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仁凡笑了笑,对宋天权说道:“没事,我站习惯了。我如果坐下来,估计有人要跳起来骂娘。”

  “放肆!”宋天山又跳了出来,大声冷喝。

  “你看,我说对了吧。”赵仁凡耸耸肩,无奈的看了看宋天权。

  “你……”宋天山气得脸色铁青,一甩手,对宋雨幽道,“雨幽,你这带的什么人回来?简直丢人!”

  “雨幽,这是怎么回事?”宋天选看着唐逝川从刚刚那一刻开始就变得铁青与阴沉的脸,脸色也是有些不好看,声音也就有些冷。

  “没怎么回事啊。”宋雨幽撩了撩耳边的发丝,然后伸出手,搂住赵仁凡的手臂,平静道,“他就是我男朋友,就是这么简单。”

  “哇,你个土包子竟然真的是雨幽姐姐的男朋友?”宋思怡也是一脸吃惊的抬起头看着赵仁凡,眼中满是狐疑。

  “那必须的,也不看看我多帅,多有气质。”赵仁凡摸摸宋思怡的头,大言不惭的说道。

  …f酷、%匠q/网T`首#2发I

  “爸爸说,撒谎不是好孩子。”宋思怡眨着眼睛,认真的说道。

  “这……”宋天选气得浑身发抖,随即指着宋天权,骂道,“老三,你看看你,都把孩子教成什么样了?”

  宋天权一言不发,只是看着赵仁凡,眼中露出奇异的色彩。

  他可以不做这个家主,但是我很清楚,一旦自己不当这个家族,那么整个家就更没有了他说话的位置。到时候女儿的幸福,就真的只是奢想了。

  妻子卧病在床,需要家族的资源来救治,他离不开家族。他更不愿意自己的女儿成为家族的牺牲品。所以,他在这个家主的位置上,一坐就是这么多年。受尽了打压,受尽了冷眼。

  “你有什么想说的吗?”赵仁凡轻声在宋雨幽耳边问道。

  宋雨幽脸色苦涩,眼中露出了悲凉,摇摇头,看着宋天选树道:“我真的没想到,那个从小疼我的大伯,竟然会为了私欲,变成这个样子。这个家太让我失望了。”

  宋天选面色一滞,眉头轻轻皱起,说道:“雨幽,这怎么能是私欲呢?我都是为了家族好。况且唐贤侄这么优秀,唐家的实力也是十分雄厚,你嫁过去绝对不会吃亏的啊。”

  “就是,好心当作驴肝肺。我们这都是为你好。”王凤筠横眉冷眼的捏着嗓子说道。

  “强迫侄女嫁给一个不喜欢的人,这叫对我好?”宋雨幽悲哀至极,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慢慢恢复了平静。

  宋雨幽并不是懦弱之人,才智绝对是领衔整个宋家。

  只是这由始至终发生的一幕幕,虽然她早有所料,但是真正发生的时候,还是令人难以接受。

  那个从小带她去玩,疼她就像是疼自己女儿一样的大伯二伯,如今为了自己的私欲,为了让父亲让位,为了除去自己继承人的身份,无所不用其极。让宋雨幽的心,寸寸碎裂。

  她不是没有办法应对这些事,只是她狠不下这个心来对付这些她心中的亲人。可今天,这些亲人咄咄相逼,她的心,凉了。

  “好心,好一个冠冕堂皇之词。”宋语婷冷笑,“你们如果真有那么好心,就不会连对方信息都不告诉我们了。”

  宋语婷看了看一旁沉默不语的唐逝川,心中很是不爽。

  唐逝川心里更不爽,他一直听说宋家有两个美丽的姐妹花,但是一直不得见。因为两姐妹很少在家族聚会当中露面,她们的照片也从未流出过。所以基本上是个人都知道宋家有两姐妹,但是不知道她们长啥样。

  不过不久前,宋天选拜访唐家,说到了这个事。当即宋天选就打包票,绝对不会让唐逝川失望的。

  而且据家族中少有的几个见过宋雨幽和宋语婷的长辈,都一致竖起大拇指,赞同宋天选的说法。

  这让唐逝川心中暗自期待。能让家里那几个老家伙都赞不绝口的,绝对不是什么普通资质。

  而且今日一见,他更是震惊了,想不到那天见到的美女,竟然就是宋家的两个掌上明珠。

  他不得不感叹,宋家把这两个姐妹雪藏得很深啊。

  其实倒不是他们想雪藏。而是宋雨幽的无脉之体,又和家里做了约定,五年之内会找到解决无脉的方法。

  所以两姐妹很少在家族的事宜上露面,外人也就更加的难以见到她们了。

  “语婷,怎么跟大伯二伯说话呢。”宋天权很适时候的发挥了一个父亲的责任,板着脸说道。

  “你们宋家这是在耍我是吗?”

  一直没说话的唐逝川,终于忍不住了,脸色阴沉得可怕,冷冷的说道。

  “唐贤侄,你先别生气,这件事我一定会给你个交代的。”宋天选赔笑,惹恼了唐家大少爷,可不是开玩笑的事情。他们家那老头子出了名的护短。以宋家现在的实力,根本斗不过唐家。

  “哼!”唐逝川目光阴寒的扫了赵仁凡一眼,恨恨的坐了下去。

  他把这件事完全归结于赵仁凡身上,如果没有赵仁凡,就不可能有这么一件事情发生。

  今天本打算来看看未来媳妇的,没想到来当笑话来了。

  赵仁凡看着两姐妹忧伤的表情,不由得叹了叹气,然后轻声嘀咕道:“看来,我又要当恶人了。”

  整了整本来就没有乱的衣衫,赵仁凡昂首挺胸,扫了一眼周围所有人,淡淡的开口道:“你们这一群人干嘛呢?耍猴逗乐?”

  轰!

  仿佛一个炸弹投到了人堆里,所有人都被炸晕了。

  宋雨幽和宋语婷同时一个踉跄,满脑子黑线。

  宋语婷满脸幽怨,就知道这货开口没什么好话。

  “说什么呢乡巴佬?”

  “有你说话的份吗?有没有教养?”

  “什么人啊这是!”

  ……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纷纷怒视赵仁凡。

  赵仁凡丝毫不在乎,眨了眨眼睛,认真的说道:“如果你们不是逗比,那为什么把别人的婚事聊得这么开心?好像在决定自己的婚事一样?”

  “这是我们的家事,我是她大伯母,怎么就不能决定了?”王凤筠直接就开口骂道,指着赵仁凡的鼻子。

  “就是,你别以为你说你是雨幽的男朋友你就是,我们不承认!”宋天山冷冷的开口,很是不爽的看着赵仁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天天来卖酒说:   感谢各位的支持。感谢土豪们的打赏。。加一更。。喜欢本书的朋友点个追书。每天撸一撸。。谢谢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