忙放下了帘子,免得被人看见了失礼。等马车停下,叶昀和叶芙这才下马车,眼前的右相府朱红的大门飞檐斗拱,两只威武的石狮子蹲伏在路边,金灿灿的鎏金匾额悬挂在朱红的大门上,在阳光的照射下,反耀出夺目的光华,门口立着的护卫神色严肃。

  叶昀左右瞧了瞧,那些护卫见着她们也当没看见,更别提上去迎接了,叶昀见状,眉头微皱,苏夫人如此看重右相府,不可能事先不通知一声,若是右相府不想让她们来,至少应该知会一声啊,堂堂相府怎会如此失礼,而且就是凭借自己和婉儿的关系也不该是这样。

  叶芙倒是没想那么多,轻提裙摆便踏上台阶,却被侍卫挡住不让进,叶芙哪里受过这样的气啊,请她们来又不让她们进去,耍她们呢!

  正欲破口大骂,叶昀忙拽住她,右相府可不比寻常人家,还是先问清楚的好,“是上官师傅请我们来的,麻烦侍卫大哥通报一声。”那侍卫听了后,神色好了点儿,态度也恭谨了许多,不管怎么说面前之人可是相女请来的呢,但还是不让叶昀进去,却开口说了句话,“你们还是回去吧,右相府今儿有事,不便招待外客。”

  叶芙是气的牙都痒痒,好话她们也说了,一个小小侍卫也敢这么怠慢她们,连通报一声都不去直接就回了她们,真是气死她了。

  叶昀见主人家有事,就只有两种可能性了,第一是真的有事儿,第二是不方便见客。不管哪种,婉儿都不会是为难自己的,所以这个侍卫的话可信。

  叶昀便拉着叶芙往回走,再不走叶芙怕是真要开口骂人了,却不料刚转身,身后便传来一声软糯的女音,“可是顾九小姐来了?”叶昀见有人喊她,忙止了脚步,说话之人却是已经站在眼前了,叶昀认得她,上次跟在上官师傅身边的丫鬟书墨,一身淡绿色衣裳,嘴角边有两个浅浅的酒窝,煞是可爱,叶昀对她记忆深刻。

  只是这回书墨嘴角没了上回那甜美的笑容,眼角也红红的,似是哭过,见到叶昀,努力挤出一抹笑来,“奴婢迎接来迟,让两位姑娘久等了。”

  叶昀见她额头有汗,还有些气喘吁吁,应该是一路小跑过来的,猜相府可能真的不方便见客,便道:“今日来的不巧碰上府上有事,婉儿不方便,我们改日再来。”

  书墨红着眼睛,近乎恳求的道,“姑娘来的正好,可以帮奴婢劝着点小姐。”说完,就将叶昀叶芙领到上官婉儿的住处,那个纯真的上官婉儿也没了那日见到的风采,眼睛比书墨的还要红,着实吓了叶昀一跳,上官婉儿见叶昀来了,也不说话,只一个劲的掉眼泪,看的叶昀都心疼。

  叶芙是兴高采烈的出的门,在相府门口被人败坏了一部分兴致,再见上官婉儿这副无精打采的样子,顿时后悔走这一遭了,她跟上官婉儿不熟,这会子就更说不上话,只得望着这个看那个,见屋子里气氛压抑,只得闭嘴当起了木头桩子,那感觉着实不好受啊!

  叶昀不了解发生了什么事不好上去劝,刚刚在路上她是想问书墨的,可一想到这是人家相府的事,书墨不主动说,她一个外人又怎好过问,便忍住了。

  这会子有些后悔了,她以为相女不过有些烦心事,陪她散散心聊两句就好了,没想到这么严重。

  叶昀就站在那儿看着上官婉儿,见小相女都快哭的没声了,书墨咬着牙上去劝道:“小姐快别哭了,叶府九小姐来了。”上官婉儿猛然抬头看叶昀,蹿起来拽着叶昀的衣袖,一抹眼泪,声音带了丝急切的道:“母亲最喜欢你的牡丹香了,你可还有牡丹香,可还有?对,母亲说过想见你,你快跟我去见她。”

  说着,拉着满脸疑惑的叶昀就走。

  书墨忙拦住她,哭道:“夫人说过不让小姐去的,小姐不要去。”

  上官婉儿一把推开书墨,近乎吼道:“再不去,恐怕以后都没机会了,我不想母亲有任何遗憾的走!让开!”

