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连带着程姨娘和叶青珊也会跟着享福,她不能冒这个风险,再者本来一个什么都不会的人忽然会这么多,太惹人起疑了,或许将她当成害世的妖孽也说不准,她可不想被人当成妖孽给灭了。 

  叶昀回了府,温柔守礼的去留仙院给老祖宗请安,屋子里叶青珊和叶芙正都围着老祖宗说话,把老祖宗逗的乐呵呵的。

  叶芙见叶昀早早了就回来了,有些惊讶,还有些小小的同病相怜,“不是说要教上一天么,怎样这会子就回来了,不会是惹着上官婉儿生气了,被轰回来了吧。”那嘲笑的眼神,肯定的语气就仿佛亲眼见着叶昀被轰出来一样。 

  叶昀晓得叶芙这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心理,心里本是不想理睬她的。可是碍着老祖宗和苏夫人都在场,她要是不解释,她们估量真就这般以为了,那接下来等着她的恐怕就不是简单的一番教诲了,或许还会挨罚。 

  叶昀恭谨的见了礼,刚才启齿道:“上官师傅之尊,能拿针绣花已属难得,这要真绣上一天,怕也是强者所难,我们才绣了一会儿。宫里就来人把上官师傅传了去,估量一时半刻也回不来,所以就让我先回来了。” 

  叶昀说的在情在理,让人挑不出半点错处来,老祖宗称心的点点头,想起早上老太爷跟她说的话,不由又多看了叶昀几眼。

  眼底闪过一抹复杂的神色,接过香香递上来的新茶,悄悄的啜着:“明儿左相夫人来府里,你们也装扮一番,到时分给她见个礼。” 

  叶昀听的一怔,左相夫人会来府里的事她早上就晓得了,听老祖宗这意义是想让她们装扮装扮到时分给夫人挑?

  不过这可跟本人没什么关系了,叶昀可是有了婚约的人了。叶昀拿眼睛去看苏夫人,苏夫人从来不喜欢她出头露面,能同意才怪呢。 

  果真,苏夫人听了就有些不悦,连带瞅着叶昀的眼神都带着丝不屑和警戒,劝止道,“这恐怕不妥,左相府上能看中我们叶府,有意结亲,我们怎能让曾经有婚约的昀儿去呢,她就待在院子里好了。” 

  弦外之音,要和左相府上结亲就只能是叶芙了,连叶芙听了都目显露不悦来,只是碍着苏夫人不好发作,一个劲的扯帕子,脸也绷的紧紧的。 

  酷p匠网s\首`发\、

  叶昀倒是无所谓,她如今才十几岁,原本就不急着出嫁呢,更何况还有有过婚约了。你们就本人磋商着去吧,她才懒得参合,不过就是行个礼,又不是没见过左相夫人。再说了,她长的又不是最美的,还有些营养不良,能入得了她的眼才怪呢! 

  只是话虽如此说,叶昀心里还是有些闷闷的,这里的女子十三四岁就该议亲,十五六岁就该出嫁了。

  就算她抵触不愿那也只要遵从父母之命的份,再看苏夫人刚刚的脸色,心里绝对不愿她嫁的好,她居然有些庆幸如今本人是跟九王爷有了婚约的了,不然指不定她们会给本人指门什么乌七八糟的亲。

  而且更可怕的是,她们居然真的动心了。这可能跟之前几天叶昀在右相府上听到的那些风言风语有关吧,好像是说九王爷忤逆了皇上的心意,忤逆了皇后的心意。

  所以现在只要是跟九王爷沾亲带故的都人人自危着,所以更何况是叶昀这样定亲的未过门媳妇了。她自己感觉不到什么,但是不代表整个叶府感觉不到。

  叶昀忽然心里就生出一丝惶恐来,那种被人捏在手里的觉得真实难受,就像脖子被人掐住了普通。 

  老夫人冷眼看着苏夫人,她那点子私心她会看不出来。她不过就是不想这些她本人把握不住的庶女嫁的好,越过叶明月叶青珊去,老祖宗摆摆手道,“请三位小姐去外间吃些糕点。” 

