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忙站起来,几步便追了上去,帮他推着,那边立即便有人放了块木板斜搭在高高的木门槛上,好便当轮椅推进屋去,平路上,夫人还能够帮着推,只是推上木板时就有些费劲,丫鬟们忙上前帮着。 

  进了屋,夫人让侍女打了热水来,亲身拿着热帕子敷在他的后脖子上,仰了那么久,不酸才怪,得舒缓一下筋络才行,否则待会儿难以安寝。 

  夫人悄悄的帮他揉着,南宫轩也灵巧任她施为,夫人揉了一刻钟,见他只是闭着眼却没有睡着的迹象,不由得皱了眉,素日里,只需她帮着揉,他定会睡着的,今日却是为何? 

  夫人手上动作照旧,看着南宫轩轻颤的睫毛忍不住将心里的疑惑问出了声,“轩儿,这么晚还不睡可是心里有事,斑鸠人呢,怎样没有守着你?” 

  斑鸠是先王爷特地配给南宫轩的长随,自小就跟在他身边,气质冷峻硬朗,身手矫健灵活,对南宫轩又忠心耿耿,夫人很放心将南宫轩交给他维护,对他也像是亲生儿子对待。

  只是他从小就不太爱说话,个性冷漠怪癖,在府里,除了南宫轩,不关怀任何人和事,能够说,只需南宫轩在的中央,斑鸠必在,看来今晚不单是轩儿有些怪,斑鸠也反常呢。 

  夫人话音才落,那边斑鸠就进了屋,恭谨的给夫人行了礼,难得的开了回口,连声音也不似昔日的冷冽,“夫人找奴才何事?” 

  夫人手顿了一下,眼神闪了闪,笑问道:“斑鸠,有何事如此开心?”他脸上虽未表现出欢欣之色,但是熟习他的人都晓得他此刻心情很好。 

  7¤酷X匠网:永久免费&看w小…/说

  斑鸠固然面冷,但是极为忠心,且不会说谎,听了便道:“夫人给二公子爷选的媳妇很好。” 

  哦?

  夫人柳眉一挑,能让斑鸠帮着说话的人相府里可还没有呢,颇有意味的看了南宫轩一眼,恰巧见他睁开了眼睛,固然才一秒就闭上了,但能够看出他耳根微红了,似乎还有些拘束,夫人也不给他揉脖子了,坐正了身姿,继续问道:“你倒是说说,哪里看出她好来了?” 

  斑鸠也瞄了一眼南宫轩,见他眼底似有等待之色,便道,“她晓得了少爷的腿有疾,却没有半点瞧不起之意,贴身丫鬟劝止她不要嫁给少爷,她还维护少爷,说能给少爷治好腿疾。” 

  南宫轩听斑鸠提起他的腿,眼睛暗了暗,听到后面的话后,眼睛又重新亮了起来,。他置信斑鸠不会说谎骗他,她没有看不起他是么? 

  夫人听了也是欣喜不已,无边巨匠说轩儿命里有福星,她或许就是轩儿命里的福星呢,夫人宽慰的笑着,那孩子瞧着就是个宽厚仁慈的

  “还有别的什么吗?” 

  斑鸠顿了一下,想了想又道,“她还夸奖夫人是仙人之姿,猜想二公子爷是极美之人,担忧极品基因下的优秀种类日常熏陶出来的审美目光,看不上她。”

  斑鸠今日心情好,便把听到的都倒了出来,也不论人家能否听得懂,他只认定,世上只要这样的聪明大度的女子才配的上二公子爷。

  第一句话听得夫人是眉开眼笑,第二句话听得南宫轩双眼冒火,第三句话却是弄得一屋子的人满头雾水,听不懂啊……啥意义啊…… 

  最后一句话虽听不懂,但肯定不是什么坏话,夫人称心的笑了笑,转眼看道南宫轩冷着脸不悦的样子,夫人怔了一下,不明白刚刚还瞧着很好怎样一下子就不快乐了,又把斑鸠刚刚说的话回想了一遍,找到缘由了,轩儿最是厌恶人家说他长的美,这会子还被说成了极美,自然不悦了。 

