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虽是这般说,叶芙面孔上却带着娇俏之色,语气间也带着三分打趣。苏夫人抬手揉了下眉心,随后拉过叶芙,拍了拍她的手掌,随后道:“芙儿,这件事母亲还要问你了。不知道你们做了什么,怎么竟惹恼了上官大师,如今人家可是要请辞了。”

  “什么?”叶芙面上顿时露出惊愕之色,“上官大师,难不成你是为了九妹妹?”不过片刻,叶芙就想到一种可能,当即张嘴问道。

  听到她这话,苏夫人立刻抬起眉眼看向上官婉儿。上官婉儿面上的神情僵了一下,随后挺直了腰板,道:“大小姐,九小姐既然对我这般不满意,婉儿自然是没有脸面在单人诸位小姐的夫子,恐怕九小姐心目中还有更好的人选才是。”

  说这话时,上官婉儿唇角勾起,露出三分自嘲的神情。苏夫人顿时明白她的来意,心底虽是不喜上官婉儿竟然敢同她耍花招。只是她向来不喜叶昀,此次若非叶崇文坚持,她怎么也不会同意叶昀跟着叶芙学习舞蹈。偏偏那丫头还敢这般挑三拣四的,果真是有什么样的娘,就有什么样的女儿,一样地上不了台面。

  此刻既然上官婉儿找上门来了,她自然要给她一个保证。想到这儿,苏夫人面色顿时温和下来,笑着道:“婉儿姑娘,我那九女儿向来任性顽皮,还请婉儿姑娘多多担待。这件事回头本夫人定然同老爷详细说一声,到时候定然会给婉儿姑娘一个交代。这之前,还要麻烦你多多教导小女。”

  听到这话,上官婉儿才收起面上的凄楚之情,对着苏夫人柔柔弱弱地福了下身子,转身走了出去。苏夫人盯着上官婉儿的背影,目光晦暗不明。

  等着上官婉儿完全走了出去,苏夫人才冷哼了一声。叶芙偏头看着自家母亲,犹疑了下才道:“母亲,您真要将这件事告诉父亲吗?”

  苏夫人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眼,目光锐利。叶芙心头不由紧了一下,十指下意识地交握在一起。苏夫人何尝不知道自家女儿的那点儿小心思。这是这件事却是个好机会。苏夫人拉过叶芙的手指,细细看着她道:“芙儿,母亲知道,你是不愿意那叶昀拖累了你的进度。只是这上官婉儿毕竟是你父亲请来的人。现在出了这事,母亲必须要给她一个交代。就算你父亲不会责怪叶昀,依着这上官婉儿的性子,就算叶昀日后回去,上官婉儿怕也不会再愿意真心教导她。”

  叶芙毕竟是年纪轻,很多事情还想不明白,苏夫人自然是要提点她。叶芙抬眸对上苏夫人眼里的期盼之色,心底虽是不十分清楚,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见此,苏夫人才满意地笑了。

  等着叶崇文回府时已经是傍晚。苏夫人吩咐丫鬟端了银耳莲子羹上来。叶崇文瞧着她这般晚还等着自己,不免有些感动。苏夫人端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神色踌躇,似乎是想要说些什么,却是没有开口。

  叶崇文不由放下碗筷,疑惑道:“夫人可是有什么事情要说?”

  “这……”苏夫人沉吟了下,随后才像下定了决心一般,道,“老爷,今日上完婉儿说要请辞,妾身想要问问老爷您的决定。”

  “请辞?”叶崇文立刻皱起眉头,道,“这好端端的,这上官婉儿怎么想起来请辞?莫非是嫌弃我叶府招待不周?”说这话时,叶崇文神色间立刻流露出几分怒气出来。

  苏夫人连忙按住他的胳膊,轻轻摇了摇头:“老爷,您这是说的什么话。上官婉儿怎么会是那种俗人。这件事,恐怕还要从九丫头身上下手。”

  “叶昀?”叶崇文瞬间明白苏夫人说的是谁,这么一来,叶崇文顿时更加糊涂了,“夫人这话是什么意思?难不成是指叶昀做了什么事情冒犯了上官婉儿。”

  这般说着,叶崇文脑海里不禁冒出叶昀清丽的面容,一时间,怎么也想不明白,依着叶昀的性子,怎么会好端端地惹怒上官婉儿。

  先前王嬷嬷还对她赞不绝口,这怎么换了一个人,倒是变了个模样。叶崇文手掌放在桌面上,紧紧看着苏夫人。苏夫人却是不以为然,拢了拢发鬓,挥手让一旁伺候的丫鬟们都下去了,这才幽幽地道:“老爷,九丫头这几日不知怎么了,竟是身子不舒服起来,因而这几日的课,都是没有去的。”

  “身子不舒服?”叶崇文慢慢皱起眉头,随后冷哼一声,“什么身子不舒服,依我看,她分明是不想学。”叶崇文一掌拍到桌面上,面色十分难看。

  话音落下,叶崇文就站起来,下意识就要吩咐人将叶昀喊过来。见此,苏夫人连忙拉着他坐下,劝道:“老爷,倘若九丫头当真是身体不舒服,您这般,岂不是冤枉了她。不如妾身先叫人去看看,回来再仔细同老爷说,何况今日天色也晚了,老爷不妨明日再将九小姐喊到跟前来细细询问。”

  这样说着,叶崇文浑身的怒气才压了下来。苏夫人唇角勾起一丝得逞的笑意来。今日听了上官婉儿那番话,她就特意派人前去叶昀的院子里悄悄看了,那般模样,哪儿像是生了病的。

  第二日一早,叶昀的院子里就来了人。叶昀听着那小厮的话,顿时皱起眉头,随后点头表示自己知晓了,这才带着碧儿胭脂往叶崇文的院子走去。

  叶崇文早已经在书房候着。叶昀冲着碧儿和胭脂打了个手势,这才走了进去。

  刚一进屋,一个茶杯就对着她的脑袋砸了过来。叶昀立刻偏头躲开,眉头不禁皱了起来。

  “逆女,还不跪下。”叶崇文气的不行。若非他派去的人亲眼看到,他还真不肯相信叶昀竟然这般不知上进。

  听到这句话,叶昀的神色顿时冷了下来。叶昀缓缓抬起头,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来:“父亲这是何意?”

  6酷☆匠w网“N永-久免。m费看+小说u

  虽说她早前就知道叶崇文并没有多在意他这个庶女,但叶崇文这般不问青红皂白就肆意辱骂她,未免过分了些。叶崇文没有想到她竟然还敢顶嘴,当即气急,大步走到叶昀跟前,怒道:“你为何装病不肯前去学舞?”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