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昀从她们的脸色中就猜的出来她们是怎么想的,不由的暗恼,没事长这么漂亮做什么,只是鼻血一直就流不停,闹心啊。

  “什么时辰了?”新婚第二天得去给公婆敬茶,还要认亲,诺大个左相府,肯定有不少亲眷的,叶昀打起精神,让碧儿帮她梳头发,一会她一定要用心地记人,以前在叶府因为有着这个身体以前十多年的记忆,又有碧儿胭脂帮衬着,所以人她还是认得全的,而这里完全是一个陌生环境,除了南宫夫人,还有那死混蛋见过几次外,其他人全是陌生的。

  都说一入侯门深似海,光是个小叶府就那么多的争斗是非,而左相府可是比叶府还在尊贵百十倍不止的大家族呢,亲族更是盘根错节,兄弟姐妹又多,又都是朝堂之上的肱骨之臣,出嫁之前,老祖宗不过随意跟她提了一下,她都头疼的厉害了,更是千叮咛万嘱咐她,说话做事更是要谨慎又谨慎,稍有行差踏错,怕就会惹人闲言的,像她因为见了少爷美貌而鼻血流个不停,传扬出去,她的脸面真的丢到姥姥家了。

  胭脂打了水来给叶昀净了面,又给她稍稍化了淡妆,点了红唇,碧儿则给她梳了个凤髻,前额的刘海全都梳了上去,挽了个漂亮的髻,额前系上了上回南宫轩送去的四叶草型银链子,正好垂在额心,发髻左右插着四叶草发簪,既不华贵也不低俗,看着庄重里透着微微的俏皮,耳间戴上一副四叶草吊坠……总之,那一整套全都上了身。

  衣服是碧儿和胭脂给她做的,同样是草绿色的清爽的很,叶昀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不由的暗暗称赞,果然人靠衣装啊,这么一套上了身,着实漂亮不少呢,当然了,跟某人那是比不得的,云泥之别呢。

  收拾妥当,叶昀这才昂着头走到床边去看他,只是他已经躺着睡着了,叶昀见了心里就有点急,这都快卯时末了,总不能让长辈们等吧,难不成让自己一个人去?万一出了什么差池,谁来帮她啊,她能依靠的只有这混蛋了,靠山呢,得寸步不离的跟着。

  正想着,外面有人在问,“少爷,少夫人,可都起了?”

  叶昀解了纱帐子,便在屋里应了声。那边房门打开,一个中年婆子和两个丫鬟就一起进了屋,那婆子一进来,先看了眼床上,见纱帐还垂着,不由微怔,却很快满脸笑意,上前几步就要给叶昀行礼,见叶昀昂着脖子,不停的拿帕子擦鼻子,又是一怔,这好好的,怎么就上火了呢,平素少爷起的也挺早了啊,今儿倒是晚了不少,难不成昨晚……那可是好事啊。

  婆子欣喜的福身行礼,“奴婢周氏给少夫人请安。”周嬷嬷年纪约才四十来岁,中等身材,圆圆的脸蛋,细长的眼睛,鼻头圆润,容貌虽不出众,但是从一桌打扮上来看,在相府是个有几分体面的,她身后跟着的两个丫鬟,同样举止有度,穿着不俗,一看也是有头有脸的,总之,一句话,得罪不起的人物啊。

  周嬷嬷行了礼,退到一旁去了,两个丫鬟上前行礼道,“奴婢夏香、春香给少夫人请安。”

  叶昀这才辨清她们,娇嫩丰盈的是夏香,娇音萦萦的是春香,长的都非常的清秀温婉,她们两原是少爷南宫轩的贴身丫环,每日服侍他起居饮食,果然美人身边都是美人啊,瞧着赏心悦目。

  那边碧儿就拿了荷包来,叶昀亲自打赏了周嬷嬷,周嬷嬷是南宫夫人身边的人,自然知道南宫夫人有多喜欢叶昀,忙恭谨的谢过,夏香和春香也高兴的谢叶昀赏赐,因为叶昀赏的不少,一人二两呢,周嬷嬷赏了五两银子。

  叶昀见周嬷嬷眼睛不住的往床上瞟,心里虽然有些猜测,不过不怕,那厮给她擦了鼻血,便道,“少爷还睡着,我这就喊他起来。”

  P酷`U匠网mB正◇8版首H发P"

  说着,就要去喊人,却是被周嬷嬷止住了,忙道,“不碍事,现在时辰还早,少爷累着了,不妨让他多休息会儿,待会儿南宫夫人可能会过来。”说完,却是福了身子告退了。

  叶昀被她说的脸一窘,也不点破,只是由他睡到日上三竿,这认亲还要不要进行了?好在南宫夫人会过来,那事还得南宫夫人来亲自检验不成,叶昀脸色大窘,这古代检验新婚女主是否为处女的行为真是不好啊,因为有些人第一次也不会落红,让人冤枉成不贞洁那简直比窦娥还冤枉了。

