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嬷嬷吓的低了头,苏夫人被蛇吓着了的事,她昨儿就觉得事有蹊跷,便去问了办事的,一问之下才知道吓着苏夫人的蛇就是那特地寻来的两条,当下便警告不许多言,这事必须得烂在肚子里,否则一旦被苏夫人知晓了,他们逃不掉一个死字。

  可是蛇是她亲眼见放进去的,她也瞧见九小姐进的院子啊,可这蛇怎么就平白无故的跑到苏夫人院子来了。

  叶昀又岂会不知她心里的想法,规规矩矩的上前给苏夫人行了礼,程姨娘也是,苏夫人见程姨娘的肚子就觉得碍眼,愣是不让两人起来,叶昀还好说,可是程姨娘哪里受的住。

  没一分钟,就摇摇欲坠了,叶昀忙上去扶着,苏夫人就皱眉不悦道,“怎么,半个月都没来给我请过安了,才这么一小会儿就受不住了,身子也太娇贵了吧,我不管你嫁进叶府前有多尊贵多大家闺秀,记住了,在叶府,你只是个小妾,上不得台面的东西。”

  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要程姨娘继续站着,叶昀气的想咬牙,那蛇怎么是晕死的,早该扔活蹦乱跳的蛇到她身上才上,程姨娘平日里就呆在院里,也没招她惹她。

  她又何必时时摆她夫人的架子,正要开口,程姨娘就捏着她的手,摇头,又继续站着了,苏夫人满意的闭上了眼睛。

  不一会儿,程姨娘额头就布满了细密的汗珠,叶昀咬着牙陪着她保持着半福的姿势,叶昀实在忍不住了,眼睛越睁越大,目露惊恐,指着苏夫人的床下,浑身颤抖。

  苏夫人见了,心跳的厉害,就见叶昀突然扯着嗓子喊,“蛇,有蛇。”叶昀话一出,香香便扔掉了手里端着的碗,吓的连连往后退。

  叶昀早早的便扶着程姨娘退到一旁,赵嬷嬷和碧儿护在一旁,苏夫人估计是被蛇吓坏了,也不管,直接就跳了起来,“快给我打死它,快。”因为叶昀突如其来的戳中苏夫人的死穴,屋子里乱成一团,丫鬟婆子手里拿着扫把棍子可就是没人敢上前。

  程姨娘捏着叶昀的手,手心都是汗,不过不担心蛇,而是担心床下面没蛇的话,苏夫人还不知道怎么折腾叶昀,她心里清楚,叶昀是担心她才这么说的。傻孩子,为她好她知道,可是撞上苏夫人气头上,她是好了,可叶昀怕是难过了。

  叶昀看着苏夫人的样子,也知道她待会可能免不了责罚,可她管不了这么多,苏夫人敢在她屋里放蛇,她方才不过虚放一条蛇怎么了,还不兴它自个跑了啊。

  僵持半天,最后在苏夫人的吼声下,终于有人掀开了床底遮着的幔子,床底下无一物,苏夫人狠毒的眼睛扫向叶昀,“小贱蹄子,你敢吓我。”

  叶昀咬着嘴唇,一副我明明就看见了,可能还在屋里的表情,苏夫人气的就要过来打她,面容扭曲的吓人,大有剥叶昀的皮的感觉。

  突然窗户边传来一声响声,大家随声望去,窗户下,一条青幽幽的蛇正抬眼看着众人,估计是在疑惑着自己还在洞穴里休息着,怎么突然就换了个地,还有一群气势汹汹的女人瞪着它,它没招惹她们啊,赶紧的逃,说扭着青幽幽的尾巴往角落里头钻。

  见到了蛇,叶昀终是松了口气,忙朝苏夫人行礼道,“母亲屋里暖和,蛇可能选这里冬眠了,叶昀胆小,就先回去了。”言外之意,这屋里可能还不止一条蛇。说完,叶昀便扶着程姨娘一起出了苏夫人院子。

  见四下无人,就忍不住笑了起来,程姨娘拿手戳叶昀的额头,“你知道是怎么回事是不是?”窗户明明是关着的,突然被人打开,可见蛇是突然被放进来的,明显是有人在帮叶昀,在苏夫人屋里帮叶昀,也不知道是谁有这个本事。

  叶昀摇摇头,她确实不知道,不过可以猜出两三分来,便对程姨娘道:“管他是谁放的蛇,谁叫她都病的下不来床了,还不忘拿捏人,也算是给她个小教训,我帮她找到蛇,她该谢谢我才是。”

