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这种事?”

  赵仁凡愣了愣,听着李四飞的叙述,有些吃惊。

  “现在应该不会有什么事了。不过,照他所说的话,极有可能其他家族都被他收服了。”

  李四飞沉吟道,他虽然对封灵派不了解,但是也略有耳闻,而且今天玄逸的出现,更令他震惊。

  对方的修为,他根本看不透,实力差距太大。而且玄逸只是散发出一丝威势,他就有种想要崩溃的感觉。

  没有办法,他只是一个资质普通的少爷,而且不是每个人都能有赵仁凡这样变态的资质的。

  他现在是五阶武者,但是这个境界,太落后了些。

  这些一直不参与世俗当中的事情的隐藏门派,现在都开始蠢蠢欲动了。龙腾市刺死此刻,真的可以说是卧虎藏龙。

  谁知道有多少藏着的高手在观望?

  而这也是各大门派至今都没有高调行事的原因。

  封灵派之所以如此强势,是因为它号称第一大门派。自然是有些资本的。

  “你那边自己小心点吧,有什么事的话,及时通知我就行了。”赵仁凡沉吟了一下,说道。

  “好的。”

  两人随意说了几句之后,就把电话挂掉了。

  赵仁凡若有所思,想了一会之后,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柳香兰的生日,并没有那么的隆重。

  一帮人寻了个酒店,很低调的吃了一顿饭。

  这其中,来了不少人。

  宋天权他们自然是来了,还有就是裴国蓝等人。总之,关系比较近的那些,都来了。

  “你们不用这么客气的,我都二十年没过过生日了,你们这样我不习惯。”柳香兰笑道。

  柳香兰说这句话的时候,大家都朝着赵仁凡看去。

  赵仁凡一阵尴尬,也不辩解,哂笑道:“今天不说这个,大家开开心心的。有礼物的赶紧拿出来了。”

  众人噗的一下,差点把口里的米饭都喷出来。

  柳香兰差点一筷子就朝着赵仁凡扔过来。

  这说的什么混账话,一张口就是礼物。搞得好像生日吃个饭是专门来要礼物的一样。

  不过大家都笑了,都点点头。宋雨幽此刻聪明的开口打圆场:“赵仁凡说得对,大家啊,有礼物的都拿出来了。阿姨这二十年没空过过生日了,今天应该补回来。”

  “香兰,你受苦了……”古云赵柔柔的看着柳香兰,开口说道。

  “闭嘴,别说肉麻的话。”柳香兰直接打断他,深知道他是什么德行。

  古云赵丝毫不生气,拿出一个小盒子,递给柳香兰,笑道:“这是我给你的。现在不要拆哦。”

  柳香兰接过礼物,然后朝着赵仁凡看去。

  柳香兰黑着脸看着赵仁凡,叱道:“你的礼物呢?该不会是忘了吧。”

  赵仁凡咧嘴一笑,赶紧从兜里掏出一个小盒子,给柳香兰递了过去。

  “妈,这事我怎么可能忘了呢。”赵仁凡笑道,不过,他也是最近特意的去记了一下,才知道的。

  本来柳香兰并没有想过要过生日的。

  但是宋天权他们都记得,古云赵记得,现在赵仁凡也打算给她过,所以才没有拒绝。

  大家都纷纷拿出自己的礼物,送给了柳香兰,这一下子,搞得柳香兰桌子前,摆满了礼物。

  “你干的好事。”柳香兰看着赵仁凡笑骂。

  但是她眼中却有些湿润。

  二十年了,从来没有真正意义上过一次生日。没办法,每一天都生活在紧迫当中。

  赵仁凡是绝对没有空跟她过生日的,因为他每天都要在森林中战斗。

  偶尔闲了,也不是生日那天。

  久而久之,柳香兰也就忘了生日这件事。

  赵仁凡自然是屁颠屁颠的站了起来,跟古云赵一起,把礼物先搬到一边去。

  众人一副其乐融融的样子,都很开心。

  大家有说有笑的,气氛十分融洽。

  但是,偏偏有些人,天生就是来捣乱的。

  哒哒哒的敲门声传来。

  众人都是愣了愣,然后柳香兰和古云赵眉头一皱。因为门外的人他们并不认识。

  赵仁凡也是眉头一挑,然后走了过去,打开门。

  “听说你妈生日,我特意来祝贺一声。”

  一打开门,一个完全陌生的人,走了进来。

  他就好像跟所有人都认识一样,手中拿着一个礼物,径直的走了进来。

  “站住!”冷喝道,“你是谁?”

  那人淡淡一笑,然后说道:“忘了自我介绍了,我叫玄逸。”

  赵仁凡一愣,旋即面色一沉:“封灵派的人也敢来这里,胆子未免有些太大了吧。”

  “不要误会,我只是来给你们过个生日而已。不用太紧张。”玄逸淡淡笑道。

  包厢当中,所有人都皱着眉头看着玄逸,而且眼中都带着警惕。

  赵仁凡冷冷的扫了玄逸一眼,哼道:“原来封灵派的人这么友好,我还真是意外了。”

  玄逸笑了笑,说道:“该是敌人的时候,还是敌人,该是朋友的时候,也可以是朋友嘛。”

  赵仁凡冷哼一声,然后看向柳香兰。

  这里她最大,她说了算。

  “远来是客,仁凡,给他拿个椅子来。”李香兰淡淡说道,脸上很平静,看不出波澜。

  赵仁凡点头,照做。

  不过,并没有给他好脸色。

  玄逸丝毫不介意大家的目光,将礼物拿到柳香兰面前之后,然后直接坐下,很是淡定的说道:“你们怎么过生日都这么低调。凡山势力这么大,应该办一场豪华的宴会才对。”

  “我们没你们那么嚣张,也没你们那么张扬。”赵仁凡淡淡说道,“如果你是来做客的,我们欢迎,如果是来捣乱的,那可不要怪我。”

  “你确定你能打得过我?”玄逸淡淡说道,看着赵仁凡,眼中看不出是何种色彩。

  “你确定我们打不过你?”赵仁凡玩味道。

  玄逸说的是你,而赵仁凡说的是我们。

  “群殴可不是你的风格。”他看着赵仁凡,淡淡说道。

  “谁规定打架不能群殴?”赵仁凡瞥了他一眼,说道。

  “我知道你们很强,但是我还是奉劝一句,跟封灵派作对,是没有好下场的。”玄逸开口,目光扫过场中的所有人。

  “我也奉劝你一句,做人不要太自信。”赵仁凡冷哼道。

  “封灵派有自信的资本。”玄逸淡淡说道,“趁着今天人齐,要不我们说说凡山跟封灵派的事?”

  “更ZF新_最快f`上酷@0匠网l

  “你果然是来捣乱的,当真以为我们不敢打你?”赵仁凡冷冷道。

  “你们不会,今天这个日子,你们是不愿意大动干戈的。”玄逸很是得意的说道,“我就算现在求你们打我,你们也会忍着不动手的。”

  确实,按照正常人的思维,今天这种日子,能不动手尽量不要动手。毕竟是柳香兰的生日,谁都不愿意在这种情况下闹。

  但是他明显的估计错误了。

  因为这在场的,赵仁凡这一家子,就每一个是正常人啊!

  “既然人家都这样要求了,我们还有什么好说的?”古云赵忽然淡淡一笑,风轻云淡的说道,“不打他都对不起观众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天天来卖酒说:

  今日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