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古天在大衍乐部养伤的那间竹屋里,墨菊已然在这里等待了七天,在这间竹屋里面的还有乐部的巫祝幻靳,只是那幻靳此时眉头微锁,面容似有焦急。

  酷/匠o网9q正m版E0首。发`s

  朝着墨菊道:“这两个孩子能跑去那里呢?我已经下令将大衍乐部里里外外都翻了一个遍,就是找不到他们两个的影子”。

  而墨菊虽然也有一些担心的表情流露出来,但却依旧还是很镇定,对着幻靳说道:“其实你也不用如此这般担心,当年我部前任大巫祝在生命临终前的最后一刻以自己最后的命力为引,曾为古天那孩子占卜过一次、大巫祝说,古天那孩子虽然命途坎坷崎岖,命理中充满迷雾和变数,但命纹里却没有夭折之相,总也会逢凶化吉的”。

  “而且古天那孩子心思很是细腻,小离只要和古天在一起你大可放心便好”。

  幻靳缓缓的开口道:“我又怎么能放心的下呢,小离是我在世上唯一的亲人了,如果她在有一个闪失,如若有一天我去到黄泉又有何面目去见我的家人呢”。

  “十五年前,我的孩子儿媳和我那孙儿,为拦截追杀古长风的那几人而葬送了自己的性命,我那老伴也和各部巫族一起燃命卜天,为我大衍谋求出路,之后狠心的离我而去,将大衍乐部这一个担子丢给了我一个人”。

  “十五年来我一个孤身老妇人,独自支撑起大衍乐部的一切,替我那老伴,儿子,还有我那孙儿撑起了乐部的这方天空,这其中的辛酸外人又怎会知晓”。

  “又有谁能明白那种哀入灵魂的丧夫之痛,那种白发人送黑发人的丧子之痛,我那孙儿被誉为我大衍乐部万年来最有天赋的孩子,我乐部最年轻的音神,可他同样也离我而去”。

  “我不知道这天地中是否存在轮回,存在着前世今生,但如果真的存在,那我想我上一世定是一个十恶不赦的丧尽天良之人,而在这一次轮回中我得到了属于我的报应”。

  “这是苍天对我的惩罚。但这惩罚未免也太重太重,重到我在也无力支撑,我想如果不是这世间还有小离,我还有牵挂,那么我真的想撒手而去了”。

  “去看看人死后是否真的有传说中的天堂和地狱,不知那里是否会有我丈夫,孩子,儿媳和孙儿的轮回,不知他们轮回后还能否认出我这个从前世寻他们而来的人”。

  “有时候我真的想哭,但哭到极限之后却再也没有泪水流出了。我只能笑,那笑过后却是撕心裂肺的痛,痛到疼,那是丧夫,丧子,丧孙之痛幻化成的一把刀狠狠的插进心脏”。

  “那刀上生有倒刺,刺入心脏之后却是在也不能拔出来了”。

  “只能任它横在心脏里,插在血肉里,割裂那些流动着的血液,阻止着那伤口的愈合,那伤口却是无时不刻的在痛着,而那种痛这世间又有谁能懂,我眼睁睁的看着他们都死在我的面前,那种感受谁又能体会!恐怕你没有体验过永远都不会知道那痛究竟有多痛!用切肤之痛来形容都不足以描述”!

  “每每在梦中我还是能梦到我孙儿那撕裂晨雾一般的微笑,他在朝我喊着:奶奶,奶奶。也梦到他如同很小的时候那般,依偎在我的怀里。安详的沉睡,而在那梦中我的孩子和儿媳也在喊着我母亲母亲。我那丈夫他是这大衍乐部的天,我族乐部的巫祝。我们一家人在一起那么幸福的生活”。

  “可当我再次睁开眼之后,这一且却全都变了,那梦醒了,却发现这世界上所有的一切都变了,什么都没了,只剩下我一个孤零零的老人而已,也是在那一天之后我的“发”也成了这如雪一般的白色”。

  “现在小离是我唯一的亲人,她是我的整个天下。我岂能放心的下呢”。

  墨菊你知道么:“你只是在听我的诉说,但有时候,那种苦只有是自己真正体会了,才是真的知道了,那个苦到底有多苦”。

  随后幻靳的声音一顿,而后又道:“墨菊如果说你可以选择生死,那想来你定是向往长生不死的吧?但若告诉你,那所谓的生是生死两隔,生离死别,痛不欲生,生不如死的去活着,那不知你又会作何选择”!

  “而小离此刻是我在这个世间唯一让我支撑着,去活下去的信念了”在幻靳说完便将目光投向了,竹屋墙壁上挂着的那一支褐白色的长笛。而后也不在说话,只是静静的沉默了起来,看着那竖笛,想着那回忆。

  此刻幻靳那一头如雪一般的发丝,在墨菊的眼中却变得如针一般的刺目。

  听过这番话后,墨菊也很沉默,没有去多说什么。

  此刻似有风从这天和地之间形成,透过窗子吹进这处竹屋,吹动两人此刻身上的衣衫,沙沙作响,那风声呼呼似在哭泣,呜咽的回荡在这间青竹搭建而成的屋舍内,透漏出悲凉,风灌进竹屋墙壁上挂着的那只褐白色的竖制长笛里,发出悲伤的音符,似与这风声融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