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舞跳的正兴,叶明月一个舞袖回首就见叶昀在屏风处偷看,虽然叶昀眼里流显露的都是夸奖,但是叶明月还是忍不住气从中来,而已手,朝叶昀咬牙切齿的笑道:“九妹今儿怎样无暇来了?身子好全了?” 

  叶芙一听叶昀来了,恨不得跳起来咬她几口才好,原以为她当真是帮她求情,结果是再算计她,她还傻乎乎的跟着应下,这一回可真是逼惨了她,她饶不了她! 

  叶昀倒是大大方方越过她们给老祖宗行了礼,接着又是道歉,“二姐姐和四姐的协作真是天衣无缝,琴技高超,舞艺绝伦,孙女来的不是时分扰了老祖宗的兴致了。” 

  老祖宗和蔼的笑着,伸出手来,叶昀忙上去抓住,挨着老祖宗身边坐下,老祖宗拍着她的手,又看着叶明月和叶芙,慈祥的道,“你们也累了,先休息会儿,待会儿再练。” 

  叶芙和叶明月如释重负,像是抢似地往老祖宗左侧的位置奔去,叶明月快一些,抢着了位置,叶芙落后了一步,看着叶明月跟叶昀一人拽老祖宗一条胳膊,眼里就闪出狠毒的光来。 

  叶昀无语,昔日这位置都是固定的,今儿却被她占了去,待会儿还不定怎样轰她呢。 

  便松了手就要站起来,叶芙立刻送上一记‘算你识相’的眼神,叶明月见了立马接口道:“九妹站起来做什么,快些坐下,我们好好陪老祖宗聊聊天,你可有几日没来了。” 

  叶昀这回真是坐也不是站也不是了,还是老祖宗出手帮叶昀解了围,笑道:“又不是什么宝座,一个个抢似地,都下去坐着。” 

  叶芙听了咧嘴一笑,往临近的位置一座,叶昀痛快等叶明月坐好了,才落座,刚一坐下,叶明月就提问了,“前段时间听说九妹在程姨娘那儿学琴呢,也不知学的怎样样了?” 

  叶芙一听,立马闪亮了一双眼睛,“是么,也弹一首让我们听听。” 

  看正^版h章节}:上Z{酷匠网U

  叶昀岂不知两人心里的好算计,低着头一脸惭愧的道:“才学了十天,刚认识完五音,就生了病,这会子连五音都记不全了,哪敢献丑,回头我再去程姨娘那儿学首曲子就来弹给你们听。” 

  叶昀一说完,叶明月叶芙就泄了气,叶昀什么资质,她们又不是不晓得,琴棋书画样样不同,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能够拖她下水的,结果人家基本连五音都不晓得,叶明月又抬眸扫了眼叶昀,笑道:“九妹往常也定了亲了,这琴棋书画一点不会怎样成,到时分嫁进左相府也是没脸,不若从今儿起,就跟我学诗词,跟叶芙学琴。” 

  叶芙立马赞同这个提议,叶昀犹疑着,一脸很想凑繁华又不可的表情,等叶芙都等不及了,才道:“可我都容许程姨娘等病好全了,就跟她先学诗词歌赋的,不如,等我诗词歌赋学好了,再学琴吧。” 

  叶明月叶芙一听,立马嗤笑出了声,“等你学好诗词歌赋,那还不晓得是猴年马月呢,真是大言不惭,程姨娘身子也重了,哪里可以费心劳力,你还是跟我们学吧。” 

  叶昀才不容许呢,闷了声音道:“我原也是这么回绝程姨娘的,可程姨娘说,我是从头学起,教起来一点也不费心,再者,也能够顺带给孩子胎教,让我们两一同学。” 

  说完,叶昀一脸惭愧好丢脸的表情,要不是程姨娘逼迫,她是一万个不屈从的,就指着她们救她出苦海了。 

  胎教?让她们两一同学?老祖宗在一旁听着,不由莞尔。 

  赵嬷嬷没听懂,直接问出了声,“什么是胎教,听着很新奇呢。” 

  胭脂听了忍不住接口道:“就是教未出世的孩子学习学问,他们固然小,但是有认识,也能听得懂话,从娘亲肚子里便开端教,长大了会更聪明些。”这是九小姐说的,应该错不了。 

  赵嬷嬷听了笑意更深,对老祖宗笑道:“原来还有这么个新颖词,难怪老爷比他人更聪明一些,原来都是太太从小教的好。” 

  老祖宗听了,愈发的开心,端着茶悄悄的啜起来,叶明月叶芙却是五体投地,能更聪明些,叶昀至于那么笨么,这赵嬷嬷也太会拍马屁了吧,都还没出生的能晓得什么。 

  苏夫人站在珠帘外,听了她们的话,眼睛却闪出狠毒来,回身问贵嬷嬷道:“可都准备好了?” 

