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n_匠O网\唯一T+正1版(,4m其*`他|》都qN是g盗√d版a

  叶昀直接吩咐碧儿道:“都拿下去收好,你们只需要绣荷包和我吩咐的就可以了,其余一概不用理会。”

  吩咐完,叶昀便拿起今儿去库房拿来的布料绣起来,绣的异常的用心,只是绣到一半的时候,才发觉出不对劲,她手里这荷包老祖宗是要送去左相府给夫人的,那他要的呢?她今晚不就得绣两个一模一样的荷包了?

  不敢马虎了,当下用心绣起来,胭脂见她绣完一个又绣一个,不知为何,九小姐只要她们一晚绣一个就成了,她自己怎么倒绣了两个。

  便又拿起针线,陪着叶昀绣起来。绣完两个荷包,叶昀燃了点安神香,这才睡下,第二日一早,叶昀便带着碧儿拿着荷包和绣纸去了老祖宗院里,苏夫人起不来床,请安就免了,叶昀乐的自在。

  老祖宗接过叶昀绣的荷包,细细的检查起来,针脚细密,图案精致,闻着还有一股令人异常的心情舒畅的淡淡香味,老祖宗问道,“这里面装的可是兰香?”叶昀点点头,“祖宗鼻子真灵,拿油纸包裹了祖宗都闻见了,祖宗可喜欢兰香,回头我也给祖宗做一个送来。”

  老祖宗见叶昀这么孝顺,慈爱的摸了摸叶昀的头发,笑道:“你有这份心意就够了,你也议了亲,该着手准备自己的嫁妆了,六礼都已经过了二,说来今儿还是左相公子十八岁的生辰呢。”

  老祖宗说着,目光又落在了手上的荷包上,猜测这是不是左相夫人给公子要的礼物。

  叶昀也猜出来了,不过不是老祖宗手里的,而是还呆在屋里的那个,脸色暗红,过生日就直说嘛,想要礼物还非得拐了又拐,真是别扭没差点吓的她肝胆俱碎。

  叶昀摇了摇头甩掉那张黑乎乎的脸,笑道:“就算是备嫁妆,给祖宗绣个荷包的功夫还是有的,肯定是祖宗嫌弃我手艺差了,要不,我把兰香送来,想来祖宗身边手艺好的大有人在,祖宗身上戴的就漂亮极了。”

  老祖宗解下荷包一看,笑道:“这还是赵嬷嬷绣的呢,手艺的确不错。”赵嬷嬷在一旁听着,忙谢老祖宗和叶昀的夸赞,又道:“回头九小姐拿了香来,奴婢给老祖宗绣。”

  叶昀笑着应了,回去便让胭脂将兰香送了来,当然另外包了六粒拿荷包装了送给赵嬷嬷,自是不提。

  又闲聊了几句,老祖宗便差人将荷包和送南宫轩寿辰的礼物一并送去左相府,转眼瞥见碧儿手里抱着的图纸,有些蹙眉。

  叶昀见老祖宗注意了,忙示意碧儿拿过来,叶昀一一展开道,“这些都是绣坊给我准备的图纸,祖宗请看,昀儿想稍作修改,可又怕于礼不合,夫人受了惊吓,叶昀不敢拿这些琐事去叨扰,便烦扰祖宗来了。”

  老祖宗瞧着,眉头就有些皱了起来,眼神也冷了不少,样式老了些,也不够精细,当做嫁妆,叶昀到了左相府定是失礼,老祖宗当下便明白了叶昀的意图,直接吩咐春暖将绣坊的管事曹嬷嬷喊来问话。

  曹嬷嬷本还有些纳闷老祖宗找她来是有何事,问春暖也只说不知道,一进门就见叶昀和老祖宗在看她昨儿给碧儿的图纸,心里就明白了个七七八八,当下腿就有些打颤,老祖宗是过来人,东西如何,她一眼就明白。

  这事不是苏夫人一手过问吗,怎么老祖宗问起来了。

  “怎么腿都打起了颤?”老祖宗一瞥眼,曹嬷嬷腿颤的就更厉害了,老祖宗将图纸直接拍桌子上,阴沉着脸色,“这就是你给九小姐准备的嫁妆,比四姑娘的差十倍不止,你倒是说个理由出来!”

  曹嬷嬷忙跪倒在地,磕头道:“四姑娘是庶出的小姐年纪最大的,嫁妆原就该精细些,九小姐是庶出且生母不在,奴婢也只是按规矩办事。”

  好个按规矩办事!

