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三十年后等着你,易。

  我怕我一个人等不了。

  抱歉。

  埋葬了回忆,易离开了村子。将漫天绿雾抛在身后,埋藏在记忆的阴暗处。

  “易……”幽梦正想说话。

  “嘘~~”易将食指置于嘴边,护目镜下的双眼充满了疯狂与血腥。

  不远处的森林,已经潜藏了几个身影———护目镜已经告诉了他一切。

  “你们已经毁了村子,还想干什么,杀我?”易沙哑的声音从他口中传出。

  躲藏在树林中的刺客明显吃了一惊,纷纷一个闪身跳了出来。

  “能告诉我你们的名号吗?”易微微欠身。

  “将死之人,无可奉告。”面具之下传出毫无感情的声音,接着拔出匕首消失在原地。

  易通过风声与护目镜判断出刺客的方位,转身挥剑挡掉了刺客的攻击。当金属碰撞声发出的一瞬间,所有刺客都动了。刺耳的空气撕裂声环绕在他四周,通过风声,他听到了来自身后的刀刃。他闪身躲了过去,下一秒飞刀化雨向他撒来。他以肉眼无法捕捉的速度挥剑,用剑刃划出一道屏障格挡着一把把飞刃。

  “速度,将军等着我们的。”一声低吟从空气中传来。而攻势突然加大,易已经感觉到剑刃上越来越大的压力。

  一股剧痛从他手臂传来,岚造成的伤口尚未愈合,又被一把漏网的飞刀重新撕裂。剑刃屏障瞬间崩塌,成片的飞刀飞向了易………

  “呕。”易跪在地上,大口地吐着鲜血。“看来,我还是太弱了。”他已经没有力气再站起来了,生命已经随着鲜血开始迅速消散。

  “这家伙还有一把好剑,拿了吧。”刺客在远处等待着他的死亡。

  “幽梦。”易模糊不清地说。

  “石头拿来。”幽梦打断了他,她早已想到了这个情况。

  “不。”易艰难地拒绝着。

  “算我求你了!”幽梦已经感受到易的灵魂变得微弱。

  “死我一个,你活着,就行……”易耗尽了最后的力气,无力地看着昏暗的天空。

  “你死了我也会死,用亚托克斯给的东西再拼一次,万一赢了?”幽梦带着哭腔。“你这个懦夫,村子已经毁了,你难道不报仇吗?”

  易浑身一阵,缓缓从包里拿出了那块血炎石。那块石头疯狂地吮吸着易手上的鲜血,易颤抖着把它放在幽梦的剑身上。

  “动手吧。”幽梦有些欣慰。

  易没有动,手仍然颤抖着。

  “动手啊!你还想不想报仇了!懦夫!”幽梦为他的犹豫感到一阵愤怒。

  易闭上眼,捏碎了那块石头。

  石头在他手中变成液体滴落在幽梦上,血红的液体侵蚀着幽梦。紫色的光芒与血红交融,幽梦强忍着来自灵魂的灼烧。

  易的全身也被一层红光覆盖,他紧闭的双眼此刻浮现出亚托克斯的身影。“终于失去你的所有了?”

  易没有说话。

  “哦,你还有一把剑,她可真美。”亚托克斯赞叹道。“但美丽的东西终将逝去,享受你短暂的力量吧。”

  插在易身体中的刀刃开始被血液融化,伤口开始愈合。

  “什么情况?”刺客们感觉有一些不对。“他的血是怎么回事?”

  他们看见,易身下的血泊开始逐渐消失,或者,被他自己吸收!

  “快,去看看什么情况,杀了他!”一种不详的预感浮现在刺客心中。他们开始有点后悔没有一刀结果了他。

  当最后一滴血被易吸收,他的眼睛睁开了。血色的瞳孔充满着嗜血的欲望,幽梦也不再泛着紫色的妖冶光芒,而是爬满了血丝的狰狞。易全身散发着血雾,捡起狰狞的幽梦慢慢站了起来。他摘下了护目镜,放着红光的双眼摄人心弦,呼唤着人类内心最深处的恐惧。

  “你们,死不足惜。”来自地狱深处的声音从易的口中说出,充斥着绝望与暴怒。刺客和他的双目对视一眼,心中的恐惧便被唤醒。恐惧促使着他们扔出暗器,一把把飞刀扎进易的身体,但金属刀身立刻被融化。“为什么?要这么做?”沙哑得不能再沙哑的声音变得阴毒。

  一道红光来到一名刺客的眼前,在他的注视下,幽梦没入了他的心脏,更可怕的是他感觉得到幽梦正在疯狂地吸收着他的生命。易一口咬上他的脖子,同样吮吸着他的生命。

  “救命啊!”凄惨的哀嚎传入剩下的同伴耳中,但无人敢上前搭救。直到,他变成一具干瘪的尸体。

  易拔出幽梦,舔了舔嘴唇的鲜血。幽梦也沾满了鲜血,但逐渐地被剑身吸收。血红的双眼横扫,盯上了另一个刺客,易的嘴角扬起一抹诡异的笑容,仿佛看着美味的猎物。

  “跑。”易出现在他身边凑着他的耳边慢慢的对他说着。然后发出放肆的大笑。刺客没动,他已经没有勇气再动了。

  “不跑吗?没意思。”幽梦应声插入他的胸膛。不出所料,又一具人干躺在了地上。

  剩下的两名刺客赶忙拿出传送水晶捏碎,离开这个来自地狱的恶魔。

  “血色精锐,原来也不是无敌啊。哈哈哈哈哈哈!”易疯狂地笑着,满脸的血迹已经认不出他的脸。

  他将幽梦插在了地上,跪向村子的方向。“安息吧,让我变成恶魔,把他们带回地狱!”易一字一顿地咬着。身上的血雾变得微弱,最后恢复了正常。

  幽梦也回复了正常,血丝已经褪去,留下紫色的光如同风中残烛稍纵即逝。易注意到幽梦的变化,似乎感觉到了她的痛苦。

  “你怎么样了?”易焦急地问着幽梦。

  “怎么说呢,我感觉,好累。”幽梦的光芒变得微弱。“好像快睡着。”

  “别睡,醒着!我还在你旁边!你别丢下我一个人!”

  “这就是,死亡吗?”幽梦无奈的笑笑。“别难过,易。我有预感,三十年后我们会相遇的。”

  “太久了,我怕我等不及!”易的双眼变得模糊。“你到底怎么了!”

  “以兵器的灵魂为代价,但别难过,我不会消散的。”幽梦安慰道,“留着这块樱花碎片吧,当它泛出光芒,代表我已经重生。它将引领你找到我,而我也会将所有的记忆封存进这块碎片,当你找到我时,我便会想起一切。”

  “我说了,太久了,我一个人等不及!”易咆哮。

  “抱歉,但就这样吧。”幽梦的光芒在那一刻消散,剑身碎裂,留下一块樱花状的碎片。

  易沉默了,眼泪早已流尽。他缓缓起身,捡起那块樱花碎片放入了腰包。戴好护目镜,迷茫地看着眼前的世界。他感觉心脏的地方仿佛已经空了,他找不到有什么可以用来填充那种空白。

  “我该去哪?”易仿佛提出了疑问,但已经没有声音可以回答他了。

  酷Cd匠网首y!发;

  “就这样吧。”易转身,走向脑海中记住的那个地图上标记的战场。

  永远不要和我争论失去与拥有,你从未体会。

  ———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