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都三十五六了,还没有会一身好武功的,该不会真是这叶氏的功夫后继无人吧。程姨娘倒是怀上了,可男孩的希望只有一半啊……老祖宗看着叶昀,愈发的希望程姨娘肚子里的是个男孩了。

  又看着叶昀低眉顺眼恭谨的立在那儿,想了想道:“字虽写的不错,可这鹅毛实在难登大雅之堂,回去还是该好好练练字。”说着,又赏了叶昀一套上好的文房四宝。

  气的叶青珊叶芙眼都红了,凭什么她投机取巧还能得赏赐,她们费心思自己做的诗却只得到一句夸赞啊,可是老太爷在这里,她们不敢放肆,心里却是将叶昀恨上了。

  叶昀识字是肯定的了,老祖宗愈发的中意叶昀学管家了,又重新提了这事,叶老太爷和叶老爷平日就甚少管内院的事,苏夫人病了,自然由着老祖宗做主。

  叶青珊见了心里就不是滋味,叶昀定的那门亲虽然有些缺憾,可是却富足的很,纳采、问名二礼就送了四五十抬嫁妆来,将来她出嫁还不定有多少聘礼,心下有些后悔当时没应了左相府的亲事,白白让叶昀捡了个便宜,那些东西本该都是她的才对。

  便向老祖宗道:“既然九妹都学着管家了,那我跟二姐也在一旁学着,老祖宗一人是教,三人也是教,九妹有什么不懂的地方,我们在一旁也可以帮着点儿。”叶青珊都这么说了,老祖宗再不应,就是偏心。

  老祖宗笑着点了头,看向叶青珊的眼神却不似先前那么暖了,老祖宗岂会不知,叶老爷从不管后院的事,今儿却突然跑来跟她提管家之事,还不是她那个刘姨娘在背后怂恿的,想趁着苏夫人病了,掌起后院的事,平日里就跟苏夫人斗个你死我活。

  一旦掌了权,府里哪里还有宁日,若是她像程姨娘一般恭顺守礼,她也不睁只眼闭只眼算了。

  叶青珊这才略微有些满意,想着刘姨娘还等着她的消息,便告辞回去了,将今儿发生的事跟刘姨娘一提,刘姨娘就寒辣了眼睛,叶青珊也气呼呼,眼色复杂,不知在算计什么。

  叶昀从留仙院出去,就觉着天有些灰蒙蒙的,就跟她此刻的心情一般,叶青珊叶芙也都参与进来了,这府里一大半的人是苏夫人掌控的,也有不少刘姨娘的,程姨娘素来深居简出,性子又温顺,不争不夺,她能依仗的只有老祖宗,可老祖宗也不会明着帮她,一切还是靠她自己来,背后使绊子的事定是少不了了。

  苏夫人听到这个消息,倒没那么生气,老祖宗让叶昀几个帮着总比交给刘姨娘的好,否则她就是躺在病榻上也不会心安,叶芙怎么说也是跟在她身边长大的,耳濡目染,这管家的事多多少少也都会点儿,她再让香香跟着,还能让那两人欺负了去?

  ^酷匠。网Q唯一7正@z版Ma,`m其V他都W\是盗版X*

  午饭用过后,叶昀便去了留仙院跟叶青珊叶芙一起看账,两人一人带着个得力助手来,叶昀还是让胭脂跟着,老祖宗见了,心下就有了几分心疼,她统共才六个孙女,叶明月已经嫁出去了,过的并不舒心,剩下的几个都在跟前了,还有个十小姐身子孱弱养在院子里,压根就没近过她的跟前。

  叶青珊跟叶芙带着个帮衬来,独独叶昀来去身边就这几个人,她都认识,少了倚仗。

  桌子上堆满了账册,好几大摞,都分好了,叶昀见了,心下就有几分明白,也感激老祖宗,老祖宗这是一碗水端平,一个人选一部分,免得到时候混淆了,她吃亏。

  叶青珊叶芙却鼓起了嘴,依着她们的想法是,哪都插上一腿才好,就见老祖宗开口道,“上面分了三份,你们自个儿挑,自己合适哪个,就负责哪个。”叶青珊叶芙一听,便去翻看账册,自然库房最好了,两人抱着库房的账册都不想松手,“我选库房。”

  叶昀在一旁翻着白眼,就近抱了一摞站一旁去了,任这两人争去,老祖宗在一旁看着,这哪有半点大家闺秀的样子,礼让谦恭都学哪去了,不由的把茶盏重重的放在桌子上,严厉的道,“再争就都给我回去闭门思过去。”

  叶青珊叶芙这才松了手,差点儿忘了,这还是老祖宗的屋里呢,她们刚刚太失礼了,不由的垂了脑袋一副低眉顺眼的样子立在那儿,只是心里没少骂对方。老祖宗皱着眉头,冷声道:“既然都抢着要,我也不偏着哪个了,抽签吧,抽着哪个是哪个。”

