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语婷昨晚上,和何子蓝睡在一块。

  以她闹腾的性格,要把何子蓝的话套出来,简直易如反掌。

  所以,她经过差不多半宿的“审问”,终于知道何子蓝的事情。

  当即,她就对这个痴情无比的单纯女孩,同情得不得了。更是在心中大骂了赵仁凡无数遍。

  “一天到晚就知道拈花惹草,偏偏拈花惹草之后,什么都不做就跑了。简直混蛋啊。”宋语婷心中直嘀咕。

  所以,她是打心里接受何子蓝。

  而且,何子蓝这个人,非常的单纯,不参杂任何的其他心思。

  现如今,赵仁凡在她心中,就基本上是全部了。

  何子蓝被赵仁凡抓住了手,下意识的就要躲到一边。但是赵仁凡怎么可能让她乱动。直接把她拉到身边。

  宋语婷满意的点点头,然后跟林菲菲走在前面。

  “这……”何子蓝满脸羞红,上一次在上古遗迹当中,她跟赵仁凡睡在一个房间的时候,就羞红了脸,如今牵手,更是让她呼吸都变得急速了起来。

  “你干嘛这么紧张?”赵仁凡笑道,“上次在遗迹里,我们还睡在一起呢。”

  “胡说!”何子蓝顿时嗔道,“我们哪有睡在一起?”

  “睡在一间房不是睡在一起?”赵仁凡哼道,坏坏的笑了笑,然后一边走,一边看着何子蓝,“我记得,上次我睡醒,被人脱光光了。”

  “那是别人脱的!”何子蓝顿时满脸羞红,几乎从头红到脚,低着头,完全不敢看赵仁凡。甚至于还想要跑到前面跟宋语婷她们走在一起。

  但是赵仁凡把她的手抓的非常紧,她根本就挣不脱。

  “你当我傻啊。”赵仁凡坏笑道,“他们怎么可能无端端来脱我衣服?而且,就算是有需要,要脱衣服。那他们肯定也会让你脱的。”

  何子蓝满脸羞红,嗔道:“别说了……”

  赵仁凡凑到何子蓝耳边,低声问道:“你看到了什么?”

  “我什么都没看到,我闭着眼睛的!”何子蓝羞恼的辩解道。

  “哦,那就是真的是你脱的了。”赵仁凡笑道。

  “你……故意的!”何子蓝红着脸,羞恼道。

  赵仁凡哈哈大笑,说道:“那你肯定是摸到什么东西了。”

  “我不跟你说话。你太坏了。”何子蓝把脸别过一边,不看赵仁凡。她只觉得,想起当时那个画面,脸上就火辣辣的。

  她至今搞不明白,当时她怎么会那么大胆,竟然干这种事。

  赵仁凡大笑,然后抓紧他的手,沉默了一会之后,说道:“蓝蓝,真的是非常的感谢你。”

  “谢我什么?”何子蓝愣了愣,这时候她的脸色已经恢复了过来。

  现在这种感觉,何子蓝非常的享受。

  感觉到路人朝她看来的目光,她感觉,这是她这辈子遇到过最幸福的事情。所以,不知不觉中,她自然而然的就抓紧了赵仁凡的手,生怕他离开一样。

  赵仁凡看了看她,然后认真的说道:“谢谢你一直以来的帮忙。”

  “我哪有帮什么忙?”何子蓝更加奇怪了。

  轮功劳,她觉得,其他人都做得比她多。

  赵仁凡摇摇头:“你能说动你师父去帮我,这就是最大的忙。你知道吗?如果没有你师父,我们恐怕现在都已经死翘翘了。”

  “这……我只是求了师父几句而已,这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何子蓝回答道。

  “这还叫没什么大不了。”赵仁凡没好气的说道,“这可是人命关天的事情。”

  何子蓝沉默,不知道该说什么,忽然,她看着赵仁凡,问道:“你……不是要娶大师姐吗?”

  赵仁凡顿时一阵尴尬,然后摸摸鼻子说道:“你师父那边,是什么情况?”

  何子蓝摇摇头:“她没说。我出来的时候,她就说,让我……保证是清白之身就可以了。其他的她没说。”

  赵仁凡愣了愣,然后捕捉到当中的点,眉头皱了皱问道:“寒冰宫的传承?”

  “对。”何子蓝认真道,“师父说,这个非常重要,所以我必须要继承这个传承。否则的话,我们都会死。”

  赵仁凡沉吟:“我知道。”

  “所以……”何子蓝顿了顿,继续说道,“我们只能牵牵手。”

  “不然你还想干嘛?”赵仁凡忽然笑道。

  “你……”何子蓝顿时又羞红了脸,“你就知道欺负我。”

  赵仁凡干咳一声,说道:“我哪有欺负你啊。我在想,是不是你们门派的人都可以三妻四妾啊?”

  何子蓝打着哼哼看着赵仁凡:“你是不是琢磨很久了?”

  “胡说,我是那样的人吗?”赵仁凡说道,“我只是偶尔想一想而已。”

  “哼,也不知道你怎么做到的,一个个都往你这里蹭。”何子蓝笑道。

  “魅力大吧。我觉得应该是。”赵仁凡厚着脸皮说道。

  何子蓝咯咯直笑,说道:“我觉得应该是大家都眼瞎了。”

  “你这是瞎透顶了。”赵仁凡无奈道。

  “我就是瞎了,怎么着?”何子蓝忽然任性的说道。

  赵仁凡愣了愣,诧异的看着她:“这句话不符合你风格啊。是不是语婷教你的?今晚我就收拾她。”

  “得了吧你。”何子蓝羞涩的笑道,“语婷说,给你无数次机会了,你都怂了。”

  赵仁凡满脸尴尬,干咳一声,避开这个话题,说道:“蓝蓝,你想买什么东西呀?”

  “随便看看吧。我就是陪她们来的。”何子蓝此刻穿着宋语婷的衣服。因为她匆匆赶来,都没带其他东西。

  “待会买几套衣服,打扮的漂漂亮亮的。”赵仁凡笑道。

  “你就不怕这样我被人抢走?”何子蓝轻笑。

  “谁敢来抢?我打得他妈都不认识他!”赵仁凡恶狠狠的说道,“让他知道花儿为什么这么红。”

  “你以前没这么霸道的呀。你看到女人都不敢乱来的。虽然嘴上说的厉害。”何子蓝看着他,说道。

  “我这哪是霸道,我这叫宣誓主权。”赵仁凡淡定的说道。

  “那你都跟谁宣誓了主权了?”何子蓝笑问。

  m更新Bt最h快上酷匠…O网

  “呃……你是第一个。等我什么时候有空了,再忙其他的……”赵仁凡尴尬道。

  “大师姐你不是已经宣誓过了吗?”何子蓝幽幽的说道。

  “我能说,是她主动的吗?”赵仁凡耸拉着脸,无奈道。

  “是吗?大师姐真厉害。”何子蓝咯咯直笑,“不过做得好。”

  “你们都不介意吗?我都觉得很对不起你们。我这……一个人,你们这好几个人都往我这里凑。我真是……何德何能啊?”赵仁凡满脸无奈。

  “你不明白。”何子蓝摇摇头,“我们差点就失去你了。那种失而复得之后的感觉,不知道怎么跟你说。反正看到你能活着回来,我们觉得,其他什么事情,都是虚的。其他的,我们都看淡了。”

  说到这,何子蓝柔柔的看着赵仁凡,眼睛有些红:“没有比你活着更重要的事情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天天来卖酒说:

  今日第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