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剑面色阴沉,看着眼前的林松石和杨静容。

  “想不到,八卦门的人竟然没被除尽!”

  “是不是让你很失望?”杨静容冷冷道,看着第五剑的眼中,带着恨意。

  更9、新。最快上酷匠网/l

  “的确有些。”第五剑面色阴沉,“你们要带走他?趁着我受伤?似乎有些天真。”

  “天真不天真,不是你说了算。”杨静容让林松石将赵仁凡扶了起来。

  “你们跟他什么关系?”第五剑看着杨静容。

  “很普通。我女儿喜欢他。”杨静容说了一个很简单不过的理由。她没有必要跟第五剑解释太多。

  “哦?”第五剑冷哼一声,“八卦门,一个早已经消失了的门派,还敢来惹我封灵派。真是嫌命长了。二十年前没杀死你们,今日解决也不晚!”

  说着,第五剑竟是要率先动手。

  只见他身影一动,伸出手就要朝着赵仁凡抓去。

  “第五剑,虽然我们修为没你高,但是你也别以为可以轻易拿下我们。尤其是你现在的伤势。你还有这个资本吗?”杨静容冷哼一声,然后直接跟第五剑对战了起来。

  磅礴的真气在震动。

  第五剑身上的魔气不停的散发出来。

  杨静容讥讽的说道:“噬魂魔功,早就知道你在修炼这种功法了。只是没想到,竟然让你找到了真灵之体。”

  “你们守在这里这么久,就是等这一刻吧?”第五剑的气息当中带着杀伐,每一掌,每一次攻击,都缠绕着无尽的黑气。非常的可怕。

  “错了。我们是刚好赶到!”杨静容抵挡着第五剑的攻击,冷冷道,“幸好来得及时,要是再晚点,他就死定了。”

  “哈哈……你错了,他现在也是死定了!包括你们!”第五剑冷冷的说道,此刻他的气息有些弱。

  伤势依然对他造成了影响,此刻他能够发挥的实力,远远不如他巅峰实力。

  “哼,没空跟你浪费时间。松石,我们走!”

  杨静容冷哼一声,对着林松石喝了一句,然后飞快的后退。

  林松石和杨静容两人,飞快的打出一道道的攻击,阻拦着第五剑的进攻。

  然后身影飞快的朝着远方离去。

  第五剑根本没有去阻拦。

  因为他知道,拦不住。

  他此刻的实力,根本不可能留下杨静容和林松石。刚刚只不过是虚张声势罢了。

  他紧紧的握着拳头,然后冷冷的吼道:“所有人,给我反思!”

  也许是被气到了,他此刻面色阴沉,嘴角竟然溢出了鲜血,然后他眼中的怒火,熊熊的燃烧了起来。

  转身,径直的走回了他闭关的地方!

  “所有人!都得死!”他咬着牙,冷冷的说了一句。

  这一役,他几乎是完败!

  “蝼蚁竟然连续坏我几次计划,该死!”他握紧拳头,浑身冒着魔气,“等我恢复过来,就是你们的死期!”

  当封灵派的长老们,赶回来的时候,看到满目苍夷,一个个都怒不可言。

  不过,第五剑没有下令,谁都不敢轻举妄动。

  而此时此刻,青月已经带着宋雨幽他们,回到了寒冰宫。

  “师父,你们回来了?”李师曼和董思如迎了上来。

  但是看到众人浑身都是血,而且破破烂烂的时候,两人都是一惊。

  “赵仁凡呢?”李师曼终于发现了不对劲。

  众人的面色都十分的不好看,此刻更是没有赵仁凡的身影。

  众人一言不发,宋雨幽痛苦的皱了皱眉头,然后说道:“师曼,我有些累了,能找个地方让我休息一下吗?”

  李师曼心头涌出一丝不妙的感觉。

  但是此刻气氛太过凝重,她都开不了口。纵然心中有着无数的疑问。

  “我带你去,先洗个澡。”李师曼说着,便带着宋雨幽进去了。

  而这时候,董思如说道:“叔叔阿姨,你们两个也休息休息吧,先坐下。”

  宋天权和范晴敏,此刻一言不发,点了点头,然后坐了下去。

  而楼君若,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我也回去休息一下。”

  转眼间,整个厅子只剩下几个人了。

  青月面色有些难看,对董思如说道:“千万不能告诉子蓝。”

  董思如点点头:“我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赵仁凡……为我们挡下了第五剑他们,给我们制造了逃生的机会。”青月沉吟道。

  “什么?!!”董思如直接被吓到了,赵仁凡挡住第五剑?这怎么可能?

  “别说了……”青月摇摇头,“千万不要告诉子蓝。我先去疗伤。”

  青月说罢,便走了进去。

  董思如满脸震骇,这一切太不可思议了。她看着宋天权和范晴敏,眼中满是疑惑不解。

  “别看我们,我们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只知道,最后是赵仁凡赶我们走,他一个人留在那里,震慑着第五剑。”宋天权苦笑道,“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大家都沉默了。

  没有人愿意说话。

  此时此刻,宋雨幽躺在浴缸之中,泪水不停的顺着她白皙的脸颊滑落,融入了水中。

  “你说过会回来,就一定会回来的,对不对?”

  宋雨幽轻声自语,只是,她自己都有些不信了。

  连青月都没法跟第五剑抗衡,赵仁凡能做到吗?

  她摇摇头,拼命不让自己想这些东西。因为她发现,她越想,心中就越痛。

  “他一定会回来的!一定会的!”宋雨幽哽咽着声音。

  楼君若此刻,几乎和宋雨幽一模一样。

  同样的躺在浴缸之中。

  只是,她此刻脸上看不清是哪种思绪。

  “难道,我天生克夫?”她自嘲的自语,眼中尽是苦涩。

  “为什么修为恢复了,我却没有一点的高兴呢?”楼君若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眼中带着无限的念想,“我怎么会喜欢他?他哪都不好,我为什么要喜欢他?”

  “可是……我明明认识他不久,为什么会心痛?”楼君若甩头,很不理解。

  她不知道,她早在赵仁凡一路保护着她的时候,就已经沦陷了。

  感情这种东西,很微妙。

  有时候只是好感,但是慢慢的,在你不经意之间,就会变成喜欢。

  如今她和他,更是经历了两次生死,这样的经历,直接就把喜欢,铭刻成一种难以想象的感情。

  说是爱情,却又不全是。

  只是,楼君若知道,赵仁凡真的是不讲道理的闯进了她的心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天天来卖酒说:

  今日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