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着,便扬声道:“都愣着干什么?还不将大小姐送回屋子换衣裳,等着让小姐生病不成?”

  叶芙不服气,还想说什么,却被苏氏狠狠瞪了一眼。于是便不敢说什么了,霜儿随即上前扶着叶芙离去。

  叶芙走到叶昀身前时,叶昀用极低的声音,悄声道:“大姐姐,可要看清路了,风大地滑,若是姐姐还像刚刚那么不小心,可就不是落水这么简单了,有可能会香消玉损呢。”

  语毕,叶昀露出邪魅的笑。

  “九儿可是在威胁姐姐?”叶芙的神色本就有些难堪,这下更狰狞了。

  “大姐姐,九儿只是关心姐姐……”叶昀摇头笑了笑,叶芙讪讪的走了。

  “哼,大姐姐自己不小心落了水,竟想着推给一个小小的庶女,夫人知晓此事的来龙去脉后,竟也不怪罪,几句话便了事了。可真是可怜了我们这些卑微低贱的庶女了。”一身着莲青色地裙的少女开口,叶昀望去,这不正是叶青珊吗?再看身后,越来越多问讯赶来的人,这个宅子里的人就是这样,个个都是看热闹的。

  叶青珊说着便泪眼婆娑,顺势拿起手中的帕子拭泪,让人看了好生怜惜,不知道的,还以为苏氏之前做了多少苛责庶女纵容嫡女的事。

  众人不禁倒吸一口气,叶青珊也只是庶女,她为叶昀说话也就罢了,竟然敢如此明目张胆的挑衅苏氏,指责苏氏往日亏待了她们。

  叶青珊同自己的感情也没那么深,今日这娘两是怎么了,竟双双站出来为自己说话。

  “八小姐,话可不能这么说,芙儿落水,我这个做娘的自然担心。芙儿还小,因为过度惊慌认错了人,所以失言了。”苏氏看着众人缓缓道,宛然一副掌事主母的风范。

  苏氏掌管叶府这么多年,所有的事都在自己的掌握之中,可是,今日是头一次自己失了颜面,苏氏脸上有些挂不住。

  叶昀偏偏不给苏氏台阶下,似是无意又有意地呢喃了一句,“人心难测海水难量。”叶昀幽叹一声,看着苏氏一脸正经说道:“夫人持家这么多年,父亲不仅一次地同九儿讲,让我多学着点夫人,办起事来有条不紊,处理事来公平公正,持家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冤枉过任何人。九儿相信,夫人定会还九儿一个清白的。”

  程姨娘看着叶昀对苏氏满脸信任的申请,不由得心里噗嗤一笑,她是见识过叶昀厉害的人,刚刚那场惊变,自己可是从头到尾都在看着。向来老谋深算的苏氏今日却栽在了一个庶女手中,当真有趣极了。这话,先是抬高了苏氏,若是今日这事不了了之,她多年来的名声不是毁了?若是她不给叶昀一个说法,指不定,叶昀会将此事传到老爷耳中去。

  苏氏没想到今日是吃瘪,多年来,自己可是第一次失利。虽然向叶昀低头,让她很不忿,但是为了自己多年来的名声,就只能忍着。于是上前对拍了拍叶昀的手,忍气道:“我刚刚失言了,冤枉了九小姐,还望九小姐大人大量,不要计较的好。”

  叶昀静静地看着她一会,这才微笑道:“夫人说的这是哪里话,我们是一家人,九儿没有要怪罪夫人的意思。”

  见叶昀拿大,刚刚居然故意晾着自己,气是不打一处来,但又不能发作。

  之后又道自己要去看看叶芙,找了个借口便走了。

  众人知趣,纷纷离去。

  “碧儿,快去,拦下程姨娘,就说我有话同她说。”叶昀赶忙道。

  “是,小姐。”

  碧儿一阵小跑上前喘着粗气道:“程姨娘,请留步,我家小姐说要好好谢谢您。”

  程姨娘停下脚步,忙笑道:“言谢的话便不用了,不过举手之劳,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程姨娘,可是不待见九儿?竟是一句谢都不接受的。”叶昀赶忙追了上来,喘着气,天有些冷,巴掌大的脸已经憋的红红的。

  6更新)最快_上酷d!匠网?

  程姨娘有些不好意思地垂垂头,佯装生气道:“九小姐说的这是什么话?若是不待见九小姐的话,刚刚便不会施救了。”

  “姨娘不要生气,是九儿唐突了。”叶昀自然知道程姨娘并未真的生气,微微低了头赔礼。

  叶青珊在这个时候却接口道:“九妹妹,要是无事的话,我同姨娘便先走了。”叶青珊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叶青珊的心思也是百转千回,叶昀从病醒之后像是变了个人似的。叶昀办起事来狠厉,伶牙俐齿又精明老练,一点都不像是十几岁的孩子。

  “自然是有事。”叶昀四斤拨千斤地说道。

  叶青珊抬眸不屑道:“姨娘已经说了,道谢就不必了。我们不过是叶府的庶女,救你,只是觉得我们同病相怜罢了。”

  是啊,同是庶女,多么讽刺?

  程姨娘像是早已知道了叶昀所谓何事,也不慌不忙,于是笑了笑,认真地问道:“九小姐不防直说。”

  叶昀点点头:“八姐姐,是庶女如何?不是,又当如何?我们左右不了自己的身份与地位。但是,却能掌握自己的命运。我们虽是庶女,但一样可以活的出彩!”

  叶昀顿了顿,她知道叶青珊的性子,也是个不认命的主。

  叶青珊听了叶昀的话,她眼里闪过一丝光亮。叶昀会心地笑了笑。

  叶昀仰头,坚定地说道:“程姨娘,如果你愿意,我们便可联手……”

  “九小姐。”程姨娘身子往后退了几步,低头说道:“今日我不过凑巧看到了整件事情的经过,说出了实情而已,珊儿长这么大了,受过的委屈自是不少于九小姐,我不过是看不惯她们冤枉九小姐,想必是九小姐误会了什么?如果今日换作其他人,我也会站出来的。”

  这话说的有些直白了,叶昀脸上的神情并不好看。叶昀不甘心,眼珠一转,又道:“姨娘活了大半辈子了,自是不愿参与这些你争我抢的事情上来。可是,姨娘不为自己想想,也该为八姐姐想想。”

  程姨娘一惊,猛然抬眸盯着叶昀。

  程姨娘又何尝不明白叶昀的意思,要说起来,叶昀也是个精明的人,只是,她们要面对的,是运筹帷幄的苏氏,那个老谋深算的女人。她不敢将自己同女儿的未来赌在一个十几岁的孩子身上,更何况,还只是个庶女!

  “九小姐在说什么姨娘听不懂,只是姨娘真的有事,便不奉陪了!”程姨娘是个精明的,懂得如何掩饰自己,随即垂眸,不去看叶昀,淡淡地道。

  叶青珊想说什么,被程姨娘扫了一眼,便立即住嘴,随着程姨娘走了。

  “程……”叶昀看着程姨娘离去的身影,欲言又止。

  叶昀顿时觉得尴尬了些,她自然知道程姨娘担心的是什么,她不信自己,毕竟自己只是个十几岁的孩子。定是觉得论手段,自己是比不过苏氏的,可是总不能将自己重生的事情告诉她吧?若是程姨娘还是这么顽固不化,那么……

  想到这里,叶昀唇角一勾,眸中是深不可测的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