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叶青珊比叶昀要受宠些,每年那些衣服都给她先挑了剩下的才给叶昀,而且她还有两套新衣。

  碧儿左右看了看衣服,又看了看叶昀,就皱了眉,“姑娘今年大病了一场,人消瘦了许多,这衣服也没改过,姑娘穿肯定大了,奴婢拿去让她们改了。”

  叶昀扫了一眼那些冬衣,摆摆手道,“不用改了,都拿下去放着,你们也不要偷偷的改了,听到没。”不改,那怎么穿?胭脂碧儿不解,见叶昀没把这事放在心上,便抱着衣服下去了。

  这几日天气有些回暖,这些衣服暂时也用不到,真要穿改起来也不费什么事,不过一两日功夫。

  第二天一早,叶昀像往常一样去给苏夫人请安,才出门就被朱姨娘请去了留仙院,碧儿便一个人去了苏夫人院里,苏夫人见只有碧儿一人来了,有些不悦。

  叶芙忙问她:“她今儿怎么没来,绣屏呢,可带来了?”碧儿摇摇头,“九小姐跟奴婢一起出的门,刚出院门,老祖宗院里的朱姨娘就把九小姐叫了去,说是有事,九小姐让奴婢先来,待会儿她再来给夫人请安。”

  苏夫人听了眉毛就皱了起来,老祖宗一大早就把叶昀叫去做什么?倒是叶芙急了,扯着苏夫人的衣袖,“肯定是叶青珊那贱人闹的,我才绣了那么点儿,现在该怎么办?早知道就不让叶昀拿回去熏什么牡丹香了。”

  老祖宗院里,叶昀正站在屋内,两只眼睛不知道瞄哪儿好,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的扑扑跳,老祖宗找她来是要做什么,不会也是为了昨儿的牡丹香吧?

  等了一刻钟,叶昀才见老祖宗出来,一脸慈爱的看着叶昀,看的叶昀眼角都再跳,见老祖宗落了座,赶紧上前行礼,“叶昀给老祖宗请安。”

  然后,规规矩矩的站着,朱姨娘见了忙笑着牵过叶昀的手,笑道:“九小姐很少来留仙院,难得见一回老祖宗,不用担心,老祖宗找你来不是罚你,上回你让奴婢给老祖宗带的雪花膏真是好东西,老祖宗用了喜欢的紧,就连那用了几十年的胭脂也不爱了,也不知道你那雪花膏是哪儿买的,就把你叫来问问。”

  叶昀一听,顿时松了口气,是因为这事啊,那不用担心了,正想着怎么开口,叶青珊来了,还带了一架精美的绣屏来,见叶昀也在,狠狠的瞪了叶昀一眼,叶昀被瞪的莫名其妙。

  互相见了礼后,叶青珊笑着挨到老祖宗身侧坐着,说些好听的话哄老祖宗开心,“老祖宗这几日气色是一日比一日好,可是用了什么灵丹妙药?”老祖宗被宛容说的脸上一乐,看向叶昀的脸色越发的和蔼,“就会说好听的来哄我老人家,哪有什么灵丹妙药,这都亏了你九妹妹寻来的雪花膏。”

  叶青珊一听,脸色有些僵,随即又笑了,“九妹妹也不知道从哪里得了好些宝贝,我听说九妹妹昨儿还送了些牡丹香给上官师傅,上官师傅一高兴,还送了块玉佩给九妹妹呢。”

  老祖宗听了,眉毛一挑,看向叶昀的眼色带着些探究,叶昀就立在那儿让老祖宗打量,自顾自的解释:“前段时间看程姨娘脸色苍白,屋子里也没了胭脂,我就让碧儿去外面买,碧儿见卖香的老板说雪花膏好,便自作主张买了些回来,我当时见着的时候还以为被骗了,将她一通好骂,气呼呼的拿去给了程姨娘。”

  说道这儿,叶昀看了一眼叶青珊。“程姨娘说是好东西,恰巧那天朱姨娘也去了,程姨娘便让我拿了盒给您用,倒不知道雪花膏有这么神奇,我那儿还有两盒呢,好像还有些静气凝神的香,待会就拿来给您,今儿碧儿跟其他丫鬟出去买牡丹香了,应该还没出府,老祖宗喜欢什么香,可以让她们买回来。”

  说了一大通,叶昀都有些口渴了。老祖宗听了,朝朱姨娘使了个眼色,朱姨娘见了果然派了个人出去,叶昀翻了个白眼,看来这段时间,她得专心致志的绣百寿图了,那香是不能碰了,不然要被发现她骗了她们,还不得将她好好治理一番啊!

  胭脂站在叶昀身后,听着叶昀的胡诌乱编,越发钦佩起叶昀来了,说的就跟真的似地,若不是她知道,不然都信以为真了,正感叹着,就见叶昀叫她,“去把雪花膏还有上回买的香全拿来,我记得碧儿新绣的荷包里还有粒牡丹香,也一并拿了来。”

  这回真是收刮的干干净净了,好在程姨娘那儿的雪花膏和杏香可以用一段时间。

  %i看p@正5g版“K章节'上?g酷_◇匠Y网S

  胭脂忙领了命下去,叶青珊听了叶昀的话,真恨不得下去敲她两下,全拿来做什么,她还想着回头找她要点儿呢!

  叶青珊的眼色,叶昀就当没看见,只要老祖宗听了她的话,高兴就成了,胭脂赶着将东西送了来,拿小包袱装的,接给叶昀的时候,小声说了一句:“今儿早上,奴婢才在贵嬷嬷面前提了句‘姑娘都不想将绣屏送人了’,贵嬷嬷果然拿着绣屏出了府。”

  叶昀听了,笑着将包袱递到朱姨娘手里,朱姨娘就在小几上打开,里面香有四种,都不多,每样都只有十几粒,但每样都非常珍贵,叶青珊见了,有些疑惑,“九妹妹哪来那么多银子买这些香?”

  叶昀瞪大了眼睛,指着那胭脂盒子道,“不贵啊,八姐姐没注意到那装香的盒子都非常的普通吗,这些总共才花了七两银子,姨娘给了我五两,再加上我这个月的月例,不然我就可以多买些回来了。”

  叶昀这话说的是真的,因为银子不够,她买不了多少香料,不然还真可以多制些香。

  叶昀说的随意,老祖宗听了就皱了眉头,叶昀的月例该有七两银子,怎么就只有二两了,再看叶昀身上的衣服,都洗的发白了。

  叶昀装的没注意到老祖宗的脸色,兴高采烈的上前,拿起香殷勤的介绍起来,“老祖宗,这个是杏香,我给程姨娘用的就是这个,可以清心安神,还有这个,据说睡前点了,可以让人安睡到天明。”

  朱姨娘听了,眼睛一亮,“老祖宗夜里睡得不安稳,若这香真有此功效,老祖宗的精神头肯定会比现在更好。”老祖宗听了也很欢喜,她用了几十年的香,自然分得清香的好坏,这香闻着就心情舒畅。

  忙拿了粒给朱姨娘,“你先去点上,再去屋里把我那只梅花形金簪拿来给九小姐戴上,还有一对金镶红宝石耳环也一并拿了来。”

  朱姨娘点了香,拿了金簪和耳环来,叶昀欣喜的接了,叶青珊见了,都气的脸色发青,那金镶红宝石耳环她可想了好久,老祖宗也没给她,今儿竟然给了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