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不要被骄傲,遮蔽了双眼。

  师傅,不仅仅只有骄傲,才会遮蔽双眼。

  ———回忆与现实阴雨落下,与鲜血缠绵。满身是血的易颤抖着伸出右手,幽梦的碎片被雨水冲刷得冰冷。

  “别哭,我等着。”易沙哑的声音格外沧桑。他望向远方布满阴云的天空,又看了看手中的碎片。

  “我们走吧。”语毕,他走进一片浓雾之中。

  艾欧尼亚战场艾欧尼亚城防军如同草芥一般被诺克萨斯士兵席卷,若不是均衡教派,索拉卡等协助,城防军可能已经覆没。

  “伤员越来越多了,而且他们的生命活性变得好弱,治疗魔法好像……也不管用?”索拉卡带领的医疗队战地救助站中,参与救助的魔法师惊奇地发现往常轻而易举能够用魔法轻轻松松治疗的伤现在却血流不止,施展的魔法能量仿佛被一道黑色的屏障所阻挡。

  “索拉卡大人,麻烦您来看一下吧。”魔法师焦急无奈地向大祭司索拉卡求助。

  索拉卡闻讯来到他们身旁,一靠近,她便皱起了眉头。

  “怎么有股暗黑魔法的气息?”索拉卡问道,随后她看见了伤员手臂上触目惊心的伤口。“这是?”

  “报…报告大人,这…是洛克萨斯人新…新投入战争的武器,几乎人…人手一把。”那名士兵忍受着巨大的痛苦断断续续地吐出这几句话。

  “难道是附魔?”索拉卡自言自语,一个想法突然冒了出来。“既然治疗魔法被阻挡那就找出这个魔法的能量纹路将它破解。”索拉卡对魔法师说。

  “可是,这个魔法我们从未见过。”魔法师无奈的说。

  “新的魔法?那就麻烦了,那就用传统方法来暂时止血,用草药!”索拉卡眉头紧锁,只能暂时用草药来缓解伤势。

  “召集所有高级法师,务必用最短的时间突破魔法屏障!”索拉卡走进不远处的房间。“对了,让人带一把诺克萨斯人用的武器过来。”

  而在战场的另一边易赶了一天的路,来到一座山丘下,山另一边的呐喊声传了过来。

  “战场就在那一边吗。”易低吟,用十分钟的时间翻过山丘,来到了尘土飞扬的战场。城防军与诺克萨斯侵略军在这交战,由于士兵战斗力与武器的差距,城防军明显陷入了下风。

  沙地上横七竖八地躺着城防军的尸体,侵略军放肆的欢呼声刺激着易的耳膜。

  “肮脏的畜生!”村民的死状与城防军的尸体在易的脑海中交织,本就被迷雾遮蔽的心变得更加黑暗。易走进了战场,踏过城防军的尸体感受着他们的怨念。

  “杀了他们!他们侵略了我们!杀了我们的孩子!”战士们的怨灵在空中飘散,哀嚎在易的脑海中回荡。

  “交给我吧。”强烈的杀气从易的身旁散发出来,如果幽梦还在,必定也是冲天的紫光。可惜,他手中无剑。

  一些诺克萨斯士兵注意到了他,“武器都丢了吗?但抱歉,诺克萨斯不收俘虏。哈哈哈!”士兵狂妄地笑着,挥剑砍向易。

  但没有砍下去,易伸出两根手指夹住了那剑身为黄色的剑刃。但他的手指也渗出一丝鲜血。

  酷w匠网.首T}发…7

  士兵虽然被易的举动所震惊,但看到他手上的血后笑了起来。“你找死?居然站些让死刑宣告砍伤,你会后悔的!受死吧!”

  易感受到当剑刃划伤他时从伤口渗入的那一丝能量正在降低他的细胞活性,但随后就被无极剑道的自然力量所吞噬了。

  “居然有这么阴毒的武器,万一普通士兵被划伤就很难被治疗了。”易咒骂着这种武器的制造者。

  士兵再次挥剑,直逼易的心脏,但下一刻,他惊讶地看向自己的胸膛——死刑宣告已经洞穿了他。

  “死刑宣告是吗,正好我没有武器了,就用你们的东西来宰了你们吧,畜生们。”易的护目镜变得血红无比,如同他此刻狂暴的心情。

  “你们有家人吗?”易突然凑在一个士兵的耳边问话,但没有给他回答的机会,直接将死刑宣告划过他的咽喉。

  “告诉我你的感受。”易刺穿另一个士兵的手腕,当剑刃拔出,动脉的血液开始狂涌。士兵的惨叫正要发出,但易已经斩下他的头颅。“还是别说了,他们死之前也没有说。”村民掐着脖子的尸体再一次刺激了他的神经。一个闪身,他来到了十米开外的另一个士兵身旁,“你们,死不足惜。”

