绣图……叶昀的眼睛落在那已经绣完的腊梅图,心中的一块大石头已然落下,伸了个懒腰,已经辰时了。

  碧儿进来为叶昀洗漱,扫了一眼桌上的腊梅绣图,看着叶昀的黑眼圈,碧儿不禁说了句:“小姐,您又一整晚没睡。”

  “是啊,大年夜就快到了,给父亲的礼终于备好了。”叶昀打了个哈欠,疲惫的小脸却夹带着一抹欣慰。

  碧儿用束带将叶昀的三千青丝高高盘起,插了一个蝴蝶钗。

  叶昀不喜繁琐,看着铜镜中的自己,不得不说这个叶昀的容颜是极美的,真感谢老天给了我这个优点。叶昀冲着铜镜中的自己笑了笑,她也冲着自己笑了笑,国色倾城!

  叶昀摆摆手,道:“你替我将头发重挽了,梳一个简单的偏头髻就好,待会我要去睡会,用不着这么繁琐。”

  碧儿默然上前,麻利的顺了顺叶昀的发丝,为她重新挽了头发。

  酷c_匠x网首0B发b¤

  “传膳吧,熬了一整夜,也饿了。”叶昀起身,吩咐道。

  “是,小姐。”碧儿恭敬地应道。

  看了看精致无比的早膳,叶昀不禁涩然一笑,叶府的人,也是个趋利攀势的,这一桌的饭菜,不知比先前的好多少倍。

  碧儿在旁为叶昀小心翼翼地布菜,不一会儿,胭脂掀开帘子便进来了。

  叶昀抬头,放下手中的筷子,忙道:“这么快便回来了,事情可是办妥了?”

  胭脂担忧地看了叶昀一眼,话不着调地道:“小姐怎的如此憔悴?黑眼圈这么重?”

  噗!叶昀看着胭脂担忧的模样,以为事情并不是发展的很顺利,这样看来,十有八九是成了!

  “你倒是先问起我来了,看来,我是把你宠坏了,竟敢不答我的话。”叶昀嗔笑道,叶昀上前亲切地拉着胭脂的手让她坐下同自己细细道来。

  “小姐,奴婢已经调查清楚了,明月……”

  叶昀猛然打断了胭脂的话,面上带着浅笑,“碧儿,这里不用你服侍了,你先退下吧。”

  胭脂不可置信地看着叶昀,疑惑道:“小姐,这……”

  胭脂知道碧儿服侍了叶昀多年,一脸狐疑地望着叶昀。

  小姐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胭脂也知道小姐的心思不是她这个做下人的能随意揣测,只是这一重重的事情,一件比一件新奇,还真让人看不清楚。

  叶昀知道胭脂心里的疑惑,随即就笑道:“并非是我不相信碧儿,她也跟着我这么多年了,我只是不想把她牵扯进来。”

  并不是自己将碧儿当做外人,只是碧儿实在不是个有心眼的。她还真怕碧儿知道此事了,一不小心会说漏嘴。到时候,遭殃的不仅仅是自己,还有这满院子跟随自己的丫鬟侍卫们。

  胭脂带着欣赏的眼神打量了叶昀一番,没想到小姐这么小的年纪,便知道为身边的人着想了,更何况,还是些下人。

  叶昀瞧着胭脂的眼神,下意识地看了看自己:“怎么了?可是我今日的打扮有不妥之处?”

  胭脂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垂头笑道:“没有,只是觉得今日的小姐很美。”

  叶昀随即瞪了胭脂一眼,话锋一转,“你查到了什么?”

  “小姐,奴婢去查了。明月家中只有个上了年纪的婆婆,几年前明月的丈夫得了疾症暴毙身亡了,明月也是个孝顺的,便来了叶府做了程姨娘的丫鬟,程姨娘当年收了两个贴身侍女,便给她们取名明珠和明月,后来,想必小姐已经知道了。明月入府后,得了每月的月银送回家中,奉养婆婆。”胭脂将自己查出的一一道来。

  叶昀银牙紧咬,越往下听脸色却越不好了。

  “小姐,你怎么了?”胭脂关切地问道。

  明月是侍奉程姨娘的人,同明珠情如姐妹。叶昀被近来的事情压的喘不过气来,她不是一个心慈手软的人。当时毫不犹豫的要去调查明珠,让明珠帮自己,给程姨娘致命的打击,这样她就不得不选择自己了。

  那日,她被叶芙冤枉,无人出来作证,若是苏氏用她手中的权力硬是给自己扣上一个残害嫡姐的罪名,自己是有几张嘴都说不清的。恰好这时,程姨娘站出来了,可是她偏偏敬酒不吃吃罚酒,不愿同自己联手。叶昀想了想,还是按愿计划行事。可是……

  叶昀捻了捻自己的衣角,嘴唇自己快被自己咬出血来,一脸焦躁。

  “小姐……可是有不妥之处?”胭脂直直地看着叶昀,对叶昀的反应有些吃惊,小声地说道。

  “无事。胭脂,我准备……”

  叶昀俯下身子,在胭脂耳旁悄声说了一道,胭脂闻言脸上露出一丝疑惑,眼中隐隐带着惊奇,微微点了点头。

  叶昀瞧着胭脂的神色不对,不由得问了句:“胭脂,你说,我是不是太过自私了?”

  胭脂心疼地看了看叶昀,这些阵子来,小姐一个人既要受苏氏的压制,还要受叶府各位小姐的排挤,没有一个人愿同小姐站在一起。

  胭脂抿了抿嘴,然后才安慰道:“小姐,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无奈与苦衷,您并不狠心。奴婢觉得,要是您可以将明月家中的婆婆好生养着,明月定会感激您的。”

  叶昀没想到胭脂会这么说,惊讶地问道:“怎么说?”

  胭脂看到叶昀凝神看来,心中一动,于是缓缓道来,“奴婢还听说,明珠的丈夫就只有明珠一个妻子,并未娶妾。自丈夫暴毙后寻过死,只是被人救下了。可见明珠是同自己丈夫的感情是不错的,想要随着他去了。只是后来怕是想着自己要是去了,家中的婆婆无人照顾,所以,小姐,若是您可以好好待她家中的婆婆,想必明珠是不会怨您的。”

  听着胭脂的分析,胭脂自然是站在叶昀这边的。

  叶昀心里是不忍心的,而后,便轻声一笑,自己何时这样心慈手软了?于是接着胭脂的话茬说道:“你这么一说,我心里倒是有数了。明珠既然应了我,想必也是有十分的把握说服明珠的。”

  胭脂拍了拍叶昀的手:“小姐就放心吧,定如小姐所愿,事情会很顺利的。”

  叶昀一直惶惶不安的心也慢慢地冷静下来,长舒了一口气,揉了揉眉心,说道:“但愿如此。”

  叶昀又道:“这件事也辛苦你了,你也下去好生歇着吧。”

  “小姐要放宽心,奴婢告退。”胭脂哪里不知道叶昀心里想的是什么,有些自责,自己能帮小姐做的,就只有这些了。

  叶昀看着胭脂离去的身影,步履坚定了回了屋子。

  叶昀也是累了,这些天来事情太多了,身边的人接二连三的出事,自己刚出手也是出师不利,想着想着,便躺在贵妃椅上睡着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