  叶昀无耻的理直气壮的道,要是没那条蛇,还真不知道苏夫人会怎么惩罚她,叶昀心里有丝甜甜的感觉,挽着程姨娘一条胳膊,往程姨娘院子里走去,赵嬷嬷跟碧儿走在后头,想着那蛇,心里就发毛。

  在程姨娘院子里待了近一个多时辰,叶昀才拎着个小盒子回自己的院子,殊不知早有人守在老槐树上都等的不耐烦了,落叶一片一片的往下掉,好一大堆,就跟扫了地似地。

  叶昀和碧儿回了屋子,拿起那个小荷包,拎着小盒子就出了院子,胭脂迟一步跟出来,却没见着叶昀的身影了。有了心理准备,叶昀这回被逮上树,心里平静多了,南宫轩今天没抹黑自己,而是带着玄铁面具,一半看不清脸色,不过另一半也够黑,叶昀眨着眼睛看着他,“脸色不大好?生病了?”

  好的了才怪,冷风嗖嗖的,又是呆在树上,见叶昀一脸打量的模样,鼓着嘴,一双无辜的眼睛看着叶昀,“你要是再晚点回来,我不定就冻死在你这儿了,我今儿可是又帮了你一回,你就这么待我。”

  看正版de章:节上$s酷O匠◎网fa

  大提琴般醇厚绵长的声音,清洌如泉,又是委屈万分,叶昀心中一震,不经意地感到一阵耳红脸燥,貌似真有些待他不厚道,她知道他守在这儿,还左耽搁一回右耽搁一会儿,只是叶昀转头一想,就释然了,又不是我将你绑在这儿的,你自己赖着不走,还怪起人来了,这没来由的抱怨拒不接受,她都没收落脚费了。

  可念在他才帮过她的份上,叶昀没反驳出声,而是把荷包和盒子都递到他手里,“给你的。”

  南宫轩看了看那荷包,又拿那双明亮的凤眼敦敦的看向叶昀,叶昀在他的注视下,脸上一阵一阵的红晕飘过,南宫轩看着就笑出了声,真是有趣极了,他真应该早点把她娶回家。

  叶昀被他笑的心里恼火,睁大眼睛瞪着他,南宫轩被瞪的无辜了,叶昀也不是好惹的,况且这里还是她的地盘,便学着他一样目不转睛的看着他,目光猥琐,要是她胆子再大一点,就要伸手去挑人家的下巴了,还是胆子不够大了,主要是没有地理优势。

  在叶昀如狼一般的注视下,南宫轩那俊美无双的半张脸便升起红晕,被人盯着看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可这丫头也太放肆了点,活像个八百年没吃过肉的女色狼。

  恼火加上气急,再加上无奈和好笑,几种心情涌于脸上,让他的脸更红了,眉眼微抬,凤目波光流转,看在叶昀眼里,更是美艳如花,再加上那半张面具,又带着一丝神秘感,叶昀眼睛越整越大,就听见耳边传来一阵懊恼的说话声:“再看,我把你眼珠给剜出来。”

  如一盆冷水兜头浇了下来,叶昀被骂的一怔,见他手都伸出来了,忙回过神,眨巴眨巴有些酸涩的眼睛,嘟着嘴道:“这面具哪买的,挺不错的,颜色好,质地也好,还反光呢。”

  南宫轩被她弄得一怔,随即笑道,“既然你喜欢,那我以后都戴着了,成亲洞房也戴着。”

  叶昀自是没错过他说话时眼里闪过的捉狭,可脸还是不禁的红了起来,扭着身子道,“东西也给你了,快放我下去。”叶昀身子一动,搁在她膝盖上的盒子就掉了下去,叶昀伸手去抓,却没抓到,只得看着它往下掉,可在半空中的时候,却被一闪而过的身影给接住了,叶昀拍着胸脯松了口气,还好没摔坏,不然一个时辰就白花了。

  南宫轩看着叶昀一脸庆幸的样子,不禁皱起了眉头,什么了不得的东西,为了抓它差点都掉下去了,便带着叶昀下了树,叶昀才不管他,提着裙子就奔进屋里,还是脚踏实地的感觉最好了。

  斑鸠将盒子递到南宫轩手里,推着轮椅就走了,回到轩雅,南宫轩就忍不住好奇的将盒子打了开来,里面是个他从来没见过的东西,很精致,上面还写着四个字:生日快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