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说你们是从落滼森林的中深处一点点走出来的”?那大衍兽部的巫祝蛮岗惊讶的看着古天和小离。

  “恩,对啊,走了应该有十多天的时间吧”。小离回答道

  “这不可能的”,蛮岗坚口否决道。“落滼森林地域辽阔,就算只是从落滼森林的边缘抵达中部地带这段距离没有十年的时间,也是绝不可能走完,更不用说只用十多天的时间就从落滼森林的中深处穿越而出了”。

  “而且这中间更有无数凶猛食人的滼兽,就算是达到九介爽灵圣境的人也不可能从落滼森林走出的,因为传说落滼森林的里面有无数错乱的时空,就如同一个巨大的迷宫,动辄就会迷失其内,再无走出的可能”。

  那大衍印部的巫祝(当封)在听完小离和古天的话后也是眉头深锁。在思考了少许时间之后对着蛮岗道:“或许也是有可能走出的,我以前曾和我部族的前任大巫祝研究过落滼森林的地界,虽然我和我族大巫祝当年没有敢走到落滼森林太深的地域,但却证实了一件事件,那便是落滼森林的中部之后或许真和传中所说的那样,那里有着无数错乱的时空,和破碎的封印之力”。

  “也许真的是他们运气好,在无意识的经历过几次时空折叠后,便走出了这落滼森林也是有可能的,只是这运气的概率太小太小,几乎可以说这种概率是不会出现的。但也总不能否认奇迹和运气这样的词汇”。

  “对了,这几日落滼森中封印之力有异常的波动,或许和他们在落滼森林深处,无意中穿越了那些错乱的折叠时空有一定的联系”。

  “那些折叠时空中存有破碎的封印之力,那些封印之力和笼罩落滼森林的那封印本属同源,能引起共鸣和波动也就合情合理了”。

  其实蛮岗和当封是不知道的,古天他们只所以能走出落滼森林,其中功劳最大的却是古天肩头的那只白毛猴子。

  这猴子在大南卷,灵兽篇中曾有记载,名为通灵宝猴,胆大而心细,对奇物,灵草的气息颇为敏感。而且还有一个能力便是看破时空虚无,穿越结界封印。

  而且古天在黑暗世界中得到的那颗不知是属于什么生物的蛋,却也是起了很大的作用,那蛋散发出来的气息却是对任何凶禽滼兽都有很强的压制作用。

  6;更F(新xS最Z?快上"酷◎匠网:

  那是一种源于血脉的威严,这样一来有猴子看破时空虚无和穿越封印结界的能力,在加上那怪蛋对所有兽类的震慑,所以古天和小离才能有惊无险的走出那落滼森林的地域。

  《附注,关于程大南这个人。和大南卷,我会在以后开一个单章来详细解说,现在只是简单的提及一下》。

  在经过蛮岗和当封的一番询问之后,两人心中虽也还有不小的疑惑,但到最后也只能在心里暗叹是小离和古天的运气太过逆天。

  那蛮岗对着小离和古天道:“你们先在我兽部住上几日,我派人去通知你们部族的巫祝,正好我也打算这几天开启我们兽部的镇山路,如果你们有兴趣也可闯上一闯”。

  而小离和古天则被安排好了在兽部的住处,那印部的巫祝也起身向蛮岗告辞。说是自己再去落滼森林探查一番,之后也要回部族准备一下,去开启属于印部的镇山路。

  镇山路是无尽岁月前随同各族的传承之山一并存在的一条古路,此路起源于祖巫之前、传说大衍界所有体系便是起源于镇山古路。

  此路的作用多有不明,有流传说是用于开启和观测各族孩子天赋和潜力的一条路。

  也有人说那是属于对巫主的一条考验之路,但随着万古岁月的平静,在这没有纷争的一片土地上镇山路也逐渐的被遗忘,从此也有无数岁月没有在被开启。

  各部族中也只有巫祝和族长及一些少数人知晓镇山路的存在。但却不知道镇山路的具体功效。

  只有一些古老的典籍上有这样模糊的记载,古路镇山,前三百阶为血脉进化的模拟之路,之后三百阶为对筋脉骨骼的一种锤炼,后三百阶为对意志的一种磨练,至于最终的一百阶则无任何叙述。

  只是有传言那是对巫主的一条考验之路,只是传闻万古岁月以来从未有人能踏上过最终的那一百阶台阶,全部都止于与九百石阶之前。

  而想要开启此路需要有九级爽灵圣境的修为。否则开启此路需要花费极大的代价,也正是因为万古岁月来这天地的封印之力,致使这片天地在无人能够突破七之极境进入八之胎光境,更不要说那遥不可及的爽灵圣境了。

  古天和小离在兽部被安置的下来,而兽部也将两人在此的消息传回了两人所在的部族,

  大衍乐部内,在幻靳和墨菊收到来自大衍兽部的信件之后两人悬着的那颗心也终于放了下来,并且两人也开始启程前往兽部的驻地去接回古天和小离。

  而跟随古天和小离一同从落滼森林走出的那只猴子,在大清早却是不知从那里找来了一些野果,正坐在一处裸露的石头上一手抱着那颗黑色的蛋,一手拿着一颗野果在那里啃食着。

  见到小离和古天朝它走来,那猴子先是用手紧了紧寄在他背上的那个包袱,之后抱着那颗黑蛋的手又用力的把那颗黑蛋朝着自己的怀里楼了几下,那样子像是生怕古天去和他抢那包袱里的东西和他手里抱着的那颗蛋,这猴子此刻的样子要多财迷就有多财迷。

  古天和小离看着此时的那只猴子,两人相视一眼,“噗嗤一声”,竟都是被这只猴子给逗笑了。

  古天看了看猴子之后对着小离道:“这猴子如此财迷,干脆给他起个名字叫(财小迷)算了”,而后古天又冲着那只猴子喊道:“你说好不好呢?财小迷”。

  那猴子见到古天如此称呼他之后却是龇牙咧嘴的大为不满,在一阵气氛和闹腾之后,那猴子却还是窜上了古天的肩头。

  只不过那猴子坐在古天的肩头却是不住的朝古天丢着白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