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姨娘见状不对,便出来打圆场,娇笑一声,“老爷,何必动怒呢?九小姐年纪小不懂事,不知道带礼也是正常。”

  一顶没有孝心的帽子朝叶昀扣了下去。

  柳姨娘膝下只有叶蓉这么个女儿,适时苏氏在给叶芙择良婿,她为了叶蓉能多有机会同叶芙一块儿出去结交京都的贵人们,近日正想着办法的讨好苏氏。

  瞥了一眼柳姨娘朝苏氏邀功般的笑意,叶昀无声的笑了笑,这一顶没有孝心的帽子扣了下来,她真是想躲也躲不过。

  见她不说话,柳姨娘轻哼一声:“九小姐,怎么不说话了?”

  “父亲不许再说,母亲也保持沉默,九儿没有柳姨娘那么大的胆子敢忤逆父亲母亲,便没有及时回柳姨娘的话,还请柳姨娘见谅。”叶昀虽是嘴上这么说,脸色却并无波澜,只一双点漆如墨的眸子睨着柳姨娘。

  叶崇文冷眼扫过柳姨娘,“柳姨娘好大的胆子,竟敢叫小姐给你赔不是了?”

  “不是的,老爷!”柳姨娘见叶崇文脸色阴沉,吓得身子一晃,解释道:“老爷,婢妾没有那个意思,是九小姐误会了。”

  “你是说我在陷害你?柳姨娘,我把你当长辈看待,你怎可污蔑于我。”叶昀继续说着,一边观察着叶崇文的神色。

  到底是他的人,叶昀也没想着要真的对柳姨娘如何,说完后便转过头去,只见那程姨娘一脸平静,仿佛这厅中的事与她无关似的。倒是苏氏和叶芙,看着她恨得牙痒。

  “来人,既然柳姨娘话说不清楚,带下去掌嘴二十!”叶崇文冷声下达命令,眸光却紧锁着叶昀,这丫头,去了趟别院回来,似乎有点不一样了。

  叶昀也知道叶崇文在探究自己,索性正大光明的看着叶崇文,双眸灵动的转了转,一副纯真无害的样子。

  柳姨娘尖叫一声,连忙拉住叶崇文的衣袖,“老爷,婢妾不是有意的,求老爷开恩!”

  这二十下若是真的打了下去,那她的脸还想不想要了?

  叶崇文摆摆手便让两个老嬷嬷带柳姨娘下去。柳姨娘不死心,朝苏氏喊道:“夫人,夫人,婢妾不是有意顶撞九小姐的,还请夫人开恩啊!”

  苏氏别开目光去,老爷这是明知叶昀颠倒黑白也要袒护,是有意让叶昀日后在这府中树立威信,真真是让人嫉妒的福份。老爷可一向赏罚分明!

  叶蓉想要求,叶芙便拉了拉她的衣袖,示意不要乱来。

  “梅园的人手已安置妥当,昀儿你先回去休息,晚上到我书房来。”叶崇文慈眉善目的吩咐道,与方才处置柳姨娘时判若两人。

  叶蓉见姨娘被罚自己又说不上话,而叶昀却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得到叶崇文那么多的关心,一双饱含恨意的眼睛紧盯着叶昀。自打叶昀那日生病后,父亲便对她宠爱有加,这任谁也会嫉妒。

  “是。”叶昀福了福身。

  几人送走叶崇文,叶芙这才冷笑着看着叶昀,走到叶昀身边,居高临下的看着叶昀,“九妹好手段,先是设计出了府送走丫鬟,又是设计引朱嬷嬷和我入局,这一回府,又让我和母亲这般难堪,还让一向得父亲宠爱的柳姨娘被罚,啧啧,九妹,你这下一个要对付的是不是就是程姨娘了?还是你青珊姐姐?嗯?”

  叶昀见外面天光渐晚,心里募地一慌,胭脂是有武功的,出去寻碧儿即便找不到也该回来了才是。

  抬头看了一眼程姨娘等人,叶昀冷声道:“谢大姐指教。”

  一声指教,便把叶芙说成了心机深沉之人,叶芙虽气,但脸上却还笑着,她抬手抚了抚叶昀的长发,悄声说道:“不知道九妹有没有兴趣去我那里看看故人呢?”

  叶昀闻言一震,她的故人,除了碧儿还能有谁?