  贵嬷嬷点点头,凑到苏夫人身边小声道,“前儿就准备好了,只是不断不无暇,奴婢这就叮嘱下去。”说完,转身便走了。 

  苏夫人单独进了屋,叶昀几人忙站起来行礼问安,行完礼后,苏夫人刚才给老祖宗请安,道:“再过几日就是右相夫人的寿宴了,右相夫人久病初愈,右相府大摆筵席,老爷也收了帖子,只是媳妇拿不准该送些什么礼,特来问问您。” 

  老祖宗也有些尴尬,这礼的确不大好送,想了想才道:“就按去年左相夫人过寿的份例加三成。” 

  苏夫人点头应下,叶芙听了忙问道:“是要去右相府送贺礼么,我也要去。”那样就能够不用练琴了,少练一天是一天。 

  叶明月也睁大了眼睛看着老祖宗,显然也很想去,苏夫人不等老祖宗启齿便道,“右相夫人寿辰,去的人肯定很多,带许多人去不便当,媳妇只准备带叶芙去,右相府她也去过一次,和上官师傅也熟。” 

  老祖宗思岑了一下,又抬眸看了眼叶昀,最后点点头,那边春暖就拿着个红帖子就进了屋,福身道:“上官师傅派人给九小姐送了帖子来。” 

  叶昀惊诧睁大了眼睛,看着送至老祖宗手里的大红帖子,又觉得到好几道加在她身上的寒刀冰剑,顿时哀嚎,站起身来回道,“二姐随夫人去就成了,我派人去回了上官师傅。” 

  去不去叶昀倒是无所谓,反正寿宴之后隔不了几天又要去,还得再给右相夫人把个脉,可能要重新换药。 

  老祖宗放下帖子,又看了看叶昀,道“上官婉儿特地给你下了帖子,不去不适宜,你们姐妹三人一道去。” 

  叶昀这才坐下,叶明月脸色也才好了些,笑道:“原来九妹跟上官师傅的关系更好一些,还特公开了帖子呢。” 

  这话是对叶芙说的,声音里带着一丝的讥诮,上回叶芙那得瑟劲她可是记得清分明楚呢,往常上官婉儿可是特地给叶昀下了帖子,没她什么事呢。 

  叶明月嫉妒叶昀的同时又有些快乐,只需没叶芙的就成了,她就是见不得叶芙占着嫡女的身份张牙舞爪飞扬跋扈处处高她一等的样子,往常在上官婉儿跟前连个庶女都比不过,真真是丢脸,看苏夫人的脸色,就晓得心里气着呢,叶昀的好日子怕是到头了,回头苏夫人还不晓得会怎样使唤她。 

  这么想着,心里就有些同情叶昀了,看向大红帖子时,脸上划过一抹冷笑,不过就是个帖子,老祖宗让她跟去就成了。 

  叶芙听叶明月话里的挖苦,狠狠的剜了一眼叶昀,这才笑道,“上官师傅没给我下帖子是由于母亲肯定会带我去的,用不着多此一举,倒是你……。” 

  说着,把脖子一昂,冷冷的瞥了叶明月一眼,人家上官师傅压根就不认识你,你巴巴的跟去做什么,讨嫌。 

  胭脂看着这两人尔虞我诈,却又不敢在老祖宗面前明目张胆的来,不由的鼓鼓嘴,都不是什么好人,人家上官师傅压根就没想你们去好不好,上官师傅可是跟九小姐一伙的。 

  胭脂翻着白眼,没留意到手上拿了东西,身子一晃,手上包袱砰的一下撞在了叶昀坐的椅背上,苏夫人立马皱起了眉头,怒斥道,“没规矩的丫鬟,毛手毛脚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