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时之间三个人没有任何的言语,气氛有些冷清。叶昀站起来回头看了一眼薄竹席帘子外面没有其他人之后,才再次给紫砂小口茶杯倒上了西湖龙井。

  茶汤的颜色很讨喜,叶昀忍不住端起来一口闷了,其实本来就是小口紫砂茶杯,根本就没有多少,但是还是看的霍司翊眼皮一跳。

  他现在居然有点儿后悔刚才给叶昀开脱了,店小二可能真的没有说错。

  一直不在状态的上官婉儿看到叶昀这样终于是回神儿了,一脸的不可思议,“昀儿,你,你,你……”一连说了好几个你之后,才组织好语言,“你知不知道,这可是西湖龙井。这不是你院子里的梅花茶!”

  这一番的义愤填膺说的霍司翊都点头赞赏。

  叶昀看到他们两个的模样,心里真的特别嫌弃。这种茶在她原本的生活中根本就是个家家户户都喝过的,就算是最好的,但是也没像他们反应这么的激烈。

  这两个人放在现代可能就是脸上被写了三个字,土包子。

  不过人啊还是要认清楚现实,这里是古代,跟现代的区别不是一点点的大。有的时候她就在想这到底是一件好事儿还是坏事儿。

  叶昀轻吐了口中的茶沫,看到面前两个跟皇宫这么近的人这样的表情,所以自己还是要入乡随俗的问一句,“怎么了吗?茶叶不是用来喝的吗?”

  可是事实上,有些茶还真的不是用来喝的,而是用来品用来品位的,“因为皇帝出游去过咱们国家西边的月亮湖,那边产了一种当地人叫做龙井的茶。佛教的传播必须经过那里,所以皇帝在出游时也去过那里的庙宇。正好庙宇院子里有二十棵茶树,就是龙井茶。品相色泽等等都是比月亮湖边的好很多,被奉为御茶。”

  霍司翊品了一口茶后,眉头的折痕舒展开不少。

  叶昀感觉到了霍司翊的气息温和了不少,看来这个龙井茶的作用还真的是挺大的。不过叶昀一直抱着茶杯,但是却没有喝。

  酷匠网3√正%版8首“发

  其实霍司翊说的这些来源跟现代的西湖龙井还是大同小异的,不过产区这里,歧义还是挺大的。毕竟西湖是在南边,而月亮湖居然是在西边。

  “龙井茶是属于绿茶的一种,是煸炒的。煸炒青品质的特点就是形状扁平光滑,因为执着方法的不同,分为上品龙井,中品龙井,和下品龙井。”

  霍司翊一杯入口,觉得整个身心都舒畅的多了。可能是因为先前叶昀用热茶烫了茶杯,此刻的紫砂小口茶杯里没了龙井茶,居然还是芳香四溢。

  叶昀点了点头,她先在有点儿明白了。这个国家就只有一个产区,而且没有所谓的技术可言,所以收多少,好多少,都是老天爷说了算。

  果不其然,叶昀的话得到了上官婉儿的印证,“昀儿,你知道吗。我虽然是从皇宫里的舞蹈老师,见过不少的达官显贵。就像我到你们家教你舞蹈,也是因为你父亲是高官,是太傅的原因。我有那么多机会见到这么多的大人物,但是龙井茶,我也真的是第一次喝到。”

  霍司翊说的话直接,但是却没有说道叶昀她最想听的点子上。但是没想到,上官婉儿这么一说,居然让自己心里疑惑了。

  “霍司翊,你是将军,你府上有西湖龙井茶吗?”叶昀的脑袋里突然飞逝过什么重要的东西,但是她却抓不住。

  “我行军打仗立功的那年,皇上赏赐过五两。”霍司翊并没有掩饰的意味,在这壶茶上来的时候,他已经隐约的感觉到不对劲了。

  既然这么的难得,为什么这个餐馆里的老板会拿出来送人,难道就真的仅仅是因为认出了我们三个人的身份吗?

  那如果他只用一眼就认出来了,他肯定是熟悉我们的人,那既然如此为什么不露个面呢?那么他,能够拿到产量这么稀少的贡品西湖龙井,他又是谁呢?他的身份又是什么呢?

  叶昀正打算问上官婉儿一个问题,结果被店小二给打断了,“来,您三位点的粉蒸玉树好了!”

  半透明状的红薯粉和土豆粉混合做成的面条,搭在一个用白萝卜雕刻而成的树干上。

  要是论述食材的话,其实都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但是这道菜的价格真的一点儿都不便宜,可能贵就贵在,其他店都是红薯粉是红薯粉,土豆粉是土豆粉,这个餐馆却将两个结合在了一起。

  叶昀挑了一根放在嘴边,爽滑的感觉在冬天的食物中几乎见不到。所以这一吃根本就停不下来。霍司翊只是象征性的吃了一点,之所以他会点这道菜也是之前来过,吃了一次觉得挺好。

  上官婉儿是个连血液中都流淌着淑女两个字的人,所以即使是她也顶喜欢吃,但是也只能是浅尝截止。其实她看到叶昀虽然斯文但是一点儿也不客气的样子,也是挺羡慕的。

  “椒盐大虾好了!趁热吃啊!”小二浑厚的嗓音喊着菜名,加上他胖墩墩的五短身材,莫名的有些喜感。

  “柳香煎豆腐!嫩的能掐出水的豆腐呦!”

  ……

  这一连串的上菜打断了之前的谈话内容,也淡化了叶昀的担忧。叶昀看着眼前一桌子的菜,现在她有点担心自己和上官婉儿的钱加在一起够不够请这一顿的。

  要是不够的话,那岂不是太丢人了。叶昀把手从桌子下面放在了上官婉儿的手中,简单的写了几个字。然后上官婉儿就用小动作将腰间的荷包解下递给叶昀。

  还好古代人讲究食不言寝不语,不然刚才自己这么做肯定就露馅了。但是叶昀打开上官婉儿的荷包时,眼睛看到的都不敢相信,上官婉儿出来玩竟然只带了几块碎银子。

  恐怕她是没有想到,出来游个街,她们居然还会碰到老大爷碰瓷吧,所以更不可能想到会碰到霍司翊了。

  叶昀将上官婉儿荷包里的钱全部拿出来放进自己的荷包里,然后扎进了荷包口,放回了腰间,“可能是西湖龙井实在是太极品了,我福薄浅尝一次就闹了肚子了,说出来也真是挺不好意思的。但是霍将军是不拘小节的人,所以昀儿暂且离开一下,稍后就回。”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