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婉儿瞧了忙接过他手里的药碗,拽着他的胳膊一边将人往外面拖,一边嘟嚷道,“母亲的药我来喂,你快些出去,我和母亲还有些话要说。上官云天挑了挑眉,又将上官婉儿手里的碗给夺了过来,稳稳的坐着,温润的脸庞上是一抹疑惑的淡笑,“有什么秘密的话是我听不得的,你非得让我走,我还就不走了。”

  说着,别有深意的瞧了叶昀一眼,上官婉儿可还从未在外人面前这么不给他面子过呢,更别提有什么事是避着他的。上官婉儿鼓着嘴,挨着上官夫人靠着,嘴翘翘的,“我要跟叶昀姐姐给母亲绣个牡丹绣屏,你待在这里做什么,难不成也想绣上几针?”

  上官云天一听,暗瞪了上官婉儿一眼,随即站起身来,“不说我还给忘了,我昨儿晚上带了架牡丹绣屏回来,就搁在书房,我去拿了来。”说着,上官云天就往外走,上官婉儿忙将叶昀拉到床边说话,正聊的欢畅,上官云天回来了,手里还真有架屏风,叶昀见那屏风眼熟的很,那不是被贵嬷嬷卖了吗?没想到还能再见到。

  上官婉儿见绣屏精美,远远的看见了就去接了过来,鼻子一嗅,惊讶的道:“牡丹香,母亲,这是牡丹香呢。”说着,把绣屏凑到上官夫人跟前上官夫人也很惊讶,牡丹盛开的正艳,鼻尖闻着牡丹的香味。

  仿佛人就在花园里赏花一般,不由得赞道:“好玲珑的心思。”上官婉儿也是看着绣屏眼熟啊,怎么看怎么像上回在叶府见到的绣屏,便把目光投向叶昀,“叶昀姐姐,你觉得这个可和你上回绣的一般,我记得你也要给绣屏熏上牡丹香的。”碧儿站在叶昀身后,听了便道:“这可不就是我家小姐绣的,只是上回被贵嬷嬷偷拿出去卖了。”

  话才说到这里,就接到叶昀的一记警告的白眼,碧儿回过神来忙闭上了嘴巴,暗自啧啧舌头,庆幸没别人跟来,不然叶府的丑事,回去挨定板子了。

  上官云天听了有些讶异,更是钦佩叶昀的心思,他昨天在相府的书房见到此绣屏,便强要了来,只是没想到今儿能有幸见到她,这回子听见碧儿的话,就要将绣屏还给叶昀,叶昀笑道:“这是大公子送给夫人的,拿给我做什么?”

  上官云天听得一怔,有些尴尬,轻咳了一声才开口,“这……不是姑娘的么?”

  叶昀笑笑,摇摇头道,“既然被卖了,那就不属于我了,二公子爷孝敬夫人,我又岂可驳了二公子爷这一番孝心。” 

  上官婉儿见叶昀这么说,忙推着上官云天,道,“哥哥就不要推脱了,大不了,等我学了刺绣后,再绣幅一模一样的送于叶昀姐姐就是了。”

  上官云天听话,点了点她的鼻子,笑道,“大言不惭,等你学会,那得何年马月啊。” 

  上官婉儿被说的脸一红,忙推他进来,“快进来,快进来,就晓得打击我,当心肝都碎成好几瓣了。” 

  上官云天笑着摇头微叹,见婉儿几次三番的轰她走,估量她们真有要事要说,便告退进来了,婉儿又将一屋子的丫鬟给赶了进来。

  叶昀这才给夫人施针,胭脂还是第一次见叶昀给人家治病,不由怔大眼睛,叶昀见她傻乎乎的站在那儿不动,皱眉道:“傻愣在那儿做什么,拿碗接着。”

  胭脂这才反响过来,忙将手里的包袱放到床边的小茶几上,拿了碗跪在床边,叶昀给夫人施了针,又将左手的中指戳破,流了不少血出来。

  又重新开了方子,自然是婉儿本人写的了,写好了药方,叶昀又道:“今天开的药方吃十天,那时夫人的寒症就能好个七八成了。” 

  叶昀说着,将带来的包袱翻开,里面是两个小匣子,叶昀拿出其中一个较小的,道:“这里面的药丸从今日起,每晚睡前给夫人吃一粒,这里面有三十粒,刚好能吃一个月。” 

  又拿起另一盒子,道:“这里面有四十粒药丸,十日后,夫人早晚饭后服一粒即可。” 

  上官婉儿用心记下了,有些不置信的问道:“我母亲十日后就不用吃药了?” 

  叶昀拍拍药丸盒子,“这里面装的就是药,只是夫人寒症已久,要想根治必需得渐渐来,至少需求一年时间,汤药味苦,我便制成药丸,便于长期服用。” 

  i酷S匠网永;Q久m,免|,费cN看小}7说:

  右相夫人靠着大迎团枕,听了叶昀的话,有些不敢置信,由于寒症,她没差点成了药罐子,这会子一听不用吃那苦哈哈的药,不由有些冲动,眼眶都红了,拉着叶昀的手道:“难为你连我怕吃药也想到了。”

  感谢之情溢于言表,她从未想过身体能有康复的一天,但这三天,她明显感到身体一日好过一日。

  不由的她不信叶昀的话,这条命要是没能遇到叶昀,今日怕是……这份恩情她不知该如何还,不由得又多看了叶昀几眼。 

  叶昀被夸的有些不好意义,红着脸低下了头,几人在屋里闲谈了一番,只是右相夫人大病才渐好,不一会儿就乏了,叶昀便和上官婉儿进来了。 

  胭脂一路跟着,两眼精光闪闪崇拜的看着叶昀,她家小姐自大病一场后,不只人聪明了,还会好些东西,如今就连看病也会了,这会子救得可是右相夫人啊,那样谁还敢低看她家九小姐去,就连苏夫人也不成,指不定还会把她当成宝贝供着呢。 

  叶昀哪里会不晓得胭脂的想法,陪着上官婉儿在花园里小逛了一会儿,后来宫里派了人来把上官婉儿请了去,叶昀便带着胭脂坐到来时的马车,回府。 

  在马车上,叶昀云淡风轻的问胭脂,“我都会些什么?” 

  胭脂一脸兴奋,大眼闪亮闪亮的,但见叶昀问的小声,她便压着声音道:“您会的可多了,不过您的吩咐奴婢不敢忘。” 

  叶昀见她还算懂事,点点头,谨慎其事的道:“记住,叶府九小姐我只会绣花,其他一概不会,若是敢泄露半句,我不会轻饶,不只是你,就连碧儿也是一样。” 

  苏夫人心胸狭隘,若是她晓得这些,明着或许会高看她,但是暗地里会使些什么手腕,她不敢保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