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她们都走后,胭脂真是高兴的蹦了起来,贵嬷嬷也走了,九小姐也有了新衣裳和新头饰,想来以后赵嬷嬷再也不敢送旧衣服来了。

  胭脂蹦了两下后,又道:“要不要奴婢再去采些花回来,香珠和雪花膏都用完了。”叶昀摇摇头,坐了下来,接过胭脂递上来的茶,啜了一口才道,“等姨娘把雪花膏用完了我们再制,今儿她们没买到牡丹香肯定不会放弃的,这几天就让碧儿天天出去。”

  碧儿很听话,真的到傍晚才回来,在路上就听说了贵嬷嬷的事,笑的都快合不拢嘴了,一回来就把买来玩儿的紫檀葫芦跟叶昀和胭脂分了,一人两串。

  胭脂看着碧儿手里紫檀葫芦,忍不住抚了抚额头,“在外面跑了一天,就买了这几串葫芦?”她记得九小姐要她买的是稀罕物,有趣的东西啊!碧儿把脖子一昂,理直气壮的道,“当然不是了,我还买了这个。”说着,从怀里掏了块手掌大的木头出来。

  献宝似的道,“奴婢见姑娘用这种香木的时候,每次都只用一点儿,就猜这肯定是好东西,今儿在香木店的一堆木料里看见了,见香味相同,便买了下来,才花了二十个铜板呢。”

  叶昀忙接过一看,又仔细的闻了闻,果然是檀木香,这丫头眼光不错,对香味也很,是个可造之材,在这方面,胭脂就欠缺了些。

  叶昀全副心思全放在了檀木香上,这檀木香,也分紫檀和普通的檀木香,燃时香气不大。有些会有类似苏木的香气,久燃的话香气劲健而幽怨。它最大地点是与其他多种香料调和,会使得香气十分美好,且历久不衰。

  P看`正版}“章f节8上^●酷匠B网

  最上乘的是紫番真檀木香,记得书上说过,檀木本身生长在密林中,位于树心,砍斫颇为费时,因而难得。

  上一块是被人混在了香木里便宜了她,这回才花了二十个铜板就买了来,叶昀有一种今天走了狗屎运的感觉。叶昀忙把这块檀木香和上回那剩下的放在一块,小心的保存起来,有了这些,以后就可以制些名贵的香了。

  叶昀这边乐开了怀,苏夫人却是事事不顺,从老祖宗那儿回去就发了一通火,红绡正收拾屋子里的碎片,见空着手回来,脸色还有些难看,就上去小声提醒道,“夫人今天受了气,你小心点儿。”

  点点头,进了屋子直接就跪了下来将今天的事禀告给了苏夫人,苏夫人听后眉头皱了皱,扫了跪在地上的一眼,问道,“你是说右相府的人也在到处寻找牡丹香?”

  点点头,又道,“奴婢和碧儿跑遍了大街小巷,都没找到那卖香的,不知道是不是被右相府的人找了去,要不,奴婢明日再去找找看?”苏夫人摆摆手,这两日正忙,又是她身边得力的,既然可能被右相府的人寻了去,等过几日叶芙去右相府,找个机会问问就是了,也省得漫无目的的寻找浪费时间。

  碧儿还是依然打着出府寻找牡丹香的幌子,拿着程姨娘给的五两银子,天天往香木铺子钻,到处找檀木香,可惜却是没那好运气了,但是碧儿也因此识了不少香木,很得叶昀夸赞。

  偶尔还带些药材回来,就连门房的人都被碧儿混熟了,以前出门还要偷塞点银子,后来人家直接说了,等找到那卖香了,送她们点就成了,碧儿很爽利的应了。

  叶府热闹了整整三天后,叶明月风风光光的出嫁了,府上的制衣坊也给叶昀送了整整八套衣服来,俗秋装正适合现在穿,俗冬装也都是全新的,料子也上乘,很是让叶青珊嫉妒了一番。

  每回见了,叶青珊没少明里暗里的讽刺,叶昀全然不放在心上,叶青珊见自己拳头就像打在了棉花上一般,几次之后也无趣了,依旧转过矛头对着叶昀,见叶昀可以去右相府,她也想去,跟叶昀提了句。

  叶昀用这事她做不得主打发了她,叶青珊也知道,上官师傅虽然邀请的是叶昀,但能决定让不让她去的还是苏夫人,便吵着闹着跟程姨娘撒娇,“我若是能得上官师傅的青睐,老祖宗和老太爷也会高看我些,姨娘在府里的地位也能高些,将来或许还能结门好亲。”

  程姨娘想了想觉得也对,便去求叶老爷。苏夫人见叶老爷给叶青珊说情,冷笑了一声:“我倒也想她能去,可是右相府是什么地方,人家明说了是邀请叶昀去的,我怕叶昀失了礼仪,才让叶芙陪着的,现在还让她跟去,没得惹人家嫌。”

  要依她,只让叶芙一人去才好。叶老爷见她说的也有理,自是不再提了,叶青珊也只能咬牙暗气,把心思放在了三天后的元宵节上。

  那日一早,叶昀起床穿戴齐整用过早饭后就去苏夫人屋里听了好一通训,在苏夫人的再三告诫后,叶昀和叶芙上了马车,往右相府而去,叶昀坐在马车上,有些小小的兴奋,这可是她来这个世界第一次串门啊!

  见叶昀偷偷掀了一角车帘往外瞧,两眼亮晶晶冒光的样子,叶芙见了还以为她见到了什么稀罕东西,好奇的跟着看了一眼,不过是一些小商贩而已,卖的也是些上不得台面的东西,便狠狠的鄙视了叶昀一番,骂了一句,“没见过世面!”

  叶昀不想大好心情被她给破坏掉,瞥了叶芙一眼继续看着外面,嘴角挂了淡淡的笑,“二姐姐经常出门不觉得什么,我这可是头一回出门,自然觉得什么都好奇了,待会儿进了相府还望二姐姐多提醒我点儿。”

  叶芙得意的昂起了脖子,像只高贵奠鹅般哼道,“算你有自知之明,娘就是知道你什么都不懂,怕失了礼才让我陪着你的,待会儿去了相府,不要乱跑,记得跟紧我,我怎么做你就怎么做,要是出了错,我可保不了你。”

  叶芙这幅模样,还真将叶昀当成了一个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了。

  明明是她叶芙沾了自己的光,还要拿乔装大,不过叶昀也不与她争辩,继续瞧着外面,约莫出了闹街一刻钟后才见到一条长长的高墙,叶昀猜这应该就是右相府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