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仁凡他们现在,有说有笑的聊着。

  这时候,有人敲门。

  赵仁凡狐疑的走过去打开门,发现是李师曼。

  “你怎么来了?”赵仁凡有些诧异道。

  “听说你妈妈生日,我就不请自来了,不会不欢迎吧。”李师曼笑道。

  “当然欢迎,请进请进。”赵仁凡笑道。

  李师曼正要往里走,忽然眉头一皱,然后又走了出去,直接从外面一脚踹进来一个人,大声骂道:“又不是不认识,害什么羞?”

  赵仁凡瞪大眼睛,因为被踹进来的那个人,正是段天涯。

  “怎么样,我这跟班听话吧。”李师曼得意的说道。

  赵仁凡哈哈大笑:“干得漂亮。”

  段天涯满脸尴尬:“能不能给点面子,这么多人。”

  李师曼淡淡一笑,然后说道:“可以啊。但是现在给面子,还有用吗?大家都看到了。被我逮住,你就不要想跑了。”

  段天涯满脸黑线,恨恨的瞪了赵仁凡一眼:“绝交!”

  “我靠,又关我屁事?”赵仁凡翻白眼。

  “还说不关你事!你早告诉我我会跟她打?”段天涯咬牙切齿,“老子现在被人当成奴隶使唤,你高兴了吧。”

  李师曼一巴掌就朝着他脑袋拍过去:“老娘什么时候把你当奴隶了?多少男人想老娘带回家我都没带,唯独带你回去了,你就知足吧!”

  赵仁凡目瞪口呆:“你俩会不会发展的太快了点?这就……回家了?”

  李师曼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你想什么?他回去给我做饭的!”

  “那他睡哪?”赵仁凡好奇的问道。

  “客厅啊!”李师曼淡淡说道,然后眉头一挑,“你想什么呢?”

  赵仁凡干咳一声,然后拍了拍段天涯的肩膀:“努力加油,以后你就能睡她……房间了。”

  段天涯顿时嗤之以鼻:“这种母老虎,谁敢跟她睡啊。”

  “是不是昨天揍那顿不够爽?”李师曼冷冷道。

  段天涯浑身一个哆嗦,然后摇头:“爽!”

  “你们几个呀,先坐下来啊。”柳香兰听得一阵好笑,难得看到段天涯这个样子,她指了指几个椅子,让他们坐下。

  李师曼这才回过神来,这是柳香兰的生日,当即抱歉道:“阿姨对不起啊,我这人性子就这样……不要见怪不要见怪。”

  说着,她从段天涯提着的一个女式包包当中拿出两件礼物,递给柳香兰说道:“一个是我的,一个是这货的。送给您的礼物,祝你每天都快乐。”

  柳香兰笑呵呵的接过礼物,笑道:“好好好……”

  柳香兰饶有兴趣的看着李师曼和段天涯,笑道:“我很看好你们俩。”

  “阿姨,你说什么呀。”李师曼大大咧咧说道,“他就是我跟班,免费劳动力。”

  柳香兰笑了笑,没说话。

  “阿姨,回来这么久都没去看你。实在是不好意思。”段天涯挠着头,对柳香兰说道。

  如果说还有人能够拦得住段天涯的话,柳香兰绝对算一个。

  “我自小看着你长大,你什么心思我能不明白?心意到就行了,那些虚虚的话就不用多说了。”柳香兰说道。

  因为李师曼救过赵仁凡的原因,所以她跟大家还是挺熟络的,尤其是宋雨幽她们,对她充满了感激。

  “喂,你这些天天天带着段天涯,是不是对他有好感?”宋语婷很是八卦的拉过李师曼,低声问道。

  李师曼摇摇头:“不知道,反正印象不差。他还是我见过的头一个宁愿挨打也不愿意屈服的人。”

  “他这不是屈服了吗?”宋语婷不解。

  “屁。”李师曼鄙夷道,“只要不打他脸,他都不会屈服。我问他为什么,他说把脸打坏了就没有能够胜过赵仁凡的地方了。”

  噗!

  宋语婷差点喷出来:“我发现跟赵仁凡一道的人,怎么都那么逗比呢。这个段天涯是这样,裴乾就更加了。一个个都超级不要脸。赵仁凡是他们的头头,不要脸到了极致。”

  李师曼笑了笑,说道:“也可能只有这样,才让人感觉到容易亲近吧。”

  “那你这……会不会把自己带进去啊?”宋语婷笑道。

  “管他呢。”李师曼满不在乎的说道,“我从来不压抑自己的感情,想到什么就干什么。而且我现在只是把他当成跟班,就觉得好玩。明天的事,想它干嘛?谁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事。说不定我今天就挂了,那不是白想了。当然,不能是坏事,要是用这样的理由做坏事的话,那就是白痴。”

  宋语婷沉默,李师曼的话直接戳到了她心里。

  当然,她明白,李师曼说的是指自己的感情,自己想做的事情。

  “你们呀,就是想太多。”李师曼淡淡说道,“封灵派现在针对这你们,逆修派估计也在后面动手脚。你们就每天活得开心不就好了。顾忌太多反而会后悔。要是说你们都平平凡凡,每天生活的都与世无争的话,那倒是可以温水煮青蛙,但是现在这种局势,你就直接把青蛙给油炸了就行了。”

  说完,李师曼还看了一眼赵仁凡。

  宋语婷点点头:“我懂了。”

  “有人来了!”

  突然,柳香兰、古云赵还有赵仁凡,三人同时开口道。

  而李师曼在他们说完的瞬间,也猛然扭过头,看向门口。

  砰!

  那扇大门,轰隆一声,直接飞了过来。

  赵仁凡动作很快,一个闪身,将大门踢飞一边。

  “又是你?刚刚打得还不够?”赵仁凡面色阴沉,看着玄逸。

  他的目光又落在孙麟身上:“想找你找不到,没想到你自己送上门来了。”

  柳香兰和古云赵面色阴沉,过个生日,这么多的事,真是令人想不生气都不行!

  =r酷Sh匠+3网z首Z,发

  孙麟哈哈大笑:“人真齐,可以一并解决了。”

  赵仁凡眉头一挑,看着孙麟:“你是不是有些自信过头了?”

  李师曼也看着孙麟:“老不死的,口气真大,喝多了吧你。”

  “寒冰宫果然跟凡山有牵连。”孙麟看了李师曼一眼,“不过没用,今天注定了我是来教训你们的。”

  古云赵看着孙麟,冷哼道:“不知道你哪里来底气。”

  “哈哈哈……”孙麟大笑,看着赵仁凡等人,目光中带着戏谑。

  “你们就别挣扎了,除非你们不想要赵仁凡的命了。”玄逸这时候,冷冷的开口道,“赵仁凡早已被孙长老种下封灵派的独门绝学——九转封脉大法,没有孙长老,赵仁凡只能等死!”

  “九转封脉?!”

  李师曼大惊,然后看着赵仁凡,又转过头看着孙麟:“你们简直歹毒!”

  而赵仁凡等人,一个个面面相觑,然后面色也变得古怪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天天来卖酒说:

  今日三更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