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夫人坐在床边,看着被子底下露出来一丝白色,便随手抽了出来,等见着上面的血迹,脸上的笑意越发的满意了,叶昀却是大窘,更让她窘的还在后面呢,因为南宫轩见了帕子,惺忪着睡颜,嗡着鼻子说了一句,“那是她的血,我没找到帕子,就拿这个帮她擦了,回头这帕子让她洗干净。”

  南宫夫人听了便笑,宠溺地摸了摸他的头,道,“轩儿长大了呢。”

  叶昀脸都烫的可以煮鸡蛋了,她可不可以先出去啊,太尴尬了,那是她的鼻血好不好,别乱说话,让人浮想联翩的,看吧,南宫夫人都误会了,什么叫他长大了,他还小啊。

  她这相公是不是喜欢装的傻乎乎的骗人啊,要不是深知他腹黑的本性,叶昀都要被他高超的演技给糊弄过去了,叶昀疑惑的拿眼睛去瞅他,嫁给他之前可不是这个样子的,丫,不会是这段时间撞到脑袋,所以傻了吧,不是吧,叶昀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南宫轩把眼睛一横,叶昀忙把脸给撇了过去,昨晚怎么把给他把个脉的事给忘了,该打。

  南宫轩横完叶昀,随即换了幅纯真无邪的看着叶昀笑道,“原来帮你擦点血就能长大啊,那你明儿再流点鼻血好了。”

  叶昀恨不得钻地洞了,这厮是成心看她出丑报复她,一个大男子这么小心眼,叶昀忍不住嘟嘴,南宫夫人却是抬眸去看叶昀,鼻血?不是那个?

  南宫夫人一见这情形就有些诧异了,自家儿子不懂人事,可也找人教了,难不成媳妇也不懂,叶府出嫁前没教她,复又看着南宫轩,问道,“轩儿昨晚没有按照周嬷嬷说的去做?”

  “我也不知道有没有,我睡在上面了,她睡下面,后来我也睡下面去了,她抱了我睡了一晚,我脖子现在都还酸呢,”南宫轩说着,就揉起了脖子,南宫夫人听了,微站起身子去瞅他脖子,果然好大一块红印,心疼的忙帮他揉起来。

  叶昀却是听的心惊,这番话不会让人以为她不贞吧,就听南宫轩鼓着嘴抱怨道,“以后还是让她也睡床上吧,地上好硬,睡的人腰酸背疼。”

  叶昀终于松了口气,今儿这心真是大起大落啊,才说过不要弄得人尽皆知,现在他竟堂而皇之的说出来,他绝对是故意的,还装的跟个不懂事的孩子似的,啥事都不懂的样子,也不知道昨晚那么暧昧的话是谁说出来的。

  南宫夫人听了却是回头瞪了一眼周嬷嬷,她就是这么教轩儿的么,竟让媳妇在地上睡了一晚,听轩儿话里的意思,最后两人都睡地上了,哪有人洞房花烛是睡地上的,看媳妇的样子似乎没有生轩儿的气,是个大度宽厚的,南宫夫人放了心,南宫夫人就怕叶昀受不了南宫轩的别扭性子,跟他离了心,不过怎么轩儿让她睡地上,她就睡地上了,不会叶府也是这么教的吧。

  周嬷嬷被瞪的无辜啊,少爷小孩子心性,她也给了他书,可他才瞄了一眼,就给扔了,还将她狠狠的训斥了一顿,一张老脸都没地儿搁了,哪里还好意思说的那么直白,哪知道少爷将上面和下面是这么理解的啊,忙跪了下去,“奴婢有罪,是奴婢没有教会少爷。”

  “罢了罢了,以后日子还长着呢,”南宫夫人无奈道,原是想轩儿该知道这些事的,就没找教喜嬷嬷教了,只让周嬷嬷提点了两句,没想到闹了这么个大笑话出来,南宫夫人眼睛微黯,又看着南宫轩,哄道,“以后不可让媳妇睡地上了,要是抱着你难受,那以后就不抱了。”

  南宫轩看了眼红着脸低着头的叶昀,扭着脖子道,“那换我抱她就是了,让她难受,让她脖子疼。”一脸故意使坏成心报复的样子。

  叶昀低着头,听了这话,咬着牙齿,狠狠的咒骂了他几句,他这是公报私仇呢,都向南宫夫人禀告了,晚上要是不让他抱,回头他再告诉南宫夫人,指不定会怎么想她呢,哼,算你狠。

  南宫夫人也不知道如何接话了,新婚夫妻本就该搂搂抱抱的,若是故意让人难受,却是说不过去,可她总不能不让儿子抱媳妇吧,便打起了马虎眼,“快些起来了,那些叔公叔伯婶娘都到齐了,待会儿还得领着叶昀认亲,再不去,会连累媳妇挨骂,人家会说她不懂事的。”

  南宫轩听了立即就起了床,明亮的凤眼纯纯的瞥了眼叶昀,轰南宫夫人道,“哦,那你走,我这就起来了,我待会儿多带几个珠子去,谁骂我砸谁,好不容易才娶个娘子长大了,谁让我变小我揍他。”

