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祖宗点点头,赵嬷嬷在一旁笑着,“九小姐说的跟上回张太医说的一般呢,九小姐要什么食材,奴婢去吩咐厨房准备。”叶昀想了想,去桌子上拿纸笔记了下来,锦蔬上素,清炒莴笋丝,见菊花青鱼……

  叶昀写了二十几道清淡可口的开胃小菜,干脆连做法也在一旁写上了,又写了好些粥,这个她最拿手了,前世祖宗早上变着法子做粥给她养胃,她少说也吃过不下百来种粥,便挑着二十多道喜欢的写上,还有一些甜而不腻的开胃点心,一并写上。

  叶昀这才发现,她会的东西真的很适合呆在古代,这会不会就是她能穿越的原因?

  等到东西交到老祖宗手里的时候,老祖宗着实诧异了一把,写的很详细,就跟亲自做过一般,叶青珊叶芙瞧着就纳闷了,这个笨蛋会的好多,问道:“你都做过?”

  叶昀摇摇头,“没做过,但是吃过。”叶青珊叶芙眼睛就睁的更大了,她们都没吃过,她上哪吃的,难不成程姨娘那儿?定是这样的。

  不仅是叶青珊叶芙,就连老祖宗也是这么认为的,她可不认为将叶昀教好是苏夫人的功劳,那么便是程姨娘了。只是,叶青珊沉了眼色,手里的帕子一绞再绞。

  菊院想要建个小厨房,苏夫人推三阻四就是不同意,想起苏夫人堵刘姨娘嘴的那句‘要建小厨房除非刘姨娘也有身孕’,她心里就冒火,那得等到何年马月。

  因着叶青珊和叶芙常在刘姨娘处用餐,厨房不敢克扣她的吃食,可远也没有苏夫人用的精致,现在就连程姨娘也比不上了,叫她如何不气。

  现在再看老祖宗对叶昀的和蔼慈爱,她没差点忍不住去撕了叶昀才好。

  叶芙瞧着名字雅致,便摇着老祖宗的手臂道:“祖宗选几道做了,我们晚上就在这儿陪祖宗吃,好不好?”祖孙同乐,老祖宗自然不会拒绝,笑着应了,点了几道菜还有粥,想了想又道:“现在时候尚早,吩咐厨房做了菊花山楂糕来。”

  赵嬷嬷拿着菜谱下去了,叶昀坐在那儿也不知道做什么好,叶青珊叶芙还得继续看帐,叶昀便提议老祖宗去院子里逛了一圈,赏赏菊花,没把叶青珊跟叶芙恨的牙痒痒,她们在这里看帐,她却陪着老祖宗溜达起来了。

  老祖宗兴致上来了,叶昀便陪着她逛了好一会儿,等到厨房将菊花山楂糕做好,才回的屋子,吃着酸酸暖暖的糕点,老祖宗心情异常的愉悦。

  下午还听了叶青珊叶芙弹琴舞曲助兴,晚饭吃的也开心,等着她们都走了,赵嬷嬷才对老祖宗笑道:“九小姐写的这几道菜,奴婢让厨房以后轮流着给您做。九小姐自上回大病一场后,跟程姨娘走的近了,会的东西也就多了,心思也玲珑起来了,倒事事以您为先。”

  老祖宗点点头,笑的愈发的和颜悦色,“梅夫人原也个大家闺秀,若非家道中落,也不会嫁到叶府为妾,她性子温润,不争不夺,也最是得文儿的心,文儿虽然嘴上不说,可毕竟是我肚子里出来的,清楚着呢,只是今儿老太爷提到子嗣,我是不是该给文儿再纳房妾回来。”

  说着,老祖宗的声音就绵长了起来,因着老太爷是武将,战场上刀枪无眼,老太爷征战沙场时,叶老爷年纪还小,便留在府里给老祖宗照叶,老祖宗便有意将叶老爷往文臣方向培养,虽然武功也没落下,勉强也算得上是个文武全才了,可武艺比老太爷就差的远了,从事的也是个文官。

  所以老太爷今儿看见叶昀的诗,才冒出那句后继有人的话出来,完全没把叶老爷看成他的传人啊。

  o‘更5y新f9最^快s,上酷g匠◇网

  赵嬷嬷听得出来老祖宗的伤心,这事老祖宗没少跟叶老爷提,可叶老爷压根就没放在心上,还有些不愿意,赵嬷嬷也无力,叶老爷子嗣不少,可全都是女孩,这也是命中注定的了,便劝道:“苏夫人当下病着,这时候纳妾,苏夫人就更恨您了,不若再等个两三个月,那时苏夫人的病也好了,程姨娘的孩子也安生了,大师虽说程姨娘的肚子可男可女,可奴婢看她毕竟生了八小姐了,这一胎男孩的可能性倒是更大些不是?”

