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迅速的将目光移开,似也发现了古天手臂的不便轻声道:“那个,让我来喂你吃吧”。

  少女稍微迟疑了一下,拿过碗里放着的那只小勺,一点一点的撇过上层那些粥汁,用小勺挖起,轻轻的吹了一下,朝着古天的嘴边送来。“小心烫”,少女又顺便附加了一句。

  只不过少女脸颊上的那抹红晕也似是更浓了一些,一碗粥很快的被古天喝下。

  只是在这一刻,两人对视而坐,彼此双脸都有一些泛红的男女心中,又有一种怎样的情绪在蔓延,慢慢的缓缓的在心脏里蔓硕开来,一点点的扎了根。

  至于能不能像一颗种子一样的,发芽之后,开出花,结了果,那又有谁能知道呢?

  那些毕竟都是属于许久的岁月之后。

  只是这年两个还有些青涩的少年在各自的脑海上镂刻下了彼此的影像。

  在时间的烙印里越发深刻。

  那一碗粥很快被古天喝完,小离从自己的腰间取出一个乳白色的小玉瓶对古天道:“这个是奶奶让我给你的一滴染发露,奶奶说你发的黑色太过特别,将这滴染发露滴在你的发丝上可以使你的发瞬间变作如我们一般的银色,这样你在我部族或许会方便一些”。

  “那,你先歇息吧”。

  少女再次打破了这样的一种氛围,带着微红的脸色、拿起石碗和桌上的托盘有些慌张的朝着屋外走去,只是她的心又为何跳动的那般快呢?

  而在离这间木屋不远处的另一件房间里,一个老妇站在自己屋子的门口朝着古天所在的这间屋子望来,口中轻轻的叹了一声道:“这一晃眼便又过去十多年了吧?想不到那孩子也是长到这般高了”。

  风吹动她额角散落下来的如同雪花一般的白发。

  三天后,古天已经能下床走动了,似乎像是完全恢复了一样,少女也很惊讶,没想到古天能恢复的这么快,而古天能恢复这么快也归功于他这些年来不断练习拔剑术所打造出的强健体魄、从而使身体的恢复也比旁人强出了不少。

  这三天来古天一直是由这个少女来照顾的,在每天给古天送饭之余少女偶尔也会给古天弹奏一两首乐曲听。

  少女修长而洁白的手指一点一点的拨动琵琶的琴弦,而音律顺着她按着琴弦的雪白指尖流露出欢快。

  p更新最快@'上"{酷k3匠Z网

  古天也曾夸赞过少女的乐曲好听,但少女说:“她这不算什么,她听她奶奶和部族里的族人说:以前她的哥哥在乐曲上的造诣那才叫厉害,每次她的哥哥将自己的境带入乐曲都能引得天空中百鸟聚集”。

  而这间屋子的墙壁上挂着的那把竖笛就是他哥哥所使用的乐器。

  古天也曾问:”她哥哥什么时候回来“?

  但少女给他的回答却是他的哥哥在也不能回来了,在十五年前他的哥哥和他的父母便丢下了她和她的奶奶。

  而这两天来古天也一直思索着一件事,他隐隐觉得所有的事情好像都是发生在十五年前,大巫祝说:“十五年前他的阿爸在一次狩猎中去世,而羽泽告诉他十五年前他们大衍弓部的所有族人心甘情愿的并入大衍剑部,它族族长死亡巫祝消失,而且似乎在十五年前还有一些关于什么外族人的事情,而今年他也刚好十五岁”。

  在古天想来等他下次见到大巫祝的时候或许应该问些什么的。

  而古天也是从来到大衍乐部之后第一次在少女的陪同下走出了这个房间,光线依旧柔和带有一些懒散的味道。

  照着他的身上,照在他被染发露染成银色的长发上,那银色的光辉此时如同羽泽的发一般绚丽,古天多么渴望这银色能变作真实,自己没有太大的奢望,只要能如同普通的族人一般便好。

  少女依旧是穿那件淡紫色的长裙一条天蓝色的丝带将她的长发从中间的位置隆起,古天和少女并肩在属于大衍乐部的族地里缓步而走着,古天赫然发现身边这个和自己同龄的少女个子长的竟然是和自己一般高。

  古天扫视着大衍乐部与自己部族完全迥异的建筑风格和建筑,入眼的是一排排竹木搭建的院落,而所有的竹屋全部都由粗大的竹竿撑起,离地面半米多高的距离。

  而大衍乐部的族地是由一条河流全全包围的,无数细小的河流分支不断的穿插进部族的驻地,想来古天也难怪会在屋里床上躺着的时候听到有水流动的声音,而河流的始端就是它们族地中间的那座传承之山,水流从山顶的部位灌流而下围绕着大衍乐部整个族地划了一个圆之后又流到大衍乐部传承之山下的那个湖泊里,而空气中始终有一些悠扬的乐曲声淡淡的飘扬着。

  “那个谢谢你这几天来对我的照顾”。

  两个人不知不觉的走近了传承之山下的那座湖泊。

  “也没什么的就是每天给你送送饭”,少女的脸微微有些发红也不知道是太阳光线的缘故或者是因为体内那颗不断跳动着的心脏。

  湖水碧绿湖面上几对小兽匍匐在水面上亲昵的靠在一起,似是让这方日光更加温暖了一些,“那是什么?鸭子吗,长得好漂亮的鸭子呢”。

  咯咯的笑声传来,“傻子谁告诉你那是鸭子的,那个叫鸳鸯是世界上最恩爱的一种动物了”。

  “你有什么梦想吗”?

  “你喊我小离吧,老是你你的喊听着也挺别扭的”。

  “嗯,小离”。古天轻声的喊道,似乎血液有快速流动的感觉,心砰砰的跳动着,看着斜射的日光将小离那两只精致的耳朵照的微微有些透明,古天在看向小离的目光竟一时有了些迷离。

  “其实我也不叫小离的,我听奶奶说我的名字叫紫艳,是我阿爸给我起的名字,奶奶说在我出生的时候正值一种紫色的花大片大片的盛开是那样的冷艳,故而给我起了这个名字紫艳”。

  “那怎么你奶奶喊你小离呢”?

  “那是我出生不久我的阿爸阿妈和哥哥便离我和奶奶去了,所以奶奶又给我起了小离这个名字,虽然阿爸阿妈和哥哥在我很小的时候便就离开了,但奶奶说他们都是英雄,让我永远的记住他们,故而喊我小离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