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昀蹲下去,轻轻的拍着碧儿的脸,喊道:“碧儿,醒醒啊,别睡了!”摇了碧儿好半天,碧儿才渐渐醒过来,刚动一下就觉得脖子痛,碧儿一边揉着脖子一边皱着眉头瞅着叶昀,撅了嘴道,“刚刚好像有人拿东西砸奴婢。”

  说着,便往四下瞄瞄,叶昀抱着白狗站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突然碧儿从坐着的地上站起来,顾不得脏乱的衣服,往前走了两步弯下腰捡了个小银锭子起来,一双清秀的眉毛都快挤到一处去了。

  叶昀见了忍不住打趣道,“原来这就是凶器啊,凶手挺有钱的嘛,别皱眉了,拿银子砸你总比用石头好吧,回头拿这银子买些好吃的补补。”

  足有二两银子呢,也不知道是谁砸的,而且下手也不重,应该是没坏心的,只是为何当当砸碧儿不砸她啊?碧儿被叶昀说的脸一红,转而一想也对,这银子算是赔偿她了,不过方才老太爷那一呵斥,她没差点就叫出声来了。

  好在是晕了,不然非得连累九小姐受罚不可,忙把银子揣怀里了,见叶昀怀里的小白狗,忍不住伸出手去摸摸,叶昀索性把白狗抱给她,“你去找个笼子把它关起来,待会带着去右相府。”

  正愁没礼物送给小上官婉儿,这不就有了。叶昀话才说完,那边就有人寻她来了,叶昀猜应该是上官婉儿派人来接她的,等人走近了才看清楚,来的竟然是书墨。

  书墨见了叶昀,忙恭谨的行了礼,“上官婉儿等姑娘好久了,一早便差奴婢来找姑娘。”叶昀点点头,客气了一番,因为带书墨过来的是赵嬷嬷,叶昀便回头吩咐了碧儿几句话,往留仙院去了。

  等叶昀她们走远了,黑衣男子伸手指着假山处,面无表情的开口,“荷包。”顿了一下后,见绝色男子那一双妖媚的凤眼看着他,又加了几个字,“叶九小姐的荷包,主子要么?”

  绝色男子被他问得脸微红,挪了眼,这才看见草丛里有个荷包掩在里面,从他的角度只能看到一点绿色,不由的黯了神色。黑衣男子走过去把荷包捡了起来递到绝色男子手里,然后推着木质轮椅往高墙处走去,两人纵身一跃,便带着木质轮椅消失了。

  酷{匠$Z网…正E‘版B、首+Q发

  叶昀到了留仙院,叶芙和叶青珊两个都在,两人都经过了精心的打扮,穿红戴绿,叶昀看着就头疼,她今天可没想过带她们出去,只是看她们的架势怕是磨了老祖宗许久了吧,而且老祖宗应该是同意了。

  叶昀上前跟她们见了礼,果然,老祖宗开口了,“你上回去右相府还迷了路,这回可不能大意了,我让叶青珊和叶芙陪你去。”叶昀自然不能硬碰硬,随着老祖宗的话道:“上回是叶昀大意了,这回定然不会出错,今儿婉儿姑娘找我去是让我教她刺绣牡丹,就呆在绣房里,也迷不了路,老祖宗放心。”

  听叶昀这么说,书墨想着来之前上官婉儿的再三叮嘱,上前迈了一步顺着叶昀的话点头应道,“我们小姐上回见了九小姐的刺绣,钦佩的很,这几日怕打扰了九小姐,便没来,只是绣了几日,也没能绣出一朵满意的花来,便差奴婢来了,请老祖宗放心,这回奴婢会寸步不离的跟在叶九小姐身边的,定不会迷了路。想来叶二小姐和叶八小姐的绣艺也超群,一起去指点我们小姐,我们小姐定然开心之极。”听了书墨一番话,叶青珊和叶芙两个脸挂不住了。

  敢情上官婉儿找叶昀是去帮着刺绣啊,一天都呆在屋子里,她们跟去凑什么热闹,她们怎么不早说啊。这刺绣本就不是好干的,更何况是教上官婉儿绣,那还不如直接绣好了送给上官婉儿呢,免得到时没教会或是话说重了得罪了上官婉儿的好。

  想通这点,叶芙便摇着老祖宗的手臂,一副通情达理的道,“既然九妹妹是去教上官婉儿刺绣,那我们跟去岂不是打扰了婉儿姑娘,既然是呆在屋子里,那就不会迷路,我们就不去凑这个热闹了。”

  叶昀听了,忙接过话,“二姐的绣活我见过,比我的灵气多了,能去教婉儿绣,哪里会打扰,婉儿虚心求教开心还来不及呢。”听到叶昀当众夸她,叶芙得意的笑了笑,但是要她去教上官婉儿那是不可能的。

  苏夫人虽然很想叶芙去右相府陪上官婉儿玩,但是教刺绣很可能会得罪上官婉儿,便道,“叶芙性子急,哪里教的了上官师傅,叶昀,现在时辰也不早了,上官师傅怕是等急了,你去了后好好教上官师傅,不可惹上官师傅生气。”苏夫人上回在老祖宗屋里受了呛,说话就委婉的多了。

  没再提回来受家法的事,不过叶昀知道,万一出了错,她免不了责罚啊。叶昀满含期望的看了一眼叶芙,叶芙忙撇过脸去,叶昀又去看叶青珊,叶青珊也是一样,叶昀脸上就带上了几分失望之色,心里却是乐开了花,看来她对这两人还是有几分了解的嘛。

  就连老祖宗听了脸上都带着几分不悦了,叶青珊叶芙之前可是磨了她好久削尖了脑袋的想跟去,这会子一听是去教刺绣就推脱不去了,尽想着捡便宜的事儿,特地嘱咐了叶昀几句,便让叶昀跟书墨走了。

  碧儿拎着东西守在了留仙院门口,早把身上那脏乱的衣服换了下来,见了叶昀后,忙跟了上来,一路往右相府而去。上官婉儿气色比上回见到的好了许多,见了叶昀更是开心不已,眉眼弯弯的咧了嘴笑,直接拉着叶昀就去了上官夫人屋里。

  上官婉儿笑呵呵的抱着叶昀送给她的小白狗跑进去,“母亲,你看这小白狗好可爱,是叶昀姐姐刚刚送我的。”叶昀跟在后面进去,屋子里没了那日的闷热和药味,反而有股淡淡的清香味,闻着让人心情舒畅,上官夫人气色也比上回好了很多,虽然还是很苍白,但是有生气多了,说话也不像上回那般气喘吁吁,眼睛也清亮有神了些。

  屋子里除了上官夫人和几个奴婢之外还有个俊美的男子,正拿着药碗坐在床沿边侍药。叶昀给上官夫人请了安后,对那男子礼貌的福了福身,猜测他是不是右相公子,只是不大确定也就没喊了,免得到时候出错闹笑话。

  上官婉儿见了,忙向叶昀介绍,“这是我哥哥,叶昀姐姐不用多礼。”上官婉儿的哥哥,那就是右相公子——上官云天无疑了。

  叶昀又重新与他见了礼,福身道,“见过大公子。”上官云天瞧了叶昀几眼,并没有放下手里的药碗起身回礼,只是微微颔首算是回了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