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仁凡面色一变,这件事楼君若应该不知道,而她却能够瞬间说出封灵派,甚至于还知道是怎么回事。

  赵仁凡只是犹豫了瞬间,当即在身上点了几下,然后便直接封住了自己的经脉,让真气停留在丹田之中,不再在身体内流转。

  做完这一切之后,赵仁凡眉头紧皱,面色有些阴沉的看着楼君若。

  “可不可以给一个解释!”

  楼君若这才松了一口气,然后看了看赵仁凡,眼中闪过凝重。

  “你是不是个跟封灵派的人打过架。而且还是封灵派的长老!甚至根据我的猜测,那个长老极有可能叫孙麟!”

  楼君若面色阴沉,看着赵仁凡,开口说道。

  赵仁凡差点被吓得后退,他满脸惊骇看着楼君若,若不是觉得不可能,他都以为楼君若是封灵派的人了。

  “不用想太多。我跟封灵派没有关系,只是跟他们打过交道。”楼君若开口说道,“封灵派的独门绝技,九转封脉,这种功法诡异,跟普通的封脉大法完全不同。具体诡异在哪里,我这一时半会也说不清。”

  赵仁凡眉头紧皱,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楼君若看着赵仁凡,沉吟道:“我知道你在纳闷,自己是怎么中的这九转封脉。一般人如果不了解封灵派的话,基本上都容易中招。”

  楼君若看着赵仁凡一脸不解的样子,继续说道:“你在跟孙麟战斗的时候,恐怕身上不停地被他击中,那时候,他就已经给你种下了九转封脉的种子。这些真气撞入你体内之后,会形成一个九转连环,最后封住你的命脉。这些你都察觉不了的。除非你的修为达到跟施法者差不多的境界。”

  “不过幸好发现的及时。而且整个封灵派会这种功法的人,不超过五个。所以这也是无形中的万幸。”楼君若沉吟了一下,继续说道,“你可能对封灵派了解太少,所以战斗中,他有些非常诡异的动作,你都没有注意。所以才中招了。而且,你好像自我修复能力很强,所以并没有让你家那两位真元境帮忙看一下。这也是你大意的地方。”

  赵仁凡此刻满脸愕然。

  确实如此,论恢复能力,没有人可以跟他比较。所以他觉得没事了,柳香兰他们自然也没有太过在意。

  不过现在赵仁凡回想起来,还真的发现了,孙麟在战斗中,有几个非常诡异的动作。

  赵仁凡还以为是封灵派的某些功法,所以也没有太过在意。

  而且当时他被对方压着打,这些事情根本就很难避免。

  “你说的,都是真的?”赵仁凡面色有些不好看。如果楼君若所说的是真的话,那么这一次的大意,真是差点要了他的命。

  “不信?”楼君若冷哼一声,说道,“你开了经脉试试,把真气凝在任督二脉之中,然后来回十个循环的游走。”

  赵仁凡皱了皱眉头,然后解开自己的经脉,顿时,所有的真气开始往身体里涌去。

  赵仁凡将真气凝在任督二脉当中,按照楼君若所说的去做。

  根本不需要十个循环,仅仅六七个循环之后,赵仁凡突然浑身一震,因为他突然就感觉到,自己经脉当中,多了一道若隐若现的气息,好像要显化出来,吞噬他的真气一样。

  赵仁凡当即没有丝毫犹豫,瞬间把经脉封死,顿时所有的真气都收了回去。

  而且那道气息,微微颤动,然后竟然凭空消失不见了!

  但是赵仁凡知道,它,还在自己体内!

  “那是什么?!!”

  赵仁凡声音很沉,眼中露出凝重。

  '看正版%+章v节},上酷$匠。F网

  “这当中应该涉及阵法。”楼君若沉吟道。

  “阵法?”赵仁凡露出古怪的神色,没有这么巧吧。

  “嗯。”楼君若沉吟道,“封灵派和逆修派,当年都以阵法闻名。他们利用阵法创造出不少的功法,其中这独门绝学,便是掺杂了阵法的奥义。他利用真气对你身体造成的伤害,会连成一个诡异的阵法,在你体内凭空生出一道诡异的气息。”

  “当你的真气流转的时候,阵法便随即慢慢启动,然后那道气息就显化出来了。”楼君若继续说道,“所以,这也是为什么你无法发现它的原因。不过我现在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解决。如果是我……呃,你先这样吧。”

  楼君若刚想说如果她修为还在,倒是可以解决。

  “回去让真元境的强者帮忙查探一下,然后用真气压着,以后再慢慢解决。”

  赵仁凡点点头,由衷的感激道:“多谢了。”

  “不客气,我也只是跟他们交道打多了,自然就熟悉他们。”楼君若捋了捋耳边的发丝,眼中有些光芒。

  “其实我早该猜到了。”

  赵仁凡忽然说道。

  “什么?”楼君若愣了愣。

  “寒冰宫大师姐,这可真是……太巧了。”赵仁凡淡淡说道。

  楼君若眉头一皱,盯着赵仁凡的眼睛:“你怎么知道?”

  “我认识你师妹……呃,几个师妹都认识。”赵仁凡摸摸鼻子,总觉得这句话有些尴尬。

  楼君若愣了愣,旋即恍然:“是了,她们在龙腾市这么久,你认识她们倒是不足为奇。不过你怎么知道我?”

  “李师曼让我帮你。”赵仁凡没有隐瞒,照直说道。

  李师曼救他一命,自然得报恩。说什么也要尽力而为。

  “她跟你说了?”楼君若愣了愣,然后无奈道,“这丫头,自己的事不上心,老是惦挂着我的事干嘛。”

  “现在是不是该我把脉了?”赵仁凡笑道。

  辰星在一边听得是云里雾里,但是最后一句她明白了,当即就不乐意了,说道:“我师父要你把脉?”

  “你救不了我。”楼君若摇摇头,“我自己知道自己的情况。没有师曼跟你说的那么简单。”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她还是不自觉的伸出了手。

  不知道为何,看到赵仁凡淡淡的笑容,她的心中莫名的生出一丝希望。

  赵仁凡得意的看了辰星一眼,然后伸出手,轻轻搭在楼君若手上。

  这真是奇妙,刚刚是楼君若给他看病,现在反过来,他给楼君若看病了。

  赵仁凡的真气缓缓的往楼君若身体里输送,感受着她身体当中的异样。

  赵仁凡的眼中,渐渐露出了凝重,眉头也开始紧紧的皱了起来。楼君若说的没有错,她的情况,简直可以用糟糕透顶来形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天天来卖酒说:

  今日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