  叶昀听了,忙将刚刚拎着的一摞放回去,那边春暖就拿着纸条过来,叶芙先抽,剩下的最后一张才是叶昀的,库房最终落在叶芙手里,叶昀的是厨房,叶青珊管的是院子里的花草还有针线坊,府里其它事都由老祖宗做主。

  这下没话说了,叶青珊心里虽然还有些气,可也就忍着了,免得又惹老祖宗不高兴,忙拿着账册在一旁看起来。

  开始的时候,还好说,看着看着就枯燥无比,还要算起来,就更麻烦了,便让部鬟在一旁帮着计算。

  胭脂见了,心里就有些急,自己就该早些识字的,不然就可以帮着小姐了,可见叶昀在白纸上写着她看不懂的字,账册一页一页的翻过,竟比二小姐八小姐还要快,不由的睁大了眼睛,九小姐这是走马观花呢还是真就能看懂账?

  又不敢问,怕扰了叶昀的思绪。老祖宗坐在高处看着,暗自点点头。

  才一个多时辰,叶昀便将几大摞账本看完了,也清楚了,不由的松了口气,站起了身子,扭了扭脖子和腰肢,胭脂见了忙朝她摇手,这里可是老祖宗屋,那些动作可不能做,叶昀这才回过神来,忙站直了身子,抬起头,果然,老祖宗和其他人都望着她,忙讪讪的笑着:“坐久了,活动活动筋骨。”

  老祖宗没有生气,而是放下手里的茶盏,问道:“都看完了?”叶昀点点头,老祖宗不诧异了起来,这可是近两个月的账册,还有她院子里的都在一起,才这么一会儿就算清了?

  赵嬷嬷忙将留仙院的账册拿出来看着,果然,跟先前算的不差,留仙院的账本是搁在最底下的,都准确无误,那其他的算的应该也错不了。

  叶昀见老祖宗神色复杂,当下不敢大意了,暗自猜测是不是算错了,按说应该不会啊,这是小学生都会的加减法,外加一点点的换算,她应该不会那么大意吧?老祖宗看着叶昀,愈发觉得这个孙女不简单,这该是她头一回接触账册,阅账计算竟如此之快,再看叶青珊叶芙有人帮着也才看了一半不到。

  叶昀鼓着嘴立在那儿,叶青珊叶芙也都狠狠的瞪着她,她的运气也太好了点吧,挑了个这么容易算的,她眼睛都看的酸死了。

  叶昀全都无视,她怎么着也上了十几年的学,比她们快一点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总不能叫她坐在那等着她们吧,她可是连老祖宗屋里买了几只鸭几只鸡都算清楚了。

  说起这个,叶昀还真的狠狠的重视了一下,鸡鸭鱼肉也太多了点,叶昀猜可能是因为年纪大的缘故,老人家喜欢吃一些软糯偏甜偏油腻的食物,其实长期以往这样,对身体是很不好的,特别是老祖宗现在年纪大了,这样更容易引起什么高血脂、高血压、冠心病之类的。老祖宗这段时间对她很不错,也很护着她。

  叶昀不想老祖宗临老了这个伤那个痛的,等将来程姨娘生了孩子,她差不多就该出嫁了,程姨娘和还有那个不知性别的弟弟或妹妹还是要靠着老祖宗护着的,就更希望老祖宗长命百岁才好,便上前坐到老祖宗身边,手有意无意的把在老祖宗的脉搏上。

  帮老祖宗听听脉,状似不经意问道:“祖宗最近食欲如何?”老祖宗怔愣了一下,赵嬷嬷倒是先反应过来,回道:“老祖宗食欲不佳,每餐都只吃一点儿就没了胃口,以前睡的也不安稳,近来因着安神香才睡的好一些。”

  老祖宗看着叶昀,不知她为何有此一问,就听叶昀道:“我刚刚看账的时候,发现祖宗院子里食材大多鸡鸭鱼肉,虽不知道是如何烹饪的,但是太过油腻了,祖宗吃着不太合适,所以才想问问。”

  这么一说,老祖宗眉头也皱了起来,确实油腻了些,这些日子见着就不想动筷子,那些燕窝莲子羹吃得多了,也腻乏了,又抬眼看着叶昀,从小小的账册就看出这么些问题,果然是个细致的。

  赵嬷嬷就没想这么多,她最关心的是老祖宗的身子,直接问道:“九小姐可有法子改善老祖宗的胃口?”叶昀斟酌了一下,才道:“这一部分是饭菜的原因,一部分还是得靠祖宗自己,祖宗长时间坐着,身子就惫懒了些,要是多在院子里走上两圈,不仅胃口会好一些,身子也会结实不少,现在天虽然冷了些,可走上一两圈也不碍事。我倒是还知道几个清淡的小菜,不若晚饭的时候,叫厨房做来给祖宗尝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