  “父亲让九儿回去,九儿不得不回,至于姐姐说的事,改天九儿再过来与姐姐商讨。”她只装作听不懂,垂下的眸子里却是狠辣一片。

  c酷{\匠C$网4#永~久免g$费=@看小S说(

  倘若叶芙真的动了碧儿,那她一定不会放过叶芙的。

  “九小姐养病不过十来天,竟这般伶俐起来,想来别院的日子是极好过的。只是九小姐别忘了,在别院尚且守的是别院的规矩,可来了这儿,要守的是叶家的规矩,千万不可乱了方寸。”苏氏见叶昀油盐不进,便帮衬叶芙道。

  另外站在一旁的程姨娘三人,看着苏氏和叶芙咄咄逼人,也不好插话,只对苏氏行了礼,便说:“夫人,若是没什么事,婢妾这就不打扰夫人和小姐处理事情了。”

  眼下叶昀虽被叶崇文看重,但到底是个没有姨娘没有背景的庶女,也不能翻出什么大浪来。程姨娘向来低调自保,不爱管闲事,苏氏也应允了她。

  等人一走,苏氏的脸立即就变了,她端坐在一张太师椅前,没等她张口,忽有小厮急急忙忙的跑来,嚷道:”不好了不好了,夫人,老爷,皇宫里来人了!”

  “瞎嚷嚷什么?说清楚你刚才的话,哪里来人了?”苏氏站了起来问道。

  小厮喘着气,指着门外的方向,“德公公,皇宫里的德公公来了,要老爷带着九小姐到门口去接旨!”

  圣旨?

  叶昀惊了一下,她不曾跟皇室有牵连,怎会被皇上惦记?父亲所说要晚上过去找他,便是为了这道圣旨的事么?

  苏氏和叶芙都不解的看着叶昀,问她:“你可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皇上迁怒了老爷?”

  “叶昀,你不过是个庶女,别太嚣张了!碧儿那丫鬟,我可是喜欢得紧啊。”叶芙连暗示都省了,直接撂出碧儿在她手里的话,看着叶昀的反应。

  岂料叶昀勾唇笑道:“母亲和姐姐都太紧张了,碧儿不过是一个丫鬟,丢了便是丢了,哪里有再找回来的道理。至于这道圣旨,我劝母亲还是快些出去的好,别让宫里的人看了笑话。”

  她说完,便恭敬的立在一旁,微微躬着身子,做足了乖巧庶女的形象。

  苏氏看着盛怒的女儿,只强压下自己的怒火,带着叶芙往外走。叶昀自然是跟在她们后面,她一路上低着头,手心已经微微出汗。在皇权至上等级森严的时代,她这条命太过轻贱,碧儿被抓,胭脂不知去向,圣旨不明来意,这一桩桩,都足以让她的人生改变。

  叶崇文脸色极其难看,见到叶昀出来,眸光有些沉。皇上动作太快,说是询问他的意思,却没等叶昀安定下来便上府宣旨,皇权压下来,那他想为叶昀另谋出路的机会便是没有了!

  皇帝好深的心思。

  方才还在厅中为一番话折腾的一行人,此刻全都在叶府门口站着。那柳姨娘脸肿起来老高,带了一块面纱给挡住了。

  待叶府一行人到齐了,德公公便开始宣读圣旨,一卷黄绸布在他手里缓缓打开,尖细的声音在整条街上都能听见:“叶昀听旨!”

  “叶昀在。”叶昀先是跪下了右腿,在叶崇文的注视下缓缓跪下了左腿,眸色有些沉,双手举着。

  叶家一行人全部跪下,叶昀跪在了他们的前头。

  那太监打量了她一眼,便继续道:“叶太傅身为两朝元老,护国有功,为社稷江山殚精竭虑,其府中有一女,年方十四,天资聪慧,品性贤淑,与九王爷萧煜旸天作之合,特赐叶府九小姐叶昀为九王妃。另,察叶太傅爱女之心,婚期另作打算!钦此!”

  这道圣旨,一字一句,跟铁锤似的敲着叶昀的脑袋,她觉得自己脑袋越发不好使了,竟白日里做了个这样的梦。可身旁活生生的跪着人,叶崇文接过圣旨,只低沉道:“谢主隆恩。”

  “恭喜太傅!恭喜九小姐!”德公公终于办完了自己的差事,松了一口气般抹了抹汗。

  直到周遭的人都起身了,叶昀还未缓过神来。

  她一心追究飞镖之事,却没想到,自己的终身大事,她以后的一生,就这么轻易的被人给决定了!不过是黄锦绸上写的几个字,戳个公章,便决定了她要嫁给谁!

  叶昀无力极了,她想要反抗,可那是圣旨,这不是梦,她真实的活在这个时空。

  府中其它女眷有恨得咬牙切齿的,也有羡慕得目露花痴的,只有叶昀,整个人呆住了一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