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李师曼风轻云淡的走进客厅的时候,赵仁凡正在温文儒雅的泡着茶。

  “你还会捣鼓这个?”李师曼开口问道。

  “打完了?”赵仁凡没有回头,也没有看李师曼,因为他知道结果,他回答李师曼的话,说道,“不会啊,就是问了问,然后随便泡泡。我感觉我在侮辱茶道。”

  说完,赵仁凡这才放下手中的茶壶、茶杯,然后起身朝着李师曼看去。

  她的身后,跟着一个鼻青脸肿,面目全非的男人。

  这个男人,依稀可见脸上还挂着不忿。

  “怎么样?我的跟班!”李师曼得意的指着段天涯说道,“跟班,倒茶。”

  段天涯一脸不愿意,但是看到李师曼眉头一皱,他当即走了过去,拿起茶壶小心翼翼的倒起茶来。

  赵仁凡看得是一阵大爽,当即大声叫道:“我可以吩咐他一件事吗?”

  李师曼非常大方的摆摆手:“当然可以。”

  赵仁凡搓着手掌,坏坏的看着段天涯,干咳了一声说道:“来,学两声狗叫听听。”

  ●n酷%&匠网。正R4版《首发R

  “滚!”段天涯怒骂道,“赵仁凡,你个王八蛋!有本事出去打一架!”

  “干嘛呢?”李师曼一瞪眼,“说话低声点!不然别人会以为我这跟班管教不严。”

  段天涯顿时哭丧着脸,说道:“姑奶奶,我错了还不行吗……”

  “晚了。”李师曼淡淡说道,“老老实实的,我去哪你跟哪,别想着跑。”

  “干得漂亮。”赵仁凡哈哈大笑,“好好的惩治他,让他嚣张。让他无法无天的到处打架。就应该每天把他揍一顿。”

  段天涯恨恨的瞪着赵仁凡:“什么都别说了,绝交!”

  赵仁凡瞥了他一眼,然后拿起茶杯,抿了一口,感觉还不错,便说道:“被打成这样,出去我都不好意思说我认识你。”

  段天涯黑着脸,干脆不再说话。

  跟李师曼聊了一会之后,李师曼便强行带着段天涯走了。

  赵仁凡哈哈直笑,顿时觉得心情愉悦,一阵大爽。

  不过,这时候应该干点正事了。

  赵仁凡想了想,然后出门打了个车,径直的朝着医院赶去。

  楼君若应该在吧。

  赵仁凡想着,便走了进去,顺着不太熟悉的路,赵仁凡东倒西拐的,出现在一个办公室当中。

  他打听了一下,楼君若就在这里。

  赵仁凡敲了敲门,里面传来楼君若的声音。

  推门而入,赵仁凡便看到,楼君若正在看着一叠厚厚的资料。旁边辰星则是拿着一张不知道写着什么东西的纸看着。

  “是你啊……”楼君若有些诧异。

  “呃……上次说帮你找住的地方……”赵仁凡尴尬道,“本来记得的,但是后来出了点小事,就忘记了。”

  楼君若现如今是一心不闻窗外事,所以并不知道那天发生了什么。虽然有些传言,但是也未能引起她的注意。

  “等你帮我们找地方,我们都不知道要沦落街头多久了。”辰星哼道,根本就觉得赵仁凡这是在推脱。

  赵仁凡干咳一声,然后说道:“神医啊,你上次说的那个病……”

  “先等着吧,不着急。这东西又不是一天两天的。”楼君若淡淡说道,“对了,那个手镯……你有没有发现什么古怪的地方?”

  赵仁凡眉头一挑,然后愣了愣,问道:“什么意思?”

  “哦,没什么。”楼君若笑道,“不是常说嘛,这些古老的首饰,都带着点邪气什么的,我担心这手镯会有什么问题,就问问。”

  “哦……”赵仁凡似信非信的点点头,然后说道,“没发现什么古怪的地方。”

  但是此刻白麒麟的声音却在他心中响了起来。

  “有古怪。”白麒麟眼中露出诡异的色彩,“我刚刚无意中感受到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什么?”赵仁凡用心神跟白麒麟交流了起来。

  “好像你身上带着的手镯,发出了一道诡异的气息给了楼君若。”白麒麟眼珠子不停的转动,“我刚刚听到她说起手镯的时候,就无意间感受了一下那个手镯,突然就有种诡异的感觉。”

  赵仁凡愣了愣,旋即在心中说道:“不会吧,我怎么什么都没感觉到?”

  白麒麟沉吟了一会,然后摇摇头:“我也不知道。难道是我搞错了?”

  “先不管了。待会再说。”赵仁凡心中说道。

  而这时候,谁都不知道,楼君若心中也泛起了狐疑。

  因为她的食指上,忽然微微的闪出了丝丝不易察觉的光芒。在食指上,绕出淡淡的一圈很浅很浅,只有楼君若能够感觉到的光芒。

  就像是一个戒指一样,一闪而过。然后就没了。

  楼君若面色古怪,然后转瞬间回过神来,对赵仁凡说道:“没事就好。不过……你好像负伤了?”

  赵仁凡哑然:“这你也看得出来?”

  “这是什么话,我师父是神医。看出来很奇怪吗?”辰星对赵仁凡一直没有好感,哼道。

  “小丫头,不要乱说话。一边蹲在画圈圈去。”赵仁凡白了她一眼,说道。

  辰星生气的看着赵仁凡:“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赵仁凡上下打量着她,说道:“你自己看你哪里不小。”

  辰星愣了愣,然后低头看了看,一时间有些不解,但是旋即就反应过来了,顿时恼羞成怒:“你……流氓!”

  “我靠,我说的是年龄,身高,你想到哪里去了。”赵仁凡鬼扯道。

  而这时候,楼君若出来打圆场,说道:“虽然伤势基本好了,但是有些古怪。”说道这里,楼君若秀眉轻轻的皱了皱。

  赵仁凡一愣,有些不解。

  “坐下,手伸出来。”楼君若指了指桌子前面的椅子,让赵仁凡坐下。

  赵仁凡虽然心中有些狐疑,但是还是照做了。

  楼君若伸出手给赵仁凡把脉。

  她细细的感受着赵仁凡的脉搏跳动,因为她没有修为,所以只能是从脉搏当中,感受出所有的异常。

  突然她面色一变,然后不可思议的看这赵仁凡。

  赵仁凡顿时愣了,不知道楼君若为何会有这样的表情?

  “封住你所有的经脉!这几天没有我的允许,不准打开经脉运转真气!”楼君若面色阴沉得可怕,对着赵仁凡说道。言语中带着不可置疑!

  赵仁凡满脸不解,还没来得及问为什么,楼君若接下来的话,就把他吓到了。

  “封灵派的独门绝技!九转封脉!你不想死的话就照我说的做!”楼君若面色阴沉,冷冷喝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天天来卖酒说:

  今日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