  叶昀这会子总算是听出来了,应该是上官夫人出了事,叶昀有些头疼。来之前苏夫人还告诫她们说上官夫人身体欠佳,叫她们千万注意不要惹她不高兴,这会子好了,就是她们想惹都不成了,婉儿的母亲居然病危了。

  上官婉儿一路拽着叶昀到了上官夫人住的院子,见太医摇着手出门,忙松了手去拽太医,声音有些急切还带着浓浓的期望,“我母亲如何了!”

  太医匆匆的行了礼,丢下一句“臣下无能”就逃之夭夭了。门口还有些人阻拦,却被上官婉儿给吼退了,叶昀被拽了一路都到人家门口了,不管是因为婉儿还是做为客人,不进去请个安实在说不过去,便硬着头皮跟进去了,叶芙睁着一双好奇的眼睛也进去了。

  一进门,叶芙便捂起了鼻子,一股子药味冲的她头慌胸闷,屋里也比外面热上几倍不止,才走了几步路,叶芙就坚持不住了,见叶昀还往里走,只得硬着头皮又跟了上去。

  &s酷2匠I◇网正版#首2发

  叶芙皱着眉毛,这是上官婉儿拉她来的,她们自然要一起了,饶过镂空雕花的紫檀屏风叶昀这才看见屋里的情况,床前整整摆了四大盆烧的旺旺的火炉。

  床榻边沿坐着一位妇人,年纪约莫三十五六的样子,一身宫装显得贵气庄重,神色有些泣哀,但叶昀还是一眼便被她吸引住了。怔愣的看了半晌,因为她还是第一次看见长得这么美的女人,九天嫦娥和玄女大概也不过如此了。

  床上还坐着个脸色苍白的夫人,尽管脸色不大好,但还是可以看出她长的很美,看她的长相,叶昀也可以肯定她就是上官婉儿的母亲了,因为两人长的实在太像了。两人不知道再说什么,只见宫装妇人拍着她的手,走进了就听她软声道:“先别说话,让太医给你好好诊治,等你身子好了,我们再说个够。”

  上官夫人摇摇头,苍白的脸上挤出一抹苦涩的笑来,“我的身子你也知道,多少年了,要能治好早就治好了,哪还能等到今日,不过也就这一两日了。”叶昀在一旁站着,也没福身行礼,这样的场合,她也想不起行礼来。

  上官婉儿就在一旁抹眼泪,一双眼睛肿的跟个水蜜桃似地,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就开始哭泣起了。

  闻着一屋子的药味和闷热的气息,叶昀真的好想叫她去把窗户打开通通风,可是一见上官夫人身边的丫鬟不时地就给上官夫人掖下被子。

  又是招呼人把炉火抬的更近一些,她便把这句话给咽了下去。两人断断续续说了几句话后,上官夫人这才看见上官婉儿,艰难掸起手臂朝上官婉儿招手,上官婉儿忙去她病榻前跪着了。

  妇人握着上官夫人的手哭泣道,“母亲,您前几日不是说想见叶昀姐姐吗,她今儿来了。”叶昀这才上前给上官夫人行礼,上官夫人朝她笑笑,伸出手来,叶昀忙上去抓了她的手,上官夫人笑的和蔼,只是说话声有些断断续续,似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听的叶昀好想叫她不要说了,省点儿力气,只听她道,“我们家婉儿难得夸回人,果然不错,你送的牡丹香我很喜欢,欢心,去把我那如意镯拿来。”欢心放下手里的药碗,去拿了如意镯来。

  上官夫人想要给叶昀套上,只是有些力不从心。上官婉儿见了,忙帮她套在了叶昀手上,叶昀心下感动,眼睛都有些红了,自己跟婉儿的交情说起来也是阴差阳错的,没想到她们母女二人真的把她当做了自己人。

  在这一世中,好像还没有人给予叶昀这种天赋似的感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