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大男人长的这么漂亮,还让不让女人活了,叶昀毫不犹豫的暗骂了一声,伸出魔抓狠狠的捏捏他的脸,额,也不算很狠,叶昀还是有分寸的,万一把人家给捏醒了,她岂不是自讨苦吃了,复又把面具给他戴上,转身解了衣服,睡下。

  叶昀累了一天了,虽然她比较习惯晚睡,但是倒床眼皮就跟占了胶似地,再也睁不开了,临睡前叶昀还总结了一下:其实结婚也就那样,不过就是从叶府的床上挪到相府的地上,外加累了一天,饿个半死,身边换个一批人,有人的地方就有争斗,或许也换了另一个战场。

  她均匀的呼吸才响起,那边南宫轩就睁了眼睛,星眸灿烂,哪有半分熟睡醒来的迹象,瞥头看左手边的大白熊,看着大熊手里握着的心形小抱枕上面的字‘你是混蛋’,一张脸当即黑的吓人,牙齿都咯吱的响,捏他的脸不算,还在他枕边放只熊骂他,她不知道那是她的位置吗,这女人还真是笨的可以,她还真就睡地上了,让她干嘛她就干嘛,连反抗都不会,不知道他是说着玩的吗?笨!

  叶昀睡的香沉,她身侧也有一只大熊,叶昀一手还搭在熊身上,南宫轩瞪着那大熊兀自生闷气,好似那熊占了他的位置似的,恨不得拿出去扔了才好。

  这般想着,他还真就下了床,从床榻上轻飘飘的落在叶昀身侧空着的位置上,粗鲁的拿开叶昀搭在大熊身上的手,将大熊拿起来往床上一扔,自己在旁边躺下了。

  叶昀也没想到自个的抱枕已经换了人了,习惯的抱着大熊,拱了拱身子,找了个合适的位置,继续睡着。

  第二天,叶昀比往常醒来的早一些,或许是因为昨晚睡得早一些的缘故,又或者是新为人妇,心底的那份警惕让她早早的就醒了过来,还未睁开眼,习惯的将大抱熊举起来玩耍一下,可是,今天的抱枕真的好重啊,而且比往日的暖和不少,也没了毛茸茸的感觉。

  叶昀心下一骇,立时睁了眼睛,便看到近在咫尺的那张倾国倾城,部分熟悉数次打过照面,部分只有一面之缘的俊美无铸的脸,宽阔光洁的额白皙如玉,浓长却又很有型的眉,修长的睫毛,有如两扇小翅一样在眼睑处撒下一线阴影,皮肤肌理细腻光滑,透着淡淡的晕红,玉唇紧抿,泛着柔美诱惑的光泽,像一个鲜红的樱桃,才刚从树上摘下来一般,泛着淡淡的晶莹的水珠,很是……好吧,他没戴面具,眼睑下的阴影有些重了,好似有些黑眼圈,不过不妨碍他的风华,依然诱人的很。

  叶昀吞了吞口水,脑袋有些没回过神来,就见南宫轩睁开了眼睛,直直的望着她,有一丝哀怨和无辜,叶昀眨着眼睛,再三确定自己没看错,貌似好像她没招惹他啊,正要开口,就听南宫轩耸了耸鼻子,道,“抱了一晚上了,可以先松开为夫了么?”

  叶昀被说的一愣,后知后觉,随即反应过来,立马松了手,坐了起来,怒道,“你怎么睡在我床上了!”

  南宫轩被吼的一愣,耳朵嗡嗡直响,嘴角抽了一下,随即一瘪,黑亮如墨玉深邃的眸子立即水雾弥漫,不知所措地看着叶昀,一副泫然欲滴的样子,见叶昀睁圆了眼睛,红唇一张,幽怨道,“昨晚喊你,你没听见,我就自己下床了,一不小心就……掉下来了。”

  还未说完,他自己的脸就先红了,叶昀听了,抬头去看了一眼床的位置,再看他衣服干净无半点尘污,咬了牙道,“相公,你可真能掉,有两三米远呢,你别告诉我熊也是自己掉到床上去的。”

  “熊是飞上去的,”南宫轩无辜的道,“它是自己飞上去的。”“是,你只是小小的帮了它一下,”叶昀深呼吸,胸脯剧烈起伏着,可见被气的不轻,南宫轩却恍若未见,嘟嚷道,“既然你都看见了,那我昨晚喊你,你还装听不见,我昨晚醒来,看见身侧躺着一只熊,还以为自己娶了一只大白熊呢,欺负了我一晚上不算,一大早起来就凶我,母亲还说你温婉呢,她骗我。”

  越说越委屈,真的很委屈,这小女人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非得枕在他脖子处,对着他的脖子吹了一整晚的风,舒舒麻麻的,害的他一晚上都没睡好,还不能动,越动抱得越紧,他脖子现在都还是僵硬着的。

  叶昀真是被人倒打一耙啊,眼睛里小火苗乱窜,双手握拳,咬牙切齿的盯着他,磨牙道,“那你是后悔娶我了?!”