  老祖宗听了心下有了些安慰,笑道:“你倒是会宽我的心,那就再等七个月。明儿就是上官夫人的寿辰了,东西都准备妥当了吧。”赵嬷嬷点头回道,“都准备妥当了,只苏夫人病着了,这寿礼由三个小姐去送……”不太合适吧?

  老祖宗也觉着有些不妥,总不能叫她去送吧,想了想道:“明儿派个得力的送她们去,叶昀叶芙跟上官婉儿也熟,解释一番也不算叶府失礼。”

  上官夫人寿辰这日,叶昀、叶青珊、叶芙三个兴致勃勃的上了马车,往右相府而去。

  远远的透着帘子就看见有好些马车停在右相府门前,右相是当今皇帝的左膀右臂,颇受皇帝器重,更是群臣百官巴结的对象,今儿可谓是络绎不绝,门庭若市。

  右相府的小厮身上系着大红的绸缎,脸上洋溢着喜气,上官夫人的寿辰有好些年没有大办过了,原本病入膏肓都快要去世了,却意外的好了起来,这可是右相府今年最大的喜事啊。

  叶府的马车停在后面,缓缓前进,叶昀透着帘子瞧着外面,远远的见一个衣裳普通的中年男子拎着一包东西就要进相府,却被小厮拦住,“走走走,相府不是随便是谁都能进去的,没有请帖的闪一边去,别在这里碍事。”

  男子弯腰作揖,那小厮就是不让他进去,还将他手里的贺礼给扔远了,男子也被他推倒在地,艰难的爬起来,捡起地上的贺礼,再抬头一瞬间,叶昀心都扑通一下跳着,那人跟程姨娘长的好像,尤其是那双眼睛,胭脂早下了马车,就站在叶昀的外面,叶昀忙掀了帘子,吩咐胭脂道:“你去看看那人。”

  叶芙也凑过来,见一个消瘦的人靠着墙壁匍匐着,不由的皱起了眉头,“一个乞丐而已,你理会他做什么,别为了不相干的人耽误了正事。”

  叶昀心下就不悦起来,人家不过潦倒了点,怎么就乞丐了,再看人家虽然粗布烂裳,可眉宇间自有一股清梅骨气,她瞧着就觉得亲切的很。

  胭脂朝叶昀点头,按着叶昀的吩咐过去扶着他,男子感激的点头道谢,胭脂也惊呆了,这人的神情真的跟梅夫人好像,想着九小姐特地吩咐她,定让她多问两句的,便问道:“公子可还有什么家人没有?”

  男子怔了一下,半晌才哑着嗓子道:“该是没有了吧。”声音有些遥远,神色也有些凄怆和落寞。该是没有了吧,那到底是有还是没有,胭脂同情的看着他,他年纪不过才三十多岁,头发却有些发白了,人也瘦的可怜,但是那双眼睛里的哀凉跟梅夫人无意时发出来的一模一样啊,便急急道:“你确定没了,我见过一双跟你一样的眼睛。”

  男子一怔,迫不及待的抓着胭脂的手,声音里充满了期待,仿佛在黑暗中游走突然抓住一丝光明:“她是谁?她是不是姓梅?是不是?”

  说着,眼眶就红了起来。胭脂被他突如其来的一拽,头都有些发昏,一时想不起来,小姐的生母姓什么来着,便要抽回被拽的手,“你先松开我。”

  男子这才反应过来,觉着失了礼,忙后退致歉,复又追问起来,胭脂扭着眉头想,大家都很久没有见过小姐的生母了,竟忘了她原本姓什么了,有些羞愧的道:“我不记得了,你在这儿等着,我去问问。”

  说完,胭脂便往回跑,叶昀见她回来了,忙小声问道,“他是谁,可问清楚了?”连她自己都没发觉,声音里竟带着一丝的期待。

  有一次叶昀见梅夫人对着块玉佩哀伤,她以为是思念她爹叶老爷,可觉着又不像,叶昀也偶尔提及她爹,每每此时梅夫人总眉目舒展,并没有半点哀伤之色,叶昀便好奇的去问赵嬷嬷,赵嬷嬷本是不想说的,最后耐不得叶昀的软磨硬泡,才支支吾吾的提了一句,那玉佩梅夫人周岁寿礼……

  言外之意,梅夫人想念亲人了。

  “奴婢不知道,”胭脂摇摇头,又抬头看着叶昀,问道:“小姐生母姓梅吗?”叶昀忙点点头,她曾在生母绣的手帕上见过,梅夫人本名梅亦清,胭脂忙又跑了过去,男子急切的看着她,见胭脂点头。

  他的眼眶就红了,眼泪跟着就出来了,胭脂吓坏了,扭着帕子站在他跟前,一时竟不知如何是好。

  叶昀坐在马车上,心里也很急,叶青珊叶芙见她那样,嗤之以鼻,马车也行至大门口了,有两个穿着上乘的婆子迎了上来。“可是叶府的几位小姐?可算等着你们几位了,我们上官师傅在后院早备了点心,等着呢。”其中一个稍胖点的婆子笑得两眼一眯,很热情地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