  府里暗地里说他美的人都被砸的掉牙了,叶九小姐这么说,瞧轩儿这气闷的样子怕是不愿意了,夫人微叹一声,有些担忧的问道:“轩儿可是不喜欢她,要是轩儿不愿意,那荷包明儿母亲就拿去还给她吧。” 

  夫人虽喜欢叶昀,却不愿逼迫儿子,若是不愿,这荷包定然是要出借的,女子闺阁之物,岂可落入外人之手,传扬进来,岂不是毁了人家小姐的闺誉。 

  南宫轩鼓着嘴,从袖子里拿出荷包,一扔,接着闭上了眼睛,下起了逐客令:“我要休息了。” 

  夫人看着那被扔到床内侧的荷包,优美的嘴角微扬,眸底显露几分欣喜,看来轩儿还是愿意的。

  不然依着轩儿的性子这荷包怕是早被扔出窗外了,哪还会扔到床上,夫人笑着给他掖好被子,临走前小声在他耳边说了一句:“轩儿不说愿意不愿意,那母亲就做主将她娶回来了。” 

  等夫人走了之后,南宫轩却是翻来覆去睡不着,最后又将荷包从床内侧拿了过来,狠狠的瞪了一眼。

  笨蛋就是笨蛋,偷听被发现,连只白狗都不会逮,这会子还拿极美来形容他,那是用来形容男子的词么! 

  南宫轩不晓得,他这厢小骂了两句,那边叶昀却是接二连三的打起了喷嚏,叶昀着凉了,这下可担忧死了胭脂和碧儿。半夜爬起来,又是添炉火又是煮姜汤的,可叶昀却没将这点儿小伤寒放在心上。

  喝了几口姜汤后,就要将两人轰下去睡觉,只是胭脂和碧儿两个哪还能睡得着啊,就要守在叶昀床边,叶昀好说歹说了半天,才将她们弄走。 

  第二日一早,胭脂碧儿两个匆匆忙就奔向叶昀屋里,叶昀坐在床边,鼻子一抽一抽的,脸色异常的红,胭脂赶紧的上去摸叶昀的额头,这一摸可吓坏胭脂了,好烫啊! 

  “不成,小姐发烧了,而且不轻,我去请大夫来,你好好照小姐,”对碧儿匆匆交代了两句,胭脂抬脚便往外走,此时天才刚刚亮,路上除了一些早起清扫的丫鬟婆子,哪里见得到半个能够管事的啊。 

  胭脂急的都快哭了,九小姐的身子她们都分明,固然这些天是好了不少,可是远还没恢复到病前的状态,况且,她的身子骨不断就差,不然也不会伤点小寒就发了高烧。 

  胭脂也是极坏了,全然忘了叶昀原就会医术的事,天色太早,府门都还未开,胭脂不得已便去苏夫人那儿,却被清扫的丫鬟挡在了门口,一大清早就离了暖被窝,这些丫鬟婆子心里也是有气的,对主子不敢撒火,撞枪口上的胭脂免不了是一顿痛骂,“去去去,一大清早的就来,刚扫好的地又被你弄脏了,有什么事待会儿再来,夫人这会子睡的正香呢。” 

  “费事嬷嬷去通报一声夫人,九小姐夜里受了风寒,这会子正发高烧呢,必需要请个大夫来看看,”胭脂急的都快哭了。 

  “九小姐身子就是娇弱,受了点伤寒也这么少见多怪的,你先回去吧,待会等夫人起了,我会代为转告的,”那婆子一边扫着地,一边嘲笑道。 

  胭脂无法,从怀里掏出五钱银子送到她手里,再三叮嘱道,“等夫人起来,你一定要帮我转告。” 

  那婆子掂了掂银子,笑着应了,把银子塞到腰间,继续扫地,也没多问叶昀病情一句。 

  胭脂无法的回了院子,正撞上要出门的碧儿,忙问道:“你要干什么去,小姐正病着,身边哪离得了人。” 

  碧儿见了胭脂,忙拉着她道:“你回来的正好,快去厨房要些酒水来,小姐烧的更重了,再不退烧就得出大事了。” 

  碧儿自然晓得叶昀身边离不得人,只是这会子她也没别的法子了,记得九小姐曾说过要在屋子里备几坛子酒。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