  叶青珊叶青珊还有叶昀都不甘不愿的进来了,很明显老祖宗是有话想和苏夫人说,而且不想让她们听见。八成是和左相府上结亲的事有关,也就是与她们的终生大事有关了。 

  等她们走远了,老祖宗才瞥了眼苏夫人,声音有些生冷的启齿,“你可知明日左相夫人来是给谁说亲。” 

  苏夫人晓得老祖宗对她是有诸多不满,她对老祖宗也有怨,但还是恭敬的点点头回道,“假如不是左相二公子就应该是大公子。”左右不过是这两人而已。 

  “你既晓得,那我也不多说,只问你一句,若是给左相二公子说亲,你真愿意把叶芙那丫头嫁给他?”老祖宗皱着眉头问道。 

  苏夫人一时哑然,她倒是没想这么多,她本来想大公子尚未娶妻,按着年岁来也该是他先,一个残了身子的,这二公子之位也保不久。最后还会是他的,这会子被老祖宗点出来,有些感谢,叶芙那丫头是她捧在手心里的宝贝。

  左相府上是尊贵,可真要她把女儿嫁给一个残了身子的,她却是万般不愿。 

  可要这么廉价了那两个庶女,她不甘心,叶明月才嫁给了个探花郎马文才。若是她们两嫁的好了,那叶明月见了不是得给她们行礼,程姨娘温柔还好,刘姨娘岂不是要蹬鼻子上脸,苏夫人只需一想到这些,心里就顺不过气来。 

  老夫人摇头暗叹,这苏夫人私心太重,有些话她也不好明说,左相府上固然有意与叶府结亲,却不一定能看上叶芙,若真是看中门第或是嫡庶又岂会与叶府结亲。

  倒是叶昀,跟她亲娘梅夫人一样性子贞静,又谦恭顺让,或许能入得了左相夫人的眼,那样对叶府也好。 

  赵嬷嬷在一旁看着,见老祖宗目露疲色,上前道:“老祖宗可是乏了,奴婢服侍您进里屋休憩。” 

  老祖宗点点头,还是赵嬷嬷有眼色,苏夫人一听,也不好再待下去了,便退了下去。老祖宗忍不住叹了口吻,赵嬷嬷忙劝道:“老祖宗不用叹息,儿孙自有儿孙福,有老祖宗您罩着,未来定能寻门好亲事,奴婢看这次与左相府上结亲一准能成。” 

  老祖宗欣喜的笑笑,能成自是好的,不能成她也不强求,也强求不来。 

  苏夫人直接出了正厅,叶昀叶青珊听说老祖宗睡下了,都不好再留下去,也出了留仙院。 

  苏夫人回了屋里,叶芙就拽着她的手臂问长问短,苏夫人摸了摸叶芙的脸,谨慎的道:“明日没我的叮嘱不要出门,更不许擅自去前厅。

  叶芙嘟着嘴,有些不开心,“难不成真像老祖宗说的那样,让叶青珊叶昀也去见左相夫人?” 

  苏夫人见屋子里没他人在,也不再坦白,实话对叶芙道,“娘实话通知你,左相夫人虽是给二公子说亲,可二公子爷是个腿残了的。老祖宗让她们去一来不失礼,二来也是为你好,再怎样说,你也是叶府的嫡女,真要将你嫁给个腿残了的,她也心疼。” 

  叶芙一听,有些急了,红着眼道,“娘,明儿我就称病不去了,可是,前几日左相夫人就见过我,若真看中了我,那该怎样办,我是无论如何也不嫁个腿残了的,娘,你想方法把叶昀,不,把叶青珊嫁给他。”相比于叶昀,她更厌恶可以在老祖宗面前讨巧的叶青珊。 

  苏夫人听了叶芙的话,气的正想伸手去戳叶芙的脑门,却被窗外忽然传来一声树枝断裂声给打断,叶芙立马跑到窗户那儿张望去了,左右瞄瞄,见一只猫正在那儿拿爪子洗脸,便道:“我还以为哪个不要命的敢偷听,原来是只猫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