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昀坐了一天,没吃东西,见她送了吃的上来,忙接住了,吃得特别香甜,每端来一次食物,待他们吃下,嬷嬷都会说食物所代表的吉祥之意,叶昀第一次经历,也觉得甚是新鲜,将取下面具之事搁在了一旁,先填饱肚子再说,连凤冠都忘了。

  等食物都尝得差不多了,嬷嬷把一盘生莲子递到南宫轩手里,叶昀暗忖,生莲子不是很苦么?这有什么吉祥之意呢?

  就听嬷嬷说道,“请少爷喂给少夫人。”

  叶昀先是一怔,接着脸色滚烫,南宫轩也是头一遭遇到,也有些好奇,眨巴着一双水雾蒙蒙的眼睛,少不得按着嬷嬷说的做,捻了一粒生莲子,送到叶昀唇边,叶昀吃了不少东西了,有些不想吃,便不张嘴,生莲子是苦的,大喜之日就让她吃苦头,她才不要吃。

  那边嬷嬷以为叶昀是害羞,便催促着,南宫轩也是睁大了眼睛看着,半天也不见叶昀张嘴,水雾迷蒙的凤眼就带了丝期待,复又憋着嘴道,“手好酸。”

  叶昀无奈,只得张了嘴,莲子一放进嘴里,叶昀嚼都没嚼就直接吞了下去,那边嬷嬷笑道,“少爷要问少夫人生不生。”

  南宫轩抬眸看着叶昀,刚刚她吞下去他可是亲眼见的,暗翻一白眼,问道,“你吃出味儿来了么?”

  “没吃出来,”叶昀脱口而出,想了想又道,“应该是生的吧,要不,你自己吃一粒试试?”可别叫她吃了,她最怕苦味了。

  嬷嬷那一张脸错愕茫然,十分精彩,南宫轩却是捻了一粒生莲子,自己吃了,当即苦着张脸,冒出来两个字,“好苦……。”

  胭脂是性急的主儿,见两人简直牛头不对马嘴完全没领会嬷嬷的意思,慌忙凑到叶昀身边小声喊道,“少夫人说错了,说错了,要说生,生,生……。”不管少爷问什么,说生就对了嘛,她就知道程姨娘跟她说的时候,她只顾着逗小少爷和十妹妹玩,八成没听进去,这会子猜测真的灵验了,一屋子的丫鬟嬷嬷在呢……好丢脸啊,不过好在有人陪着九小姐,那人还是少爷呢。

  胭脂声音原本很小,见叶昀一副茫然的样儿,不知道自己哪儿犯了错,睁圆了眼睛看着胭脂,胭脂颇有点恨铁不成钢的翻了个白眼,凑到叶昀耳边嘀咕道,“嬷嬷的意思是问你生不生小少爷。”

  叶昀这才反应过来,刷的一下脸就红透了,那叫一个窘迫啊,忙低了头,南宫轩原就是习武之人,耳力比别人好不少,又隔的近,这会子听胭脂的话,脸也忍不住就红了起来,就连耳根子都呈现出粉红色了,把盘子塞到嬷嬷手里,轰人道,“吃也吃过了,都出去。”

  嬷嬷手里拿着盘子,不知如何是好了,这才进行到一半呢,还有交杯酒也还没喝,便抬头望了一眼另一个嬷嬷,那嬷嬷端着两杯酒上前笑道,“少夫人是害羞了呢,定是三年抱两,来,喝了交杯酒,富贵白头长长久久。”

  叶昀忙端了酒杯,这是合卺酒,喝了交杯酒,两人便是夫妻了,叶昀和他一人手执一杯酒,在嬷嬷的祝福下微微靠近,双手交错,喝下交杯酒,叶昀一颗心啊,都快跳停了。

  喝完交杯酒,将杯子递到嬷嬷手里,一屋子的人纷纷福身,“恭贺少爷、少夫人大喜,祝少爷和少夫人百年好合,早生贵子。”说完,退到外室,关上了门。

  人都走光了,叶昀这才松了一口气,忙将脑袋上顶着的凤冠给取了下来,揉起了脖子,整整顶了一整天啊,脖子还是自己的……真好。

  南宫轩就那么看着叶昀揉脖子,一脸摆脱桎梏的轻松惬意的模样,完全就是旁若无人啊,揉了脖子又拎了裙摆坐到桌子旁坐下,凤冠一取下,叶昀的胃也跟着轻松不少,先前是吃了不少,可是一个饿了一天的人那是一下子就吃饱的,这会子身子一轻松,食欲就大增起来,拿起筷子就吃起来,那边南宫轩见她吃的欢畅,拿起筷子给叶昀夹菜,眼角都含了笑意,“多吃点,不然待会儿没力气洞房。”

  叶昀一口饭就咽在了喉咙里,呛了起来,呛的眼泪了都流出来了,南宫轩见了忙倒杯水给她,摇头道,“都多大的人了,吃个饭也能噎着。”

