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麒麟,怎么样?”

  赵仁凡面色阴沉,眼中凝重无比。

  “丹田出了问题,而且是直接算是被毁了。这……”白麒麟眼中露出难色,“我也没有办法。如果丹田还好,只是损伤的话,那还有机会修复,但是她这是……基本上整个丹田都废了。”

  赵仁凡目光中的闪出古怪的光芒。

  而就在此时,白麒麟突然又惊叫了起来:“又来了!”

  赵仁凡被吓一跳,当即在心神中问道:“干什么?”

  “你的手镯,那道气息又出现了。”白麒麟惊道,“一闪而逝,连我都捕捉不到。但是为什么感觉很奇怪。”

  赵仁凡手指突然一跳,然后心中一惊:“我也感觉到了,好像钻进楼君若体内不见了。”

  “手镯先留着,换个礼物给你妈吧。我感觉这个手镯,有很大的问题。”白麒麟沉声说道。

  “我也是这样想的。”赵仁凡心中说道。

  “怎么样?”楼君若看到赵仁凡眉头紧锁,时不时又露出古怪的神色,不由得有些奇怪,便开口问道。

  赵仁凡收回手,然后看着她:“丹田受损太严重了。”

  楼君若虽然已经有所预料,但是听到这句话,眼中还是闪过一丝失望与哀伤:“我都说了,我自己的情况我清楚。”

  “但是,有可能还有机会。”赵仁凡认真道,“我还需要回去翻翻典籍。暂时还不能做定夺。”

  “真的?”楼君若见过太多人,但是没有一个人敢说有机会这几个字。如今赵仁凡说出来,她自然是在心中重新燃起了希望。

  但是旋即她也反应过来:“你不会是为了安慰我吧。如果是这样的话,大可不必,我都已经习惯了。”

  赵仁凡摇摇头:“你自己的情况你自己清楚,我何必费口舌安慰你?”

  “真的有希望?”楼君若还是有点不敢相信。

  “有。”赵仁凡认真道,“不过你也知道,情况特殊,我也不敢把话说满,只能是回去认真研究一番才能做定夺。”

  楼君若笑了笑,说道:“不管你是不是安慰我,至少听到这个消息,我还是很开心的。”

  赵仁凡尴尬的摸摸鼻子,然后说道:“你帮我这么大的忙,我怎么着也得尽力啊。”

  “我是医生,自然见谁都会帮。”楼君若并不觉得这是人情。

  赵仁凡点点头,也并没有反驳。

  “如果没其他事的话,我就先走了。”赵仁凡说道,“你这种情况,要好好的研究才行。毕竟不是一般的伤啊。”

  楼君若自然明白,点点头,然后起身送赵仁凡出门。

  赵仁凡走了之后,楼君若呆呆的坐在椅子上,若有所思。

  辰星问道:“师父,他说的是真的吗?”

  楼君若摇摇头:“不知道。虽然事实上有些不太可能,但是我还是选择相信吧。就当多一份希望。”

  辰星点点头:“如果他真的能够帮到师父的话,那就真是太好了。”

  楼君若笑了笑,然后说道:“现在说这些还为时过早。”

  她说完之后,忽然又眉头跳了跳,因为她看到了自己的手指。

  白皙的手指修长而美丽,她的目光落在右手的食指上。

  “我忽然间有种感觉,或许他说的不是假话。”楼君若忽然说道。

  “怎么说?”辰星不解。

  更新:t最$快上e(酷}匠。O网

  “刚刚有两个瞬间,我的雷子戒有了反应。”楼君若沉吟了一下,继续说道,“雷子戒自从我修为尽失之后,就没有过动静,但是刚刚,忽然好像苏醒了一般。两次差点显形了。”

  辰星张大嘴巴,愣住了:“师父你不是说雷子戒没有真气无法催动的吗?怎么会自然而然的就显形了?”

  楼君若摇摇头:“不一定要真气。或许也可以是其他东西。”

  辰星满脸不解。

  楼君若跟她说过这个雷子戒的来历。

  相传是上古遗物,打造它的人,引来九道天雷,滋养而成。雷子戒蕴含着可怕的力量,楼君若在一处险地当中有幸获得。

  楼君若把它戴在手指上之后,它就与楼君若相融,然后隐藏了起来。不动用它的时候,根本看不到它的存在。

  而如今,这雷子戒无缘无故显形出来。这当中必有缘由。

  “会不会是那个赵仁凡身上有什么古怪的东西?”辰星侧着头,猜测道。

  楼君若点点头:“我也是这么认为的。而且我估计,他也发现了这个异样,所以才会说有机会。如此说来的话,我倒是有些期待了。”

  辰星眼中露出期待:“真希望师父的伤快点恢复过来。”

  楼君若笑了笑,说道:“怎么好像你比我还着急的样子。好啦,带上礼物,去看看师妹她们。好久没见了,也不知道她们过得如何。”

  辰星点头,然后随着楼君若一同走出了门。

  赵仁凡回到凡山,第一件事就是找到了柳香兰和古云赵,然后将楼君若说的事情,完整的讲了一遍。

  当即,两人没有迟疑,马上给赵仁凡输送真气,探寻着赵仁凡体内的情况。

  既然牵涉到阵法!

  那么自然要让柳香兰和古云赵研究研究!

  两人将真气在赵仁凡体内缓缓的流动,将赵仁凡身上被种下的阵法,全部翻了出来。所有阵法的支点,一个不留的翻出来了。

  “哼,这样的东西也配称之为阵法?”古云赵冷笑,眼中露出不屑。

  “不要膨胀。”柳香兰叱了一声。

  古云赵嘿嘿的笑了一声,然后对赵仁凡说道:“儿子,没事的,放心吧。如果换做其他人,可能就有些麻烦,但是对你爸我来说,这就是个笑话。不过,那个女神医你还真得好好谢谢人家。没有她提醒的话,这个还真是不好发觉。”

  赵仁凡点点头,然后说道:“你们能不能先把这阵法给解了?”

  “等下,我跟你妈研究研究,这阵法还是有可取之处的,说不定我们能够从中研究出一套功法出来。绝对比那个什么封灵派的独门秘籍要厉害。”

  古云赵丝毫不理会赵仁凡,侧着头,细细的感受着赵仁凡体内的变化。以及那个阵法的跳动之处。

  柳香兰一直在沉思,眼中的光芒越来越盛。

  “明白了!”

  柳香兰和古云赵同时开口,脸上都带着喜悦。赵仁凡深深的感觉到,这才是真正的夫妻啊,连说话都默契十足。

  “去练功室试试!”古云赵兴奋的说道。

  “好!”柳香兰跃跃欲试,然后跟着古云赵就走了。

  赵仁凡一脸错愕的躺在沙发上,欲哭无泪的自语道:“亲爹亲妈,你们是不是把你儿子忘了?好歹把我身上的阵法解了再走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天天来卖酒说:

  今日三更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