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靳在说这番话时则是故意撒了一谎,没有去说那黑麟蟒是古天和雨泽所杀,而是说她部族猎队之人救下了古天和雨泽。

  x酷匠网By首=、发

  而后幻靳将目光投向在长桌另一侧端坐的墨菊,墨菊眼中闪烁出心领神会的光芒。

  而后墨菊接过幻靳的话继续说道:“那两个孩子是我部族的孩子,当时我也询问了他们,他们说当时是打算去大衍乐部的集市上换一些自己需要的东西,不料就在快到达大衍乐部的时候便看到了那条黑麟蟒朝他们扑来,之后也就是幻靳大巫祝说的了”。

  而此刻天部巫族天茂在听到墨菊和幻靳的话后眼中似也有一丝精芒一闪即逝将目光扫过幻靳,而后又从新放回还在继续他自己言语的墨菊身上。

  “想来大家都不会忘记十五年前的那天吧”?

  “我十二部各族的前任巫祝联手以其点血燃命的方式欲卜这方大衍天”。

  “我始终记得我部巫祝在钦点我为下任巫祝的时候在看向我时,那略有迷茫的目光和那句像是没有说完的话”。

  “那话虽然我至今也不太明白其内的蕴意,但却隐隐感觉大巫祝像是欲要对我说些什么,但却有没有继续说下去”。

  只是说:“天欲欺我大衍万古岁月,这天却不是你等所想象中的天,而后便只留下那段卜天之后的卦言”。

  “当有兽西出落梵,遗地现世,甲子岁月之后魔将陆续破封而出,以迎接他们的王从万古沉眠的岁月中醒来”。

  在说完之后墨菊微微陷入了沉思似仍旧在想那句他族巫祝在十五年前对他说的那句话:“这天不是你等想象中的天”。

  似乎想要想明白他部大巫祝隐隐想要向他诉说,但还是放弃了对他解释这段话中的意思。

  是大衍雷部的风灵恒木打断了墨菊的沉思道:“十五年前对我大衍风部和火部来说却如同是经历了破灭之日,我风部的大巫祝在卜天之后却是在也没有归来,我们只是知道了那段预言”。

  “当有兽西出落梵,遗地现世,甲子岁月之后魔将陆续破封而出,以迎接他们的王从万古沉眠的岁月中醒来”。

  而火灵(焚炎)也附和着恒木的话道:“当年我族大巫祝也同样如此,只是在扑天之前留下嘱托、如果这次他不能归来、那么火部便并入大衍雷部,莫需多问”。

  大衍兽部的巫祝蛮岗思索了一下也缓缓开口道:“我兽部一直居于落滼森林之中,这几日也发觉落滼森林从古至今存在的那股禁制之力似有了一些变化,没来这里之前我到没有怎么留心,但经由这黑鳞莽的事情之后我想恐怕也不只是错觉那么简单了”。

  魂部的巫祝(魂央)和拳部的巫祝(坼轩)在听完蛮岗的话后将目光投向了天部巫祝(天茂)所在的座位似有咨询道:“天部为我大衍一脉的先知一族,不知天茂兄,有何看法”。

  在魂央问出此话后在座的所有人都将视线投向天茂。

  天茂大巫祝沉默少许道:“这件事关系到我大衍各部,在来时我曾于我部族的祭坛之上点血祭天,以求解我心之迷惑,想去看清笼罩在这片迷雾后方真相,以求能给予我大衍指引,但我所有占卜的结果全部都指向了天的另一端,或许,是在像我们预示着什么”。

  “来时我曾想了一路,在思考一件事件,我想我等是否该入我大衍祖地,从开重楼,送我部族一些有天赋的孩子去看一看外界的那方天空”。

  而在天茂说道外界的那方天空时、再坐的众人都是大振。

  天茂也继续说道:“想必大家永远都不会忘记十五年前的那场大衍之变,也正是那次之后,我大衍之部才知道了,在我大衍界之外还有另一方无限广阔的天地,而那方天地中有着无数种族的繁衍,而我大衍界和那方天地相比,只好似沧海一粟”。

  “十五年前也正是因为外族之人的来临”。

  “才更加肯定了、我大衍各部前任巫祝的那些猜测,联和那些古老典籍上只言片语的提及,我大衍各部的巫祝才会有了联手以命卜天之念,以求卜出笼罩在我大衍界上空的那层迷雾,以解我大衍恒古之谜,以求我大衍岁月之路”。

  “各位也都应该知道,我大衍虽然有完整的传承体系,但却奈何这片天空的压制,在这方大衍界内始终无法有生命,突破七之极境,进入,八之胎光境,也始终无法逃脱这生死轮回之苦”。

  “我不知大家是否还记得大衍弓部那处古老石洞内的壁刻,和那些古老的文字,那些文字虽然古老和残缺不全但依旧还是能辨认出来一些,像是在向我们诉说着一些什么”。

  “其中有一些内容是这样的:英雄们将于双月凌空之日,重返他们的家园,与魔展开最后的角逐、英雄背生双翼将会射杀那传说中的魔”、、、、、。

  “我想大家应该都知道属于我大衍的流传,只有达到胎光之境,才能打开我各族圣器的封印,启用圣器之力”。

  “我各部大巫祝十五年前以命算天,似有苦衷,虽说并未道明他们所看到的这大衍界的天,而只是留下那段预言,但结合那大衍弓部古洞中的那些文字在将两者结合在一起便就是:当有兽西出落梵,遗地现世,甲子岁月之后魔将陆续破封而出,以迎接他们的王从万古沉眠的岁月中醒来。英雄们将于双月凌空之日,返回他们的家园,与魔展开最后的角逐,英雄背生双翼将会射杀那传说中的魔”、、、、、、、。

  “所以这次我想在半年之后入祖地,开重楼,打开那条通往外界的通道,送我各部有天赋的孩子出族地,在岁月之后等待他们的凯旋”。

  “而这也是我想出的唯一一个能解决问题的办法,我不知大家对我的想法有何意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