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怎么样了?”

  此时此刻,在八卦门的旧址当中,杨静容问正在为赵仁凡疗伤的林松石。

  “暂时没什么大碍。他的身体恢复能力非常的可怕。”林松石沉吟道。

  “麒麟之主,如果没点本事,那就太说不过去了。”杨静容松了一口气,开口说道。

  “不过,他身体的创伤,还是有些严重。似乎他做了什么事情,他此刻的身体,十分的奇怪。”林松石摇摇头,“我完全搞不懂。也不敢轻易的为他疗伤。只是把他一些普通的伤势给恢复了。其他的不敢乱碰。”

  “不乱碰挺好的,否则的话,万一出什么问题,就麻烦了。”杨静容点点头,看着赵仁凡,“这小子,自从我们关注他以来,他好像就没停过的受伤。不是这里伤就是那里伤的。”

  林松石也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站了起来,说道:“就让他好好的自己调理吧。我们也帮不上忙。”

  杨静容点头,然后边走出去,边说道:“第五剑那个老不死的,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不过,这一次阵势如此之大,逆修派那边,肯定也注意到了。所以,事情暂时还算是可以放心。”

  “现在就是不知道,菲菲他们那边,知道消息之后,会是怎么样的反应。”林松石眉头皱了皱,有些无奈的说道。

  这时候,他们肯定不能说出赵仁凡的消息。这种情形,不管是赵仁凡,还是其他人,都要面临着巨大的压力。

  而第五剑几乎是对赵仁凡恨之入骨,所以一旦赵仁凡的消息透露出去,很有可能会遭受追杀。

  但是,林松石和杨静容,此刻也非常担心凡山那边的情况。

  如果封灵派要对凡山动手,那么凡山绝对是挡不住的。

  “以我对第五剑的了解,他暂时不会轻举妄动的。他不恢复到巅峰状态,他都不会出手了。赵仁凡这样的修为,都能够坏他的计划。如果他还不做好完全的计划的话。就不是他的性格了。”杨静容沉吟道。

  “现在,我们要做的,是推波助澜,让逆修派去拦住封灵派。然后我们暗中保护宋雨幽。”林松石想了好久,开口说道。

  “现在看来,也只有这样了。”杨静容很同意林松石的说法,“宋雨幽是噬魂魔功的关键。她必须要保护好。”

  “范晴敏也要注意。否则的话,第五剑一旦发起疯来。把范晴敏抓去,那就麻烦了。要知道,虽然范晴敏也是真灵之体,虽然并不是处子之身,但是依然是有效用的。只是很少罢了。”林松石沉吟道,“一旦把第五剑逼疯了,他可不会想这么多。”

  “这倒也是。事情总归还是有些麻烦。”杨静容眼中闪过凝重,“也怪我吗修为实在是太低了些。想不到,九阶真元和五阶真元,差距这么大!”

  “这很正常。”林松石叹道,“二阶真元基本上都能够迎战两个一阶真元而不落下风。这真元境之间,每一个阶级相差的实力,都不是一般的恐怖。”

  两人说了一会话,然后去寻了一些药草,熬成汤,给赵仁凡灌了下去。

  时间就这么,滴答滴答的过去了几天。

  寒冰宫的气氛,极其的古怪。

  宋雨幽已经连续几天没有说过话了。

  楼君若每天看着远方,得来的只有失望。她多希望,远方一道长虹朝她飞来,然后落在她面前。

  何子蓝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她此刻正在闭关。她答应过青月,不再想赵仁凡。

  此时此刻,她也不知道,楼君若她们,已经回来了。

  又过了一天,宋雨幽打算回去了。

  这里已经没有什么好等待的了。

  宋雨幽已经接受了事实。

  “我跟你们过去吧。”楼君若说道。

  “大师姐,你们过去吧。我们在这看着小师妹。”李师曼说道。

  “好!”楼君若点点头,然后和宋雨幽他们,往凡山赶去。

  一路上,宋天权开车。

  楼君若和宋雨幽坐在后面。

  “想开些。”楼君若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宋雨幽,只能是搂着她的肩膀,轻声说道。

  宋雨幽此刻有些魂不守舍的,听到楼君若的话,呆呆的问道:“你说,赵仁凡还会回来吗?”

  “会的。”楼君若认真的说道,“我们要相信他,他是一个善于创造奇迹的人。”

  宋雨幽点点头,眼中恢复了一丝神采:“我也相信,只是……心里总不踏实。”

  楼君若轻轻的拍着她的肩膀,说道:“放心吧。没事的。”

  车子疾驰在路上。

  很快,众人的车,停在了凡山门口。

  众人的脚步,都有些沉重。

  “大家放轻松点。”宋天权说道,“要相信,赵仁凡会回来的。”

  众人点点头,都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走了进去。

  刚走到门口,古云赵和柳香兰就走了出来。

  “你们回来了?!”李香兰顿时惊喜不已,赶紧迎了出来。

  而此刻,屋子当中的其他人,听到声音,同样走了出来。看到宋雨幽她们,顿时一个个都乐了。

  “你们终于回来了,担心死我们了。”

  “姐,你回来了?”宋语婷此刻,飞快的跳了出来,一把抱住宋雨幽,差点哭了出来,说道,“姐,快把我担心死了。”

  宋雨幽挤出一丝笑容,说道:“让你们担心了。”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柳香兰笑道。

  但是忽然,她愣了愣。

  w酷b匠网永久免n3费t看$¤小J说_o

  她没说话,倒是林菲菲和宋语婷,近乎同时的问道:“姐(雨幽姐),赵仁凡(赵大哥)呢?”

  众人当即一愣,这才发现了,赵仁凡没在。

  气氛顷刻间变得凝重了起来。

  宋雨幽他们,早就料想到会有这一幕,此刻纷纷露出沉重的神色。

  “阿姨……对不起……”宋雨幽更是直接眼睛就红了,哽咽着声音,对柳香兰说道。

  “怎么回事,别哭别哭,慢慢说……”柳香兰心中一个咯噔,但是还是强忍着让自己平静下来。

  此时此刻,宋语婷和林菲菲,都同时愣住了。

  宋语婷眼中闪过一丝不妙,看着宋雨幽:“姐,发生什么事情了?”

  宋雨幽再也忍不住,哭了起来:“对不起……都是因为我,要不是我……赵仁凡也不会……呜呜……”

  宋雨幽真的是压抑的太久了。

  从寒冰宫到现在,她一直都不敢去想象。

  她的心中,充满了愧疚。

  她把所有的压力,都往自己身上背。她害怕,她不敢面对大家的目光。她觉得这一切,都是她的错。

  “你们骂我吧……都是我的错!”

  她嗷啕大哭起来,这么多天以来的压抑,顷刻间爆发出来,她再也承受不住这种煎熬,竟是硬生生的晕了过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天天来卖酒说:

  今日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