  易在侵略军之中穿梭,每与一名士兵擦脸而过便有一具尸体倒下,一种无形的恐惧在诺克萨斯士兵之中蔓延。

  “总部,请求支援!艾欧尼亚的一个不明生物突然参战,对我军造成巨大损失,请求支援!”一名军官不安地看着人群中的那一道绿中带红的夺命之光。

  而当他得到总部的答复的那一刹那,那道光来到了他的面前。他看清了那道光,但那并不是一道光,而是一个人!那个人缓缓举起熟悉的死刑宣告,又缓缓落下,他的动作是如此从容,可以察觉却又无法躲闪。从容的令人绝望,剧痛从肩上传来,魔法无情地吞噬着他的生命。军官倒在地上挣扎着,生命随着伤口的血液缓缓流逝,当他闭上双眼之前,他发现天空飞来几颗火箭,拖着长长的绿色尾巴。他认得那熟悉的绿色,不禁惨然一笑。

  “你快逃吧,我为我效忠的国家感到羞耻。”军官的眼中满是哀伤。

  易顺着他的目光望向天空,本来没有表情的脸突然被疯狂的微笑所取代。“生化武器!就让我来感受一下吧。”

  话音刚落,“嘭!”生化弹在不远处落地,炸开。浓烈的绿色烟雾从中迅速扩散,瞬间将易淹没。

  毒雾进入易的身体,一种眩晕与强烈的不适感立刻产生,他感觉氧气正在被排空,肺和心脏正在被腐蚀。他在一片绿色之中摇摇欲坠,终于,他倒在了地上。“原来,是这种感觉。”一行泪水从他眼中流出,又瞬间消散在毒雾之中。

  与此同时,索拉卡在战地救助站中看见了远处的绿色蘑菇云瞬间瞳孔一缩。“快跑!”她大声呼喊,但立刻被人们的哭喊淹没。她环顾四周,遍地的伤员和医护人员,转移已经不可能了。

  一种无力感在她内心生出,她绝望地跪在地上。眼睁睁地看着绿雾越来越近却无可奈何。

  片刻,毒雾终于来临,一片哭喊与痛苦的尖叫笼罩了救助站。索拉卡跪在地上,她身旁一层薄薄的屏障阻挡的毒雾对她身体的侵蚀。但,却没有阻挡对她内心的侵蚀,漫天绿雾之下,突然变得一片死寂。哭喊声,尖叫声,哀嚎声突然消散了。只留下无尽的死寂,和近乎崩溃的索拉卡。

  不知过了多久,毒雾慢慢散去了。

  视野变得清晰,索拉卡颤抖着站了起来,她不知道是不是幻觉。遍地的伤员已经变成一具具被腐蚀的尸体,残缺的脸早已辨别不出是谁,惨不忍睹的画面一步步摧毁着索拉卡的意志。

  “浩劫啊!浩劫!究竟是哪个邪恶的恶魔,我要诅咒他!知道他永远的被囚禁在地狱的最深处!”恶毒的话语从一向温柔的女祭司嘴中说出。“众神啊,请将魔鬼的面容明示,我将施以最阴毒的诅咒!”

  “索拉卡,你不能这么做。”一个声音在她脑海中回荡。

  “我知道,神与怜悯宽恕同在。”

  索拉卡的眼中充满阴暗。

  “那为何?你难道要放弃所有的福祉吗。”

  “请宽恕,只为我那些卑微的人民!”索拉卡做出她最后的选择。

  “既然做出选择,希望你不会后悔。”神的声音微弱了。

  “因果轮回,岂因成神而蔑视芸芸众生。”索拉卡低下了头。

  “诅咒已经埋下,你也会因此受到惩罚。但,众星与你同在。”神的声音彻底消散,天空也划过一道微弱的星光。

  这把剑,没有灵魂。所以被魔法奴役,如同力量与我。

  ———易拿着死刑宣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