  “改了就好了,”南宫轩轻轻松松的飘过来一句,却把叶昀气个半死,她什么时候说自己温婉了,还要她改,叶昀觉得五脏六腑都有火了,喷出来都能烧死个人,胸脯剧烈起伏,却无计可施,谁让她打不过人家了,就凭着人家一掉能两三米远,她就望尘莫及了,这点自知之明她还是有的,不会自讨欺辱。

  骂,人家被骗娶错了人已经委屈的不行了,真要骂他,你自己瞧瞧,那双清亮美丽的眸子,黑玉般幽深,如孩童般无辜委屈地看着你,心狠手辣之徒也会软上三分的,更可况是她原就是个心肠软的,真要骂也会良心不安,叶昀气的只能拿眼睛瞪他,狠狠的瞪,他娶错,没准她才嫁错了人了,不会是被骗婚了吧,其实是有两个长的一模一样的人,不是吧?

  转眼却看见他脖子处好大一片红印子,叶昀低下头,暗恼:难不成昨晚真欺负他了?她也就是捏了他两下脸而已嘛。

  就算真欺负了他,那也是他自作自受,谁让他要自己睡地上的了,还把她的熊给扔了,活该,叶昀心里虽然这样想,可是还是心有不忍,那张脸本就倾国倾城了,再加上这红印子,太破坏美感了,叶昀不知何时又抬起了眼睛,看着看着就又呆掉了,那个,不用对我使用美人计的,不用我也投降,英雄难过美人关这个定律,她不想打破,也打不破。

  叶昀眼光放肆,毫不遮掩,看的南宫轩额头轻颤,青筋暴起,某女却是半点都不知道收敛,还在琢磨着这极品基因怎么着也得传下去,那可是一笔无穷的魅力财富啊。

  正待发火,就见叶昀鼻子处掉了一滴血下来,南宫轩的脸更黑了,叶昀也感觉到鼻子处有些微不适,还能闻到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叶昀拿指尖触摸了一下,拿眼睛一看,叶昀那个窘迫啊,眼睛都不知道罢哪儿好了,只得傻乎乎的讪讪的笑着,“那个,额,昨晚吃了辣椒,可能有点上火……。”

  “看来,娘子对为夫的容貌甚为满意啊,”南宫轩忍着要愤火的心,咬牙切齿的道,叶昀一抬头就见他脸黑的厉害,她心里一时竟冒出一个奇怪的想法来,她觉得她现在拿个毛笔在他黑漆如墨的脸上沾沾,只怕都能画成一幅山水画来。

  外面碧儿和胭脂两个老早就听到屋里有动静了,再叶昀开口问南宫轩为何在她床上时,她们便站在门口了,只是脸都红的可以滴血了,九小姐也真是的,嫁给了少爷,当然会跟少爷睡一张床上了,一大清早的就为这个吼少爷,好在是她们两个守在外面,若是让别人听了去,还不以为她欺负少爷啊。

  两人等了半天,等脸上的红色褪去,才敲起了门,那边叶昀听了便扬声道,“进来吧。”

  “不许进来,”叶昀话才说完,南宫轩瞪了叶昀一眼,阻止道,又对叶昀道,“新婚之夜,我们睡地上的事你想弄的人尽皆知啊。”

  看H正版8章节QN上酷}匠◇网p

  叶昀这才反应过来,忙将被子叠起来,原样搬到柜子里去了,才搬去一床,回来时,南宫轩已经坐在床上了,叶昀虽有些疑惑他是怎么上去的,但还是先将三床被子都搬走,再去床上将那只熊拿走,却被南宫轩拽住,沉着脸道,“以后你再对我流鼻血,我就……。”

  后面的话,没舍得说出来,左右瞄瞄,看见床上有一方白帕子,想都没想拿过来就帮叶昀擦起来,说来也奇怪,流了好一会儿了,就没停下来过。

  叶昀看着被染了血的元帕,脸色窘的可以滴血了,忙点头应下,她也不想流鼻血的好不好,昨晚不也见了,不好好的没流鼻血么。

  收拾妥当,叶昀这才让碧儿胭脂进屋,胭脂见叶昀鼻子处还挂着血迹,忙拿着帕子帮她擦起来,那边碧儿拿了冷水来帮她拍着额头,担忧的问道,“好好的怎么就流鼻血了呢。”

  说着,就抬眼去瞧坐在床上的南宫轩,乍一看,也被煞到了,紧盯了几秒,见南宫轩沉了脸色,忙回过神来看着叶昀,暗道:九小姐莫不是见了少爷的美貌才流的鼻血吧?那可如何是好,可是要待一辈子的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