  叶昀瞅他的眼神那叫一个怨恨啊,我吃的好好的,你夹菜也就算了,还说那么暧昧的话,不是成心害我噎着的么,叶昀忙喝了口水,恨恨的瞪着南宫轩,南宫轩被瞪的一脸无辜样儿,叶昀看着心里就窝火,她有骂他把他怎么着了吗,他还委屈了,就听南宫轩憋着张嘴道,“娘子,你慢点儿吃,我不跟你抢。”

  说完,推着轮椅走远了,叶昀见他还算识时务,这才重新拿起筷子吃起来,只是耳朵竖的高高的,小口小口的吃,说是抿数饭粒更准确一点,生怕他突然又蹦出来一句,就听身后传来窸窸窣窣的脱衣服的声音,叶昀咬着筷子,这才想起自己的职责。

  自己可是已经嫁给他了,身为人妻,服侍丈夫更衣洗漱可是她临嫁前听程姨娘一遍又一遍叨叨过的,长篇大论,足矣出本书了,可是他才差点噎死她,她心里的火气还没全消呢,这会子去帮他脱衣服,她可做不来,便夹了根菜放嘴里,听着动静咀嚼起来,想着待会儿就要洞房了,叶昀真是一个头两个大啊,她这个身子才十几岁吧,是不是太早了一点儿?

  叶昀想着,深呼一口气,突然就放了筷子,站起来转身走到南宫轩跟前,瞪大了眼睛看着他,好吧,居高临下,气势很旺盛,南宫轩一脸茫然的看着她,叶昀的气势就渐渐的弱了下来,“那个,我还没及笄呢。”

  “嗯,所以呢?”南宫轩一身中衣的坐在床上,眨巴眼睛瞅着叶昀问道。

  叶昀看着床上铺着的元帕,眼角一个劲的跳着,这还真是个麻烦啊,干嘛要这么早娶她啊,“所以,能不能等我及笄了再……。”

  “今晚你睡地上?”叶昀还未说完,南宫轩就睁大了一双灿烂的眸子在屋子里扫了一圈,问道。

  叶昀一鄂,他这是同意了呢,眼珠四下瞄瞄,屋子里就一张床,今晚她是无论如何也是出不去的,借她两个胆子她也不敢出去,可是不洞房不代表她不可以睡床上啊,床那么大,她这副身子又娇小,缩在角落里能占多大的地啊,叶昀暗想着,正纠结着如何开口,就听南宫轩道,“不洞房,那你睡地上好了。”

  一锤定音啊,才说完,他倒头就睡下,叶昀站在那儿鼓着嘴,眼睛狠狠的瞪着南宫轩,磨了两下牙,在心里将他一顿海扁,算你狠,睡地上就睡地上,大不了多垫几床被子就是了。

  叶昀想着,转身就坐到桌子旁,接着吃起来,狠狠的嚼着菜,南宫轩躺在床上,就觉得叶昀嚼的不是菜,是他。

  好半天,叶昀才吃好饭,站起来,看着南宫轩熟睡的样子,狠狠的骂了他一顿,走上去,拿手在他眼前晃了两下,眼珠没动,睫毛没颤,叶昀作势打他,他都没反应,真睡着了?

  叶昀狠狠的瞪她一眼,真是够折磨人的,原本她可以在叶府睡高床软枕的,偏要把她这么早娶回来,娶回来也就算了,还让她睡地铺,传扬出去,她在相府里真是没脸做人了。

  “酷:匠}/网…首¤/发u

  叶昀看着他身侧那一大半的空地方,想躺下去睡的,可是一想到他都发话了,她要再睡下去多没面子啊,所以干脆转身去拿被子了。

  搬了三床被子来,看着箱子里有一只大狗熊,叶昀眼睛一亮,忍不住朝大狗熊耸了耸鼻子一阵呲牙,翻箱倒柜起来,花了好半天时间才找到,拿起来抱到原本该她睡觉的地方放下。

  正要转身,却看见南宫轩的面具还没揭下,他们如今也算是夫妻了,都还没见过他的真面目呢,便又试探了他一番,确认真睡着了,便轻手轻脚的揭开他的面具,好吧,叶昀心跳的很快,有种做贼的感觉,其实,不经允许瞧自己相公的脸到底算不算做贼呢。

  揭下面具,叶昀才看清他的模样,柔和的脸型,五官精致得像是经过造物者特别的垂青,浓长的眉,直飞入鬓,挺俏的鼻子,红润的嘴唇,白皙如玉泛着淡淡红晕的脸,在红烛闪耀下,这张脸艳若桃李,耀如春华,美得令人窒息。

  在加上叶昀记忆中的那一双眼,漆黑如墨玉,像盛在玉杯中的美酒一般,清澈动人,像冬日梅花上的雪珠,又似天山之上雪莲盛开那一刻的风华,叶昀看着看着就呆掉了,真是个妖孽,难怪要戴着面具了,不论是谁,若真是天天对着这么张脸,就算不自卑死也得嫉妒死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