,他突破聚灵境感受到只是自己的七魄而并未感受到自己的三魂,他所感悟的魂是那年遭遇不幸的那几个孩子原本应该消散的魂”。

  而这话听在墨菊和幻靳耳中却大是震惊:“因为众所周知,聚灵境,乃是感受和凝聚三魂七魄的一个过程,七魄附于人体,为喜,怒,哀,惧,爱,恶,欲,分别寄居于眼,耳,鼻,舌,身,内脏,肠胃,和血液之中,为人之体魄,七魄若有缺失,人顶多精神恍惚,身体不振,而三魂则是不同,三魂分别是:灵魂,觉魂,生魂,是人体生机居住之地”。

  如若无法感应三魂则人生机不存,无法存于世间。

  所以在墨菊和幻靳听闻蛮岗说、那叫做阿布的少年没有感悟到自己三魂存在、才大感震惊,这是不可能存在的一种可能、不感三魂而成聚灵之境,这太匪夷所思。

  墨菊和幻靳在蛮岗的诉说中恢复过来,此时已有一些少年无法在镇山路上继续坚持下去,而被镇山古路送离了出来,第一批被送离镇山路的少年大多都未曾迈出第三百阶台阶,止步于二百四十阶台阶处。

  在被古路传出的瞬间传承之山有梵音响起,那声音冰冷而机械,“尔止步于二百四十台阶得巫之赐予,祖巫的祝福”。

  那声音接二连三的传来,每次有梵音响起都会有一人走到古路和自身的极限被古路传送而出。

  随后又有一些人被送出那些人走到了二百九十九处台阶的地方,始终还是未曾迈过第三百处台阶,在梵音响起之后也被传送而出。

  而那叫做阿布的少年赫然迈过了第五百处台阶,而小离,潘松,那壮硕少年,随后还有四五个少年也都处在四百处石阶之上。依旧在艰难的行进着。

  古天则依然坚持着,此刻古天感觉身体之上如背负了一座山脉,每走一步都身体发颤,第一百六十,一百七十,一百八十,一百九十,在古天达到第一百九十九处台阶的时候,已然在也提不起一丝力气,此时古天很想放弃,然后闭上眼睛被传出镇山古路,而后深深的睡去。

  但古天的性格中却有着一股子的倔强与不屈,此刻的古天完全是在凭借自己的意志再走每一步。

  第二百处台阶,古天已然踏上,那是如第一百处台阶一般的一处台阶,台阶散发着柔和的白色光芒。

  那之前被再次压缩的血液在排除和燃烧掉一些杂质之后,再次爆发重生。

  在血液再次遍布全身之后,赤金和乌金两种颜色的血脉依旧分别占据着古天半边的身体,只是在那赤和乌两色的接壤处,赫然新生出一滴紫金色血液的虚影,那滴紫金色血液尽管只是虚影,并不是真实存在,但却如同王者一般,倒影在古天心脏的一角,隐隐散发着可怕的威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