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见那一滴从小离手指滴下的血珠一点点的被手中的丝线吸收,当最后一点血色也融入进那团丝线之后。

  那些丝线竟是顺着小离的掌心缓缓的融进小离的身体。

  忽的,异象突起,只见原本那些被封锁在四周墙壁里的金色音符一个个竟似活过来一般的从旁边的墙壁中蹦出,在空中组成一篇金色的乐章,随后化作一个个金色的小蝌蚪朝着小离的额头钻去。

  小离身子一晃只感觉头部一阵剧痛。

  古天看其不对便连忙用手搀扶住小离,用手想要阻止那些朝着小离眉心涌去的金色音符,但那些金色的符文却如同虚幻般从古天的手心穿过,继续朝着小离的眉心涌去。

  当最后一个金色的音符也融入到小离的眉心之后,小离只感眼前一黑便晕了过去,古天大显慌张,也不知道那些拥入小离眉心的金色的音符对小离来说究竟是好事坏。

  古天将小离扶到这处空间中心的石台处陪昏迷中的小离背靠着石台坐在那里,而自己也开始打量着这处空间,原本那些如液体一般的墙壁在失去对那些金色音符的限制后,已然退去了那种如水波一般透明的颜色,从而露出里面属于石壁的深褐色。

  而他们正前方的那面石壁上却显现出一个光门,闪烁着青黑色的光芒,但那片光门给古天的感觉却是如此诡异,隐隐有一丝苍凉和虚无的气息从光门内流漏而出,像是一只巨大怪兽张大了嘴巴,等待着它的猎物自投罗网,之后闭上嘴巴用它那锋利的獠牙将那已经到嘴的猎物嚼碎吞下。

  古天也不知道这副光幕的背后是一片怎样的光景,又会通向一处怎么样的空间,除此之外这间石室中再无其它出奇之处。

  缓缓片刻小离却是从昏迷中醒了过来,用手按着自己的太阳穴,像是隐隐还有一丝疼痛的样子,“你感觉怎么样了”,古天的声音传来。

  “没什么大事,就是头还有一些胀痛”,小离回答道。

  “刚才那些金色的音符是怎么回事,还有我看到那些丝线好像顺着你的手掌钻进了你的身体里,你不要紧吧”,古天关切的问道。

  “你是说这些丝线吧”?

  小离右手的掌心涌现出灵力,只见顺着她灵力的涌动,在她的掌心缓缓的浮现出刚才融入到她体内的那七条彩色丝线,化作七条琴弦,如一道彩虹一般直直的紧绷着,平铺在她的身前,像是一架看不到支架只有琴弦的古琴。

  小离用她那白皙的手指在琴弦上轻轻一拨,清脆的音响在那根琴弦上发出。小离缓缓的道:“这应该是我族流传于神话时代的那只七弦彩琴,而这些丝线能溶入我的体内是因为滴血认主的缘故”。

  小离又冲向古天道:“难道你不知道吗?天地间凡是一些有灵性的器物都是可以滴血认主的”。

  “而刚才那篇涌入我眉心的金色音符便是我族部历代之人一直在寻觅的那篇神曲《刹那芳华》”。

  古天和小离一起站起身子,看着这座石室,古天朝小离道:“你知道怎么离开这里吗?在你刚才昏迷的时候我观察了一下,这间石室除了那座光门之外便在也没有像出口的地方了”。

  “只是你应该能感觉的出这门中流露出的诡异气息,这光门怕是通往了一处什么危险的地方”。

  Lr酷8匠网首*3发

  小离对着古天问道:“这石台上放着的这几卷竹简你看了吗”?

  “还没看,刚才一直在担心你和研究这座石室了”。

  说着小离拿起其中的一卷竹简,一点点的看了起来,而古天也拿起了另外的一卷,小离手中拿着的这卷竹简是有关于七弦彩琴的叙述,竹简上是一些苍古的文字,有很多字体小离和古天是不能辨认的,但也能认出一些来。

  “七弦彩琴,弦七而七色以天地为架,七弦各有玄机,能抚心神,震鬼魂,撼日月,控星辰,悲可使天地殇,乐可使万物生”。

  “古老相传此琴是天地间第一道的霓虹,生而不散,于天空的尽头看尽了这繁华乱世的轮回变迁事态淡漠,方化此琴”。

  而古天手中那卷古简上的内容却是和那篇神曲刹那芳华有关。

  “刹那芳华,原本是生于天地间的一株奇花,花开刹那而归于虚无,红颜弹指容颜易老,这花生的绝艳而落的绝然,至于此花为何而开,这无尽岁月以来却是无人能知“。

  却有传言道:“此花开而必亡,芳华一闪即逝”。

  “此花又被后世之人称作绝花”。

  “但岁月匆匆千年万年时光弹指而过,其间有人幸而目睹此花盛放的那一刹那,猝然泪下,大呼此乃绝花,绝花。从而创下这一首神之禁曲名为《刹那芳华》因情而故开,花开无怨,花落无悔,即便一闪而逝我亦刹那永恒”。

  “曲成之日音之神壁颤动,传言此曲也是万古岁月以来唯一有可能感动音之神壁的的一篇乐章”。

  “但大衍至今却从未有人能够弹响此曲,传言此曲要以情为介以魂为引,方成刹那芳华,开而无悔落而永恒”。

  “而此曲也如同那朵刹那芳华一般被称为绝曲”。

  古天和小离缓缓的看完手中古卷所记录的内容,便把目光投向石台上放着的那最后一卷古简,依旧是那些古老而玄奥的文字。

  而那些文字里讲述的内容好像是关于一些古老的传说:“古神劈破混沌,天地初成,有魔残留于世陷于永世长眠,我大衍之部蒙天之庇佑万古岁月,秉承天恩”。

  “但岁月之后,天地忽震,灾难频频,大有风雨欲来之势,始魔从古老的沉眠中中重新苏醒,我族大劫将至,我各族巫祝欲联和借以圣器之力欲意再度封印始魔,封以无期,予以无尽岁月化作腐朽之力以磨魔之不死之身,不灭之魂”。

  “吾大衍音部三代巫祝,怕封魔之举如有意外便欲打通———————什么的什么,之后用我大衍音部的古器七弦彩琴和那一篇神曲《刹那芳华》的乐章之力封印此门以防——————什么的什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