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匠Q网●永*久免“费看:小8%说

  苏夫人静静等着叶昀的回答,好让她来说出自己和老爷先前的打算。养了这个闷头的庶昀儿这么久了,叶昀现在走了运跟九王爷能有婚约了。

  怎么说,也该让她为整个叶府做出贡献。

  叶昀知道苏夫人忽然提到九王爷绝对不是什么好事儿,其实在这之前她自己也大概明白了,有隐隐感觉到什么。

  “夫人呢,跟你说这个也没有其他的意思,只是你要知道你已经是九王爷还没有过门的媳妇了。”苏夫人拿不准叶昀的想法,从她的脸色上也看不出来是喜还是怒。

  叶昀捧着白瓷茶杯小口的抿了抿,微微低垂着头,还是不发一语。她就是在等着苏夫人主动说出来,她自己也好趁机提出要求。

  苏夫人小心翼翼的说完了话,结果叶昀意料之外的没有接话茬。整个房间里安静的出奇,让人有些窒息的感觉。

  苏夫人的耐心一点儿一点儿的被叶昀给磨没了,整个叶府她的地位也算是一人之下百人之上了,还从来没有人这样。

  “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夫人知道你不是不懂事儿的。也知道你是个将规矩的,所以元宵节你一定是要进宫和九王爷相见的。我这次来呢,就是想让你准备准备。“苏夫人口气变得有些不耐烦,字字珠玑。

  叶昀扣着茶杯的手忽而攥紧,然后听到最后,复而松开,一脸的巧笑嫣然,“夫人说得对,如果我能为咱们叶府做出什么贡献,当然是我这个叶府九小姐的荣幸。但是夫人别生气,我还有句话不知道该说不该说。”

  苏夫人不知道叶昀这样说是什么意思,不过反正不是顺着她的。

  叶昀放下手中的茶杯,猛地磕在黑漆漆的木桌上,当即质量不太好的刷漆的黑木桌子就被磕掉了一块漆。

  “不好意思啊夫人,我这从小就没像府上的其他的小姐公子哥们学过礼仪礼貌的。所以不能保证站在皇宫里不会出什么意外。”

  叶昀抚摸着十分突兀的掉了漆的桌面,若有所指,“夫人也看到了,我这梨园里呢,没有什么好东西。所以更别提能够拿出手得了,这样子到了皇宫里,不说见了皇上,就是九王爷,那也……”

  太阳穴突突的跳着,苏夫人忍住伸手揉捏的冲动。因为名门闺秀的良好教育,从小就没有跟谁真正的急头白脸过。可是这次苏夫人看着眼前的叶昀,第一次有了这种感觉。

  可是叶昀仍然是扮猪吃虎,一幅堂而皇之又彬彬有礼的模样。让苏夫人恨也不能,尤其是现在这个能够用到叶昀的时刻。

  可是她又怎么能知道这也只是叶昀的皮毛功夫呢?如果现在苏夫人在继续拿乔,还不知道会发展成什么样呢,所以她只能被打掉牙齿也要和血吞了。

  “啪啪!”苏夫人按耐下自己即将爆发的心情,脸上带着微笑,努力维持着自己的名门贵妇的优雅,两只戴满了金银戒指的手,互相轻轻击掌。

  苏夫人的随身丫鬟听闻,就鞠躬退到门口,把门外一直等着的一个小厮手中的东西接过,然后又走回苏夫人身边。

  “昀儿,你看,从你进府到到现在那么久了。我这个叶府的夫人,你的夫人,也该是给你准备准备打算打算了。这不,从你跟九王爷定亲那天我就给你准备好了,一直找不到机会。“苏夫人说着笑眯眯的把漆着金粉的箱子打开,一瞬间珠光宝气将叶昀的容颜都衬托的发光。

  叶昀不屑的微微撇了嘴角,掩下更多的表情没有让苏夫人看到。

  “昀儿,你看这些东西你还满意吗?虽然这都是我跟老爷亲自挑的,不过我们这样上了年纪的人挑出来的可能你不太喜欢。没关系,有什么不满意的就直接说出来,我跟你爹爹再给你换。”

  苏夫人两句话虽然说的十分客气,外人看到可能还会以为自己多么的受宠爱或者是苏夫人的嫡出昀儿儿。

  可是每一句却都是在提醒叶昀,若是说出一个不字,那就是在反驳了这个大家族的领头人的尊严。

  苏夫人自以为说的话做的事无懈可击,正洋洋自得着。

  “既然夫人这么说了的话,昀儿还真的有一点不满意的。”叶昀慢慢悠悠的说出这句话,她已经开始有些期盼苏夫人炸毛的模样了。

  既然想要别人帮他们办事儿,想让她自己出去给他们捞到好处,那么就别在这高高在上的找寻优越感。

  “什……什么?”苏夫人显然没想到自己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这个庶出的不起眼的九小姐,居然真的还提出了。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儿,就是昀儿从小就没有人交过昀儿红。这一时半会儿的也不可能就绣的一手好手法,所以这第一次跟九王爷在宫宴相见的荷包,就请夫人来绣了。"叶昀装做一幅纯良的模样说出这番话的时候,苏夫人已经被气的快要七窍生烟了。脸上上好的胭脂和打底的粉连带着她的表情,抖啊抖的。

  "昀儿,夫人知道你这是在跟夫人开玩笑呢。可是这种话就说一次咱们娘俩乐呵乐呵就算了,如果让别人知道了,咱们叶府的名誉可怎么办。"苏夫人万万没想到叶昀居然会拿这种事来噎她。

  本来叶昀也不想的,尤其是看到了苏夫人带来的那一箱珠光宝气的东西施送给她自己的之后,反而是愿意给苏夫人一点儿好颜色的。

  可是谁让她之前的难堪没过去呢,这边又开始拿乔装大了,她叶昀最讨厌这样的人儿了。

  "呵呵,跟夫人开个玩笑而已。不过昀儿确实是不会昀儿红,也不会宫规什么的。这些事真是存在的,夫人您看这可怎么办呢?"叶昀略带沮丧的低垂着头,两只纤纤玉手互相绞着,乖巧的不得了。

  苏夫人一口闷气终于是吐出来了,喝了一口清清爽爽的绿茶,心胸都舒爽了。果然,叶昀还是一个小丫头,果然还是几句重话就被镇住了。

  得意的苏夫人一根一根的拂过箱子里的簪子,簪子个个根根精美巧妙,都是叶昀除了赏赐和别人的头发上看到过之外的第一次。

  说实话当叶昀看到了那箱子打开的瞬间,眼睛也却是真真的放了光。除了这箱子里的东西之外,她还看到了叶府的家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