  南宫夫人听的一愣,轩儿这是护短呢,看来是十分中意这个媳妇了,可是认亲这么大的事,可不能砸人,南宫夫人又是一通好劝,“媳妇听话,就没人骂她,可不能带着珠子去,乖乖听话。”

  说了好一通,南宫轩才点头,南宫夫人的心总算是完全放下了,满意地带着周嬷嬷和贴身的丫环走了。

  南宫夫人一走,夏香和春香拿着衣服上前就要帮南宫轩换起来,叶昀站在一旁,心里有些堵得慌,貌似那应该是她的活,现在被抢着干了,要不要再抢回来,虽然服侍人她是不大乐意了,可是他毕竟是自己的丈夫啊,以前怎么样她管不着,可是现在两个丫鬟将她视若无睹,未免有些目中无人了吧。

  正想着,就见南宫轩伸手挡住了她们,见叶昀傻愣在那儿,半点为人妻子的自觉也没有,不由得沉了脸接过她们手里的衣服扔给叶昀,一脸理所当然的道,“给我穿衣服。”

  夏香和春香站在那儿不知道如何是好了,以往都是她们服侍少爷穿的衣服,今儿少爷怎么不乐意她们服侍了,只得红了眼睛退到一旁去了,那边碧儿和胭脂两个看叶昀的样子就有些担忧,一个人怎么服侍少爷穿衣服啊,正想要上前帮忙,那边南宫轩就挥手赶人了,四个丫鬟只得退了出去。

  叶昀拿着衣服,认命地去服侍南宫轩起床,南宫轩却看着她似笑非笑,很顺从地让叶昀帮她穿衣,却漫不经心地问了句,“娘子,似乎很不乐意服侍我穿衣?”

  “怎么会不乐意呢,你是我相公,服侍你是天经地义的,”叶昀一边帮他套着衣袖,一边说着违心的话,狗屁的天经地义,去他的三从四德,三纲五常,穿衣服多大点事也得人帮,这不是给人揩油的机会吗?

  “那就是不乐意我抱着你睡了?”南宫轩继续问道,只是眼里含着丝侵略,见叶昀愣在那儿半晌不知如何回答,一把拉过她,一个翻身就抱叶昀压在了身下,讥笑道,“看来是当真不乐意呢,一大早的就对我翻了七八个白眼了,这眼皮得多弹两下。”说着,伸手去揪叶昀的睫毛。

  酷匠网d正版E首发U

  叶昀被他压着,感觉到鼻子处有温热的气息扑来,痒痒麻麻,便像有条虫子在心坎上爬似的,那张美得令人窒息的脸离得如此之近,叶昀一时有些不适,但看他的大手靠过来,叶昀忙抓了他,瘪了嘴道,“谁让你一前一后跟换了个人似地,你真是我相公,不是假冒伪劣的?我不是被骗婚了吧?”

  南宫轩被叶昀问的哑然,他也觉得在她面前装傻很别扭,方才差一点就露馅了,只是她口里的假冒伪劣,南宫轩的手改道去揪叶昀的鼻子,“你不是鼻子很灵吗,闻不出来我是不是真的?”

  叶昀听他说鼻子灵,忍不住撅了撅嘴,貌似从进了左相府起到现在鼻子就没灵过,听她话里的意思,不会是说她是狗鼻子吧,叶昀气的拿眼瞪他,南宫轩看着叶昀瞪大了眼睛,眉毛微蹙,一张俊脸靠叶昀越来越近,叶昀被吓到了,眼睛越睁越小……眯着眼睛看着他,手防备的护在胸前,脑袋嗡嗡的直叫……直到又留了鼻血下来。

  他又将脸逼近,看着叶昀的鼻血,脸是黑了又黑,“才说过的话,又忘了呢,看来得帮你长长记性了。”

  说着,朝叶昀的脖子处咬下去,叶昀吃痛,忙推开他,拿起元帕擦了起来,“你少臭美,我流鼻血又不是因为你。”好吧,跟他也脱不了干系。

  才说完,见南宫轩脸又黑了一分,忙坐起来,拽着他的手臂指着香炉,道,“那香里面有一味芜花,我不太适应它,能不能以后都不燃那个香了,我不想每天都流鼻血。”

  南宫轩睁大了眼睛看着叶昀,骂道,“笨蛋,既然你都知道不适应,还不让丫鬟把香炉给搬出去,非得血流光了才说。”

  叶昀一听,嘴就鼓了起来,“怎么没说啊,谁让你的丫鬟忠心耿耿了,她们说你习惯了这个香,不让我换。”

  南宫轩一听,直拿手去戳叶昀的脑袋,“不让你换你就不换了,你还真听话。”

  叶昀鼓着嘴咬着牙,嘟嚷道,“她们可是相公你的贴身丫鬟,我哪敢得罪她们啊,没将她们雕成菩萨供着,我都心愧难安。”

  南宫轩听了,当即翻了个大白眼,这小女人真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呢,连他都没放在眼里,两个小丫鬟她倒是不敢得罪了,便道,“那香平素都是她们打理的,你喜欢什么香就燃什么香,我无所谓,只要别太浓就好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