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一章、开启镇山古路

  在这种喧闹声中,不多时,那兽部的巫祝蛮岗,族长,酋长,驯兽,等一些兽部的骨干头领也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中,那巫祝蛮岗的声音缓缓响起,压制了彼此交谈中的众人,周围逐渐的安静了下来。

  此时在兽部传承之山下的石台上,只剩下了蛮岗一个人的声音,在这日光中逐渐扩散开来,那声音长远而又响亮。

  “我大衍一族,始于天地初开,传承于无尽岁月,无数光阴流逝中虽也有天灾人祸,但也都承蒙天佑,平安度之,但天有变数,人有祸福”。

  “于几日前我大衍先知一脉,大衍天部的巫祝点血祭天,卜出一卦,百年岁月中我大衍一脉将有变数,为保我大衍万古传承,血脉不断”。

  “我等各部巫族,联和商讨,决定开启各部的镇山之路。挖掘各部最有潜力的孩子,于半年之后开启我大衍祖地,打通那通往外界之路,送我族天骄去往外界,在外界那方天地中突破万古岁月里从未有人能够突破的七极境后的,胎光境,以至于是那爽灵圣境”。

  在蛮岗说完这番话后,下方兽部的族人轰动“外界,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在我们大衍之外还真有另一方世界的存在”?

  等等疑问相距从兽部族人的口中发出。

  蛮岗也没多做回答,只是用低沉的声音对着传承之山的方向。

  一些族人拿出数百只早就准备好的低级滼兽和一些猛兽禽类,在蛮岗喊出以血祭献后,那些被族人捆绑着的兽类纷纷被抹断脖颈,那鲜血顺着断开的气管流出,染红山脚下的一处地面。

  蛮岗双手掐诀,打出一连串的手印,喃喃道:“我蛮岗,大衍兽部巫祝,愿以甲子寿元为祭献,开启我大衍传承之路,镇山”。

  又是一连串的手印,那蛮岗在不断打出手印的同时,嘴中却是吐出一大口精血,化作一片血雾,那雾气不断变换,和地下的兽血连接,最终从传承之山的山脚下形成一条古朴的台阶古路,开始延伸,直至延伸到最顶层的虚空之上,那呈现在众人眼前依山而附的古路,却像是海市蜃楼一般的虚幻,那条古路如同存在于另一个空间一般的不真实。

  在蛮岗打出最后一个手印之后,却是在也坚持不住,再次吐出一大口鲜血,身体倒退,此刻看去却是如同苍老了些许岁月一般。

  在蛮岗身侧一些兽部的首领急忙扶住此时已经颤颤巍巍的蛮岗,那蛮岗此时被几人扶住,声音有些无力道:“欲开大衍镇山古路,必要拥有我大衍爽灵圣境的修为,是为其一”。

  “吾蛮岗,因不具备其爽灵之修,故以甲子寿元为介,此为因果得失”。

  “望我兽部众人珍惜,古老记载,镇山古路,每次开启,只存三日,三日之后再次归墟封印,能走多远,能得多少造化,全屏各自天资机缘”。

  “镇山古路,每人一生只可登临一次,此路就像是人这一世,所要走过的人生一般,路就这么长,其中多有坎坷崎岖,踏上了古道石阶就像是迈出了人生的起点,这是一条没有回头的长线,其中多有艰苦磨难,需凭着自己的那一股子执着,一步一步的坚持,方可在许久岁月之后登临山顶,一览众山小”。

  “但其中大多数人,却都是在中间跌倒在无法爬起,以至于无法看到山顶之后的云海日出,然后听着风,看着笼罩于山腰之上视线无法透过的云雾。就此止步。摇头叹息道,此路不可登临顶峰,然后坐于山腰看着头顶云雾的翻涌,如一只井底的蛤蟆一般道:这就是天,就这么大”。

  “可他们却永远都不会知道了,这方真正天地的辽阔和广袤,因为他们已经失去了登临山顶的决心。就像这一条人生的路,他已经失继续走下去的勇气。失去了那颗成为强者的心”。

  蛮岗缓缓道出、这是他在一卷古卷上看到的一位部族的先辈留下的一段叙述,在此时也说了出来。

  gW酷匠g网i永#f久免+@费¤看Jy小说l

  那蛮岗的话此刻听着尽管无力,但却缥缈而神秘。

  “古简记载此山路共有千阶,大家凭着自己的心声去走便可”。

  蛮岗在说完这些话后看着跃跃欲试的众人,便也不再多言,大手一摆便和部族的几位首领坐在一旁,一并观看着这如海市蜃楼一般的古路。

  第一批想要走上这镇山古路的是兽部猎队的一干人等,但最后能登临此路的只有一名十七八岁左右的少年,他是在去年才加入猎队的人,年龄刚满十八。又有一批人朝此路踏去,而这次能踏上此路的也只有两人,同样也是两名少年,其余人也均都失败。在反复确定之后,众人才发现,能走上此路者都是年龄未满十八,修为达至聚灵境的人。

  在经过一番筛选之后,此刻踏上兽部这条镇山路的,有二三百人的样子,其中也正有古天和小离,那眼中有嫉妒流露的潘松,和那手中抱着小兽的少年。

  但在这条古路上却只能感觉到自己的存在,而无法在察觉到同在这一条古路石阶上的其他人。

  但在传承之山,山脚下的众人却如同在看一幅海市蜃楼的奇景,能清楚的观望到此刻这条古道上的所有人和全部的场景。

  在古天刚刚登上此路的那一瞬间明显能感觉的出,在这石阶之上的感觉和外界所存在的不同,似乎在身体之内存在的血液循环开始变得迟缓了一些,而总是赖在古天肩头的那只猴子也不知在此时窜去了那里,但想来凭借那猴子的灵性定不会有什么危险。

  古天站在古路台阶的第一阶,抬眼向上望去,日光变的苍白而昏暗,脚下镇山古路的台阶像是一条沉睡中的太古神龙,蜿蜒绵长,向着山顶的方向蔓延开去,古老的台阶经过岁月的沉淀,透漏着一股苍凉,和腐朽,古天没有急着抬脚往上走去,而是感受着此地的威压和于外界存在的不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