  叶昀一边想着,一边昂着脖子往回走,路过镂空花鸟的熏香炉时,鼻子皱了皱,示意胭脂打开,凑上去细细闻了闻,脸色就沉了下来,难怪鼻血流个不停了,这熏香了加了一味芜花,她从小就对这香味过敏,也有流过鼻血之状,也怪她大意了,昨儿竟没注意,看来是红烛的蜡香盖住了芜花的香味,害的她白白被他瞪了一回,她还真以为自己色到可以流鼻血的境地了,好冤枉啊。

  胭脂见叶昀皱了眉头,不由的问道,“可是不喜欢这香味?奴婢重新换了香熏上。”

  叶昀还未点头,那边夏香听了便道,“少爷一直都是用的这种香,换了,怕是会不习惯。”言外之意,就是不愿叶昀换香了。

  叶昀无奈的翻了个白眼,这熏香味道很淡,芜花的量也很少,不细闻也闻不出来,这也是为何睡了一夜她才流鼻血的原因,可要是不换,在这儿住上个一年半载的,她还不得血流而亡啊。

  所以,这香总归是要换掉的,只是这丫鬟怕是没将她当成主子了,竟然一口就回绝了她,叶昀淡淡的瞥了她一眼,想着屋子里一宿没通风了,叶昀便叫胭脂去开了窗户,只要将屋子里的味道吹散了,鼻血就会止住了。

  叶昀站在窗户旁吹着冷风,那边胭脂见了忙拿了披风给她披上,问道,“少夫人,早饭吃些什么?”这里她们一点都不熟悉,不知道干嘛好了。

  叶昀也不知道啊,自然是他吃什么她便吃什么了,只是看他熟睡的程度,唉,叶昀不由的头疼,南宫夫人让他睡,可是不去请安,会不会说她不懂事啊,程姨娘说,小媳妇都是夹着尾巴做人的,那个尾巴就是他了,是不是?

  叶昀走到床边,碧儿胭脂忙将纱帐挂起来,叶昀俯身去喊他,“快醒醒啊,别睡了,我们一会儿还要去请安呢,好歹给我两分面子吧,醒醒啊!别逼我下狠手啊!”

  喊了半天不见醒,叶昀都忍不住伸手去捏住他的鼻子了,一旁的碧儿和胭脂瞥了一眼,随即翻了个大白眼,少爷那一张脸,估计也就她们九小姐下得去手,立时把目光投向夏香和春香,少夫人这么对待少爷,可不能被她们瞧见了。

  夏香和春香见叶昀伏了身子,不知道在做什么,正要上来看看,外面就传来南宫夫人的唤声,“叶昀,轩儿还没起吗?”

  夏香和春香忙转身去迎接南宫夫人了,叶昀也住了手,忙站了起来,稍稍整理了衣裳,嘴角挂了甜甜的笑意,温婉优雅地走到南宫夫人跟前行礼,“媳妇正要喊相公起床一同去给母亲和父亲请安呢,只是相公他熟睡着,我……喊不醒他。”

  南宫夫人笑着上下打量着叶昀,虽然未穿一团红,但是不掩眉间喜气,容貌也是娇俏可人,带着甜甜的笑容,举止大方得体,只是,眉梢间似乎没有新婚娘子的娇羞,南宫夫人眉头微蹙了一下,微点了点头道,“无事的,你才来,不知道轩儿的禀性,除非他自个儿醒,一般是喊不醒的,就是喊醒了,也会大发脾气,以后他睡着了,少搭理他就是了。”

  那就是有起床气了?叶昀无语,这可真不是个好习惯啊,那刚刚周嬷嬷让她不要喊也是因为这个缘故了,喊个人还劳烦南宫夫人亲自前来,怕的就是新妇进门第一天早起就被骂吧,叶昀心下感动,只是,刚刚她捏了南宫轩好一会儿鼻子,这会子,他应该不会乱发脾气吧?

  叶昀暗暗祈祷着,跟在南宫夫人后面挪到床边,就见南宫轩睁大了一双眼睛躺在那儿,见了叶昀,眼睛里都有小火苗在乱窜,叶昀扯了扯嘴角,好的不灵坏的灵,他真的被捏醒了,老天爷呀,可千万别发火啊,回头我多烧几注香谢谢您。

  “以后不许捏我的鼻子,”南宫轩坐起来鼓着嘴气呼呼的道,折腾他一晚不算,才睡一会儿,就又把他给捏醒了,心里那团火气堵得慌,要是换成别人,早被扔出去了。

  叶昀心下大安,没发脾气就好,这么点小要求,忙点头应了,不捏就不捏,谁喜欢捏他鼻子啊,捏人手不酸啊,叶昀腹诽的想,那边夏香和春香听见了,眼睛里就流出冷意来,少夫人怎么能这么对待少爷,是因为少爷有腿疾,所以就不当他是回事么。

  南宫夫人算是看出来了,轩儿是叶昀喊醒的呢,竟没发脾气,轩儿也懂得克制自己的脾气了呢。

  南宫夫人想着就暗自点头,对叶昀越发的满意了,竟一点没把叶昀捏了她儿子鼻子的时放在心上,叶昀还担忧了一会儿呢,见南宫夫人没说什么,这才松了口气,好在南宫夫人明事理,不然换成那种蛮横的婆婆,敢随便碰她儿子一丁点儿,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骂,叶昀暗自庆幸着,至少不用担心婆媳问题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