  老祖宗端着茶轻轻的啜起来,冷眼看着曹嬷嬷,当下的天气,曹嬷嬷竟吓出来一身冷汗,半晌,老祖宗才冷冽的开口,“按规矩办事就不怕丢了叶府的脸面是么,这样的嫁妆就是叶府的规矩了,这么粗劣的嫁妆用在左相府里,让人怎么想我叶府!叶府何时穷到这个地步了?!”

  老祖宗说着,直接就将一盏才泡的热气腾腾的茶扔了下去,茶水溅到曹嬷嬷脸上,她也不敢哼半句疼,连着磕头认错,苏夫人正卧病在床,谁也保不了她。

  尽管这事是苏夫人授意的,可老祖宗这会儿也不会追究苏夫人的责任,都她的错啊。等她磕的额头都红了,老祖宗才将图纸扔了下去,“回去重新画了拿来,按着四姑娘出嫁时的份例置办,要是再有半点差错,可就没这回这么好运气了。”

  说着,老祖宗眼神就严厉了起来,曹嬷嬷感激的连连表示衷心办事,白捡了一条命啊。

  恩威并施,叶昀终于见识到老祖宗的手段了,这曹嬷嬷以后该是老祖宗的人了,难怪苏夫人执掌府里多年,府里人见了老祖宗还是半句话不敢吭呢。苏夫人躺在床上不知道她这回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了。

  原本叶昀的嫁妆比叶明月的差个两三成,老祖宗也不会说什么,睁只眼闭只眼就由着她了,可她做的也太过了火,老祖宗原就更满意左相府这门亲,且不说当初叶昀还在病榻上,夫人就将亲定了下来,光是这份重视就让她觉得有面子。

  再看叶明月在探花郎府的地位,老祖宗就更中意叶昀了,要按她本意,就是叶府给叶昀准备的嫁妆比叶明月好上几分也是可以的。

  只是看着苏夫人当家主母的脸面上,不好越过叶明月去,苏夫人给叶明月办的嫁妆,不用想也知道不差。

  等到苏夫人得知这个消息时,气的脸都白了,病情又加重了几分,坐在床上咬牙切齿的骂道,“我为叶府劳心劳力十几年,到头来,她一个无母庶女的嫁妆和叶明月的一样多,那我算什么,叶明月叶芙在她心里又算什么!”

  叶昀陪着老祖宗坐了一会儿,便出了留仙院,想着苏夫人受了惊吓,她还是要去看看的,怎么说也是她名义上的女儿,要是礼数不到,回头又该揪着这么个小错处不撒手,可劲的折腾她。

  只是叶青珊和叶芙今儿都没来老祖宗屋里弹琴,不知道是不是在苏夫人院子里,最好是别遇到。

  才走到院门口,远远的叶昀就见着程姨娘扶着肚子往这边走来,步履艰难,忙上去扶着,道,“程姨娘身子重了,天气又冷,怎么也来了。”

  叶青珊无法理解程姨娘的心思,背地里被一些下人和几个姐妹挤兑,说是她们母女为了得宠真的是脸面都不顾客。所以也不管程姨娘的劝诫,叶昀也找了她几次,却也是无功而返了。

  更让人难以接受的是,叶青珊竟然跟叶芙和叶明月走的特别近了,乃至于跟刘姨娘和苏夫人也走的近了。

  所以莫名其妙的,叶昀就成了程姨娘的寄托了。叶昀生母和她长期分离,叶昀见状对于她的幕帘程姨娘也多了一些同情,所以两人的关系也是越来越好了。

  程姨娘的身子虽说才两个多月,可不知道是不是最近伙食质量上升的原因,程姨娘的肚子比一个月前大了一倍不止,看着叶昀就觉得累得慌,还要近七个月才生下来呢。

  程姨娘有几日没见叶昀了,心里想念的紧,见了叶昀便仔细的看了一番,见叶昀没消瘦,气色也红润,这才道,“苏夫人昨儿受了惊吓,我既是知道了,不来不合适。”

  说着,抬眼看了一下苏夫人的院子,那颗大树果真被伐了,这入冬的季节,树上有蛇还真是奇闻。

  内屋里,苏夫人正病歪歪的躺在床上,脸色苍白无力,香香端着药碗立在一旁侍药,苦苦劝道,“夫人,您把药喝了吧,都热了两回了,再不喝可就要错了时辰了。”

  苏夫人无力的抬手,瞥眼见叶昀和程姨娘进屋,便又收了手,眼神恶毒的射向叶昀,复又望向贵嬷嬷,眼里写满了质疑,她怎么好端端的在这儿,蛇不是放她屋里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