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暗的天空,象征着死亡的来临。诺克萨斯的士兵前行在路上,这是一支主力部队,收到的任务是绕过艾欧尼亚城防军主力抵达普雷希典后方配合其他主力军围攻普雷希典。

  “该来了。”易戴着黑默丁格送他的护目镜站在树梢,看着远处扬起的尘沙,隐约听着士兵的呐喊声。“全体注意!做好战斗准备!”

  “他们发现我们了。”易缓缓拔出了剑,幽梦泛着寒光。“那就杀了他们。”

  易跳下树,找到将军。

  “将军,诺克萨斯人来了。”易告诉他。

  “已经准备好了,你自己注意安全,打起来顾不上你。”将军投来轻蔑的眼光。

  易没有理会,转过身消失在树林中。

  “准备迎战!”将军发号施令。艾欧尼亚城防军们也纷纷进入树林隐藏。这是他们商定好的战术,由于敌军数量众多,并且装备素质精良,正面直接开战容易失败,所以他们准备利用地形优势。

  “报告,敌人不见了!可能藏在树林里了,继续行进一定会有被伏击的危险!”诺克萨斯的侦察兵回到军中报告。

  “那就放火烧,投掷燃烧弹。”诺克萨斯的军官下令。这个男人戴着一个钢铁面具,看不见他的表情。

  “长官,如果放火的话我们无法在规定时间内抵达指定地点!”督军提醒道。

  “那就用火枪射击十分钟,不要节约弹药,覆盖整片树林!”军官下令,四周响起了子弹上膛的声音。下一刻,枪声四起!密集的子弹向树林射来,打穿了树木,切断了绿草。

  “怎么不是放火,这不是诺克萨斯的作风啊。”将军在枪声中吼到。

  “放火慢一些,这个快的多!”副将也吼着回应他。

  快一些,确实快一些。成片的子弹如同剃刀一般切割着树林,成片的树木在枪声中倒塌,一块接一块的石头在轰击下变为粉末。躲在石头后的士兵也遭了殃。

  “再这么下去不是办法!”将军手臂被一颗子弹擦伤,立刻渗透出鲜血。

  而枪声在这一刻变弱了,应该是变方向了。将军顺着削弱的枪声看过去,发现易在另一边的树林高速移动,躲避着子弹。

  “是易在分散他们的注意,杀出去!”将军一声大吼,隐藏在树林的士兵纷纷冲了出来,直扑诺克萨斯阵地。诺克萨斯士兵见状立刻调转枪口却发现,子弹没有了。

  城防军冲入诺克萨斯士兵之中,与他们厮杀在一起。

  “那是什么东西,怎么这么快?”

  那名军官没有惊慌,淡然的询问已经大惊失色的副官。

  “有,有情报说,说有一个附近村庄的剑剑剑,剑客一个人阻阻阻挡,不是屠,屠杀了我方两支队伍!”副手想起了那个情报。

  “是这样啊。”那个军官想了想,摇摇头,仍看不穿他面具下的表情。他也拔出腰上的佩剑缓缓的走进正在拼杀的阵地。

  易躲在了树林中,听见枪声停息后探出了头,发现两军已经开战后他也冲入了敌阵。

  诺克萨斯的军官(暂时称他为铁面吧)舞动手中的佩剑,优雅地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一名城防军的头颅应声落地;一个转身,又一次挥剑挡下了从背后攻来的刀锋,在下一刻他消失在了原地出现在试图杀死他的两名士兵身后,用他们的衣服擦拭着剑上的血。动作行云流水,自然而优雅,仿佛杀戮对于他不过是一种习惯。

  易也同样,他所经之处,周围的诺克萨斯士兵还未来得及看清他的身影,眼神就已经定格了。同样的挥剑,挡住了来自身后的袭击,行云流水般划过两名诺克萨斯士兵的咽喉。唯一的不同,则是幽梦上没有一丝鲜血。

  两个人无言地杀戮着,尸体在他们身后铺成一条路。他们就像在修同一条路,刀光剑影划过最后几个士兵。他们,相遇了。在这四周充满哀嚎与呐喊的战场。

  “您的剑舞很美。”易微微鞠躬,算是对敌人的赞美。但铁面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他。

  “是否我们两个倒下一个,就可以结束这一次的会战了?”易举起剑,锐利的剑锋对着铁面的喉咙。

  铁面仍没有说话,只是继续看着易。然后缓缓举剑,挡在了腰间。当他举起剑的那一刻,立刻发出了金属碰撞的声音,幽梦已经砍在那把剑上。

  铁面的喉节动了动,“你还是这么急。”熟悉的声音从面具下传来,只是在易的记忆中这个声音已经变得模糊。

  铁面拿出一块水晶,注入一丝力量,“报告将军,我部遭到阻击,无极剑道门徒出现,可以执行毁灭计划,本部请求撤离。”他通过水晶报告尚未到来的战果。

  “你的提议通过,及时撤离,否则后果自负。”宛如钢铁一般的声音从水晶中传来。

  铁面看了看周围,已经没有几个人还站着了。

  易有些惊讶,有些哀伤。虽然那些城防军和他并没有什么交情,但是毕竟是战友,就这么死了心中难免有些伤感。同时也惊叹于他们的战斗力,四倍落后的兵力到了最后竟然同归于尽。

  “你是谁?”易回过神,继续回想那个熟悉的声音究竟在脑海的哪个地方封存。

  “后果自负,已经没有人了。”铁面自嘲到,没有理会易。“这些农民怎么做到的?”

