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气中,散发出一种很诡异的气息。

  全场的气氛,都变得沉寂了下来。

  所有人都看着那光芒渐渐的开始退散。

  这降兽杵,本意就是用武力,强行的压迫灵兽,使之害怕,然后顺势的将它禁锢。

  虽然说,对于一个强者来说,要禁锢一个灵兽,并不难。但是要使一个灵兽被禁锢了之后,自然而然的臣服,那就难了。

  而这降兽杵,就有这样的功效。

  霸道的攻击力,令人胆寒。即便是黄易简此刻,都感觉到一丝凉意。可见这降兽杵,名不虚传。

  光芒渐渐退散。

  全场鸦雀无声。

  几乎无一例外,所有人都露出震惊的目光,他们瞪大眼睛,嘴巴张大,但是声音像是被掐在了喉咙,无法发出。

  只见场中,绝世神驹依然是绝世神驹。

  场面与之前没有任何变化。

  它依然在安静的,淡定无比的,悠然自得的吃着自己的东西。

  tq最C新y章'节UG上H‘酷S#匠网.T0(。

  那降魔杵的攻击,轰然扫荡而过,但是却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

  这一切,简直古怪到了极点。

  一切就如刚刚一模一样,没有任何变化。

  所有人瞳孔收缩,他们明明看到,那降魔杵霸道无比的力量,轰了过去。先不说绝世神驹到底有没有受到伤害,至少地面都已经产生了裂痕了,那周围的一切,都应该被损坏了才对。

  而此刻,人们震惊了。

  因为绝世神驹所站的地方,竟然毫发无损。

  那些地面的龟裂,竟然就在它周围的一米外,直接断了。

  就好像,那些攻击,没有一丝一毫靠近到它。

  这简直令人震骇。

  这一幕,不应该发生的。

  人们心中都有这样的声音。

  黄易简、诸葛瑜、姜兮漫纷纷侧目,他们下意识的面面相觑,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震惊。

  这简直太吓人了。

  他们虽然不知道这是怎么做到的,但是从绝世神驹完好无损的样子看来,这一切,恐怕不在他们的掌控之中。

  苏林此刻,目光中有骇然之意。

  “这是什么样的存在?”他惊了。

  降兽杵没有发挥半点作用不说,对方还完全不在意!

  这种情况就像是,全力一击,却像是在打空气!

  唯独赵仁凡,此刻目光中露出了精芒。

  “空间能力!这家伙,果然跟金睛马有关联!”赵仁凡惊讶无比,心中翻出无数的心思。

  “很像啊!”白麒麟惊道,“会不会是金睛马的父母什么的,这么厉害。我能感受到,它好像直接利用空间的力量,将那降兽杵的攻击化解了。”

  “对。所以才导致我们看到,降兽杵的攻击,毫无作用。因为,那攻击,全被送走了!”赵仁凡心中沉吟,他同样感受到了这一切。

  他此刻,心中很惊讶,但是不动声色。

  他没有发出半点异样,看着面前的情况。

  这绝世神驹,倒是让他有些心动了。

  没办法,这样强大的灵兽,谁不想要呢。

  即便他用不上,也可以给其他人。

  “看来,不用一点手段,是不行的了!”苏林自觉很丢脸,此刻咬着牙,手中飞快的捏出一道道法诀。

  这是灵兽堂独特的驯兽功法。

  很强大,透发出诡异的气息。

  赵仁凡侧目,他也感受到了这些法诀的可怕。

  可惜,绝世神驹就像是一个无底洞,或者说不存在的一样。不管他做什么,所有的一切攻击,都好像打在了空气当中!

  无用!

  毫无作用!

  赵仁凡清楚的感受到,空间在一瞬间被撕裂,然后苏林的攻击,就被送入了虚无中,没有在它周围发出半点作用!

  “其实不是这降兽杵或者说这苏林弱,而是这神驹,太强大了一些。”赵仁凡心中沉吟,“也不知道,我对上它,有几分胜算。”

  赵仁凡在猜测,因为他也感受不到,这绝世神驹到底有多强大。

  它隐藏的很好,不漏声息。

  “丢人了!”苏林此刻气喘吁吁,所有的方法都用尽了,却没有起半点作用。

  他此刻很无奈,但是没有办法,只能是苦笑着承认。

  “看来,这灵兽,是个宝啊!”黄易简没有气馁,眼中反而露出了疯狂的光芒。

  “那也要有本事拿才行。”诸葛瑜皱眉,他在思考着对策。

  反倒是姜兮漫,美眸轻动,她看了看这绝世神驹,忽的开口问道:“你们有人知道这灵兽的来历吗?”

  众人一愣,而后纷纷摇头,说实话,这绝世神驹,每次出现,都像是传说一样。

  抓不到,摸不着。

  消失之后,就无影无踪,再也寻不到任何的踪迹。

  出现的时候,又是悄无声息,不知道从何而来。

  “几位,在下觉得,有人或许会有办法。”

  忽的,有人开口。

  众人侧目,满脸狐疑的看着熊斌。

  说话的人,正是他。

  只见,他此刻露出了笑意,抬起头,看着姜兮漫,满脸的崇拜,认真道:“圣女,我觉得,有个人或许会有办法。”

  “谁?”

  未等姜兮漫开口,黄易简抢着问道。

  苏泽面色一凛,他似乎料到了什么,面色当即一变。

  “他刚刚说,能让这神驹把粪便拉在我脸上,可见,他应该有办法让这神驹有所变化。如此一来,他说不准,还有可能收服这灵兽!”

  熊斌淡淡说道,他伸手指着赵仁凡,表情中透露出戏谑。

  “不是,不是的,别听他乱说。”苏泽顿时大惊,慌忙说道。

  赵仁凡此刻,眉头皱了皱,他朝着熊斌看了一眼,眼眸中有了冷意。

  这人三番两次的针对他们,这让他有些不舒服了。

  一次两次也就算了,赵仁凡来这里不是惹事的。但是人不能太过分。

  众人此刻,都将目光落在了赵仁凡身上。

  赵仁凡表情淡然,没有说话。

  “你有办法?”黄易简眉头一挑,冷冷看着赵仁凡,似是在质问。

  赵仁凡皱眉,他扫了黄易简一眼,理都不理。

  这语气,搞得好像赵仁凡是他手下一样。赵仁凡会理他才怪了。

  这一下,黄易简顿时皱眉,冷意更浓了,他面色阴沉了下来:“问你话呢!你聋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天天来卖酒说:   第四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