  “你究竟是谁!”易的刀锋横在铁面的脖子上。这场会战已经逼近尾声了,他并没有杀铁面的必要,他只想知道站在他眼前的是谁。

  :《最m新、章C节d上s酷@匠网/

  “我的徒弟,你还是这么心急。”

  熟悉的声音终于说出熟悉的话语。

  易瞳孔一缩,身体不由自主地颤动。那个面容浮现在他的脑海中,也出现在他的眼前。铁面缓缓摘下了面具,露出他的面容———岚。

  “师傅。”易强忍着愤怒。“为什么是您?”易的双眼泛红。

  “我本就是诺克萨斯派来的间谍。”岚用无可厚非的语气回答着他,一边擦拭着手中的佩剑。

  “那你当初为什么?”易正想继续质问他。但岚仿佛看穿了他的想法,笑了起来。“良心有点不安罢了,我这样的间谍是不是有点扯?”

  “不,你在骗我!”易不敢相信他的耳朵。

  “好了,来陪曾经的师傅跳个舞吧如何?”岚举起了剑,眼中有些闪烁。

  易看到那个姿势——“徒弟,师傅告诉你啊,剑术是一门艺术。真正的大师在战斗中给人的感觉是在跳舞,剑舞。而大师间的决斗就像是在共舞。”往昔历历在目。

  “注意了。”岚化作一阵风,待残影消失,他的剑刃已来到了易的咽喉旁。

  “告诉我为什么。”易一剑将他弹开,接着消失在原地。“当初不辞而别是为了什么?回去复命?”易的声音传到岚的耳边,就像凑着他的耳朵轻语。

  “别分心啊。”岚一个猛刺,抓住了易的空挡,在他手臂留下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

  易手一颤,幽梦差点从他手中脱落。但这一次,他没有说话。

  “师傅,很疼啊!”过去的他,被岚用一根树枝打倒在地,他捂着头撒着娇,岚就会拉他起来给他糖吃。

  易的护目镜挡住了他的眼神,那道寒芒。护目镜在不久的刚才,同时捕捉了数千个士兵的弱点,但现在,它沉默了——显示晶体上没有任何标记。岚,没有破绽。

  “你,不是我师傅。”护目镜下的双眼泛出血红的光芒,易将平日修炼的力量注入幽梦,也同时治疗他手臂的伤。潜藏在体内的高原血统时隔多年再次被激发,易感觉全身充满了力量,肌肉紧缩到最大化,他的腿此时已经变成一个弹簧静止在原地。下一秒,他动了。

  地面留下一个凹凼,空气变得扭曲,护目镜绿色的镜片在空中划过一道绿色闪电。幽梦的紫色剑光突然变得耀眼。

  “此剑,以灵魂为誓,斩断过去!”易的声音在刀锋到达之后传入岚的耳朵,刀刃洞穿他的手心。

  “大意了!”岚顾不了手心的剧痛,迅速向一旁闪避。而易的护目镜上,标记出了他的破绽。岚的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岚站稳瞬间,易的剑刃也到了,直逼他的咽喉。但他以一种诡异的姿势闪过剑光,一挥手,将剑砍向易的脑袋。易来不及躲闪,他将全身的力气集中在这一次突进,却不曾想到这只是岚故意卖的破绽!

  刀刃与易的护目镜接触,下一秒将会是易的大脑。易没有再闪避,躲不掉了。死神的镰刀已经架在他的脖子上了。

  半晌,一个东西落地的声音响了。易跪在地上,“师傅。”一滴泪珠从他眼眶中滑落。岚没有杀他,只是砍断了护目镜的束带。

  “为什么?”易并不期望他给出答案。

  “无极之道,还需要传承。”岚看着天空。易惊讶地看着他,顺着他的目光,也看向了天空。

  三颗火箭一样的东西拖着绿色的烟尾划破天际,飞向村子的方向。

  “睡一会吧,再见,孩子。”岚一个手刀砍在他的脖子上,易感觉眼前一昏,慢慢倒了下去。在昏过去之前,他看见岚捏碎了手中的传送水晶,在他消失之前:“孩子,